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O一章 我来射箭
    奏的是高山流水,舞的是扇舞丹青,悠悠菊花,摇曳生姿,暗香浮动,人花一体,听的人如梦似幻,看的人如痴如醉,如临仙境,飘飘欲仙。一曲一舞终了,还令人久久沉醉其中,不愧是安国公主府,乐师和舞姬都堪比宫廷水准。接着,又有西域而来的琴师,弹奏《阳关三叠》,低吟的女音哀婉而缠绵地唱着“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几轮表演下来,整个宴会渐渐进入了高潮,众人领略了一场视觉和听觉的盛宴,但安国公主的脸上始终不曾露出半丝笑容,神情冷冰冰的,坐在一旁的驸马薛仁赋则低头饮酒。这时候,为了讨得公主的欢心,面首之一的张玄站了起来,道,“公主,这些表演固然精彩,但总归少了些什么,我听闻今天来的各位千金贵女个个身怀绝技,不如现在请她们前来表演一番,给公主助兴如何?”安国公主点头,道,“随便的表演,也没什么意思,不如这样吧。”她向身旁的侍卫示意,“把我的龙舌箭拿来。”“是。”侍卫会意,片刻后一柄弓箭到了安国公主的手中,据说,这弓箭是用龙的禁锢锻造而成,速度和准确性极高,三国时期的吕布也曾用龙舌弓辕门射戟。安国公主举起这弓,望着座中各女眷,脸上隐隐浮起一丝神情,道,“所有十岁以上,十六岁以下的女子全都站在那最一排的玉翎管(菊花名)后面去。”众人莫不都是深闺中娇滴滴的千金小姐,哪见过什么世面,早就知道安国公主不好惹,现在见她拿着弓箭对准她们,却又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因为都感到很紧张,一时之间,谁也不敢动。其余的各位老夫人夫人们,原本也在兴味盎然的赏花饮酒,一见这阵势突然便紧张起来。这时候,只见一抹绿色的倩影站了起来,她脸色平静,并无半点慌张和害怕,在众人的注视中率先走到了公主指定的位置上。那边正在与六王爷凤羽喝酒的连诀见到这抹身影,连忙停止了喝酒的动作,捏着酒杯的手一紧。“这是相府的大小姐连似月。”有人悄声说道。顿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连似月的身上,只见,众多争奇斗艳的美人中,她如一朵悄然绽放的幽兰,起先并不太引人注意,人们对相府的注意力基本也都集中在那美若天仙的三小姐连诗雅身上,但此刻,却突然发现原来这个低调的人更有一番味道。就连安国公主的目光也在她的身上停留了片刻,暗暗地点了点头,心道,这孩子倒有几分气度。凤烨双手环胸,唇角浮现起一丝“这丫头我熟”的神情来,凤千越的眼中却流露出淡淡的讥讽,早知道她是个惯会抓住时机的了。而凤云峥的目光则越过眼前这锦簇的花坛,落在了她的身上,微微地点了点头,眼神不觉变得柔和了。“这是相府的大小姐连似月。”有人悄声说道。“月儿……”大夫人紧张的手中的酒都洒了,脸色发白,回头紧张地望着连母,低唤道,“母亲,你看……”“别急。”连母也感到紧张,但仍旧出声道。将军府萧柔一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连似月的身上,心有不安,想道,有什么好怕的,安国公主总不可能在公主府把她们都杀了吧,于是也紧跟着站了起来,走到了指定的位置上。接着,连诗雅也起身走了过去,然后便见御史府南汝阳,中书府欧阳媛等等也依次站了过去——一眼望去,共有十余人。安国公主满意地点了点头,再道,“现在你们每个人都在这菊花园里摘一朵你们最喜欢的花戴在你们的头上。”“是。”摘花戴在头上?这倒难不倒她们任何,于是各自都挑选了一个认为最好看的戴了。而连诗雅还多留了一个心眼,她特意挑选了一朵与她的衣裳和头饰相搭配的,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把美放在地位。很快,众人便都戴好了花,然后再回到各自的座位上,等着接下来的安排。安国公主那令人畏惧的眼神徐徐地扫过众人,再道,“我现在要拿着这弓箭瞄准你们当中的某一个人,这箭射到了谁头上的菊花,谁便出来表演她的节目。”什么,这是什么规矩?众女顿时大惊失色,这……这不是变相地要她们的命吗?头上这一朵巴掌大的菊花,一不小心射偏了就是要人命的事。一时之间,众人纷纷跪下,哭着求饶,“公主饶命,公主饶命啊……”哭的那么厉害,连脸上的妆容都花了,那一张张原本精致的脸,此刻略显狼狈。但是,也有三个人没有跪下求饶,一个是始终一脸平静,没有丝毫害怕,仿佛天塌下来也不会担心的连似月,另一个则是连诗雅,她也站着没有下跪求饶,藏于袖中的手轻轻发抖,脸上也有些煞白。还有一个人,便是那明明很害怕,但是却不想输给连似月的萧柔。这时候,安国公主慢慢地举起了手工的弓箭,箭尖移动着,一会对准连似月,一会对准连诗雅,一会对准萧柔,现在的空气几乎要凝固了。“公主……”突然,萧柔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着道,“公主饶命,我不想死。”安国公主的唇角溢出一丝淡淡的讥讽。于是,这站着准备等她一箭的,就只有相府的两个小姐了。安国公主点头,道,“连相的女儿,倒确乎是不一样啊。”轻轻的一句话,却让大夫人紧张的心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了。“皇姑,这射箭的任务莫不如让皇侄来。”这时候,座下一个声音响起,便见那一袭白色锦袍的九王爷凤云峥站了起来,道。安国公主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目光便也柔和了两分,点头,道,“也可,云峥过来吧。”于是,凤云峥在众人的瞩目中,从安国公主的手中接过这一柄龙舌弓,不慌不忙地举起,看都没看连诗雅一眼,便毫无犹豫地对准了连似月,那双微眯的眸子注视着她。凤千越神情微微一怔,这九皇弟是怎么了?以往这种事,他绝不参合的,任场上发生什么,便也只管淡淡地喝酒,今天这是——怎么了?他不禁再次看向连似月……难道出什么问题了吗?一旁的连诗雅轻轻吁了口气,不禁多看了凤云峥一眼,心想道,这九王爷定是被她的美貌所吸引了,才故意用这种方式来保护她。可惜,他现在落魄至此,往后也不会有什么前途可言了,若他平步青云,她还可考虑他几分,虽然她现在意属八殿下,但不得不承认,九殿下的外貌和风姿才是众人中最为出色的——那一袭白袍,可倾天下。连似月站在原处,凤云峥站在她的前方,用一柄龙舌弓对准了她,而她却仍旧没有丝毫的害怕,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笑容来,这笑容在那一刻尽显得有种惊心动魄的美丽,令人看了移不开视线。众人这才发现,这大小姐身上的大气之美才是禁得起时光和岁月的美啊。虽然,她并不曾见过凤云峥的箭术,但是莫名地对他有一种信任,这也许,是因为前世的羁绊吧。凤云峥隔着花海的距离,目光落在那小姑娘的脸上,从前的莽莽撞撞,现在的沉稳冷静,这都是她啊。两人的目光,再一次在半空中交汇,各自静静地望着对方。凤千越阴沉的目光在这两人的身上来回着,他发现了这两人身上似乎浮动着不同于其他人的东西,但是,到底是什么,却一时之间说不上来。只是,这种感觉,让他感到很不舒服!这时候缓缓举起了弓箭,用那利箭对准了她的头顶,若这一箭射偏了,她的头颅便有可能被一箭射穿,毙命当场。这是自愿玩的游戏,就算死了,也不能追究,只能默认。“月儿……”大夫人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担心地快要昏倒过去,连母则紧绷着脸,突然她站了起来,正要跪下向公主求情,却只见那九殿下的手猛地一松——那离弦的箭以闪电般的速度朝连似月的头上射了过去!“啊……”大夫人只觉得眼前一黑,腿脚一软,晕了过去。而其余所有的人,在那一刻几乎停止了呼吸!可是,连似月却至始至终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只听见刷的一声,那箭精准地穿过那一朵金黄色的菊花,箭猛地插入了她身后那颗树上。那些黄色的花瓣顿时四散开去,如一场突如其来的黄雪,纷飞在连似月的周围,细长的花瓣雨一点一点缓缓飘落,落在她的发间,衣襟……好一阵惊心动魄!“天哪,好美啊……”有人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忍不住惊呼道。这花瓣居然没有立刻落下去,轻轻地飘在连似月的周围,将她的美烘托到了一种极致。“她好像瑶池仙女一样……”众人已被眼前的景象所迷惑,久久地移不开眼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