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一一章 及笄之年
    冷眉垂首在侧,将从安国公主府回相府后发生的事一一说了一遍,凤云峥一边听着,一边继续写着字。一直到冷眉说完了,才放下笔,灿然一笑,道,“对待意图暗害自己的人,必须又快又狠地打击,不要给对方一丝喘气的机会,她越发炉火纯青了。”原本,他十分担心,她重生后要如何在这个如狼似虎的萧姨娘面前生存下去,现在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她和他一样,都经受了人世间最惨痛的折磨和背叛,便学会了巧妙算计和图谋。“她想做的,让她做,你来帮她,做不了的,及时来找我,我来做。”凤云峥又吩咐道。“是,属下遵旨。”冷眉颔首,领命,稍顿片刻,她又道,“大小姐似乎正在为营救良妃娘娘出冷宫想法子,看意思,是想助殿下一臂之力。”凤云峥听了,脸上露出讶异——重生一世,她没有忽略掉他,还是惦记了他的事!他的内心突然感到一阵激动,他死之后,她也知道吗?是不是也哭泣过?“你知道吗?那时候,我从来不怕死,怕只怕,我死后再也没人肯为她说一句话,那她实在是太可怜了。”凤云峥目光有些出神,又说着听不懂的话,冷眉露出一丝疑惑——“殿下,什么死……谁要死?”而这时,凤云峥已从那前世的回忆中回过神来,脸上恢复了一抹冷毅和坚定,他道:“在她的及笄之年,本王定要重返朝堂,扭转乾坤!这一次,不会等的太久。”【注:及笄之年,古代指女子到了婚配的年龄。】现在,他打算做的第一步,便是让皇帝重新立废太子凤明为太子,打所有皇子,尤其是凤千越一个措手不及。“夜风!”他将夜风召唤进了书房,吩咐道,“去找这个人,找到后把这封信交给他,务必在三天之内将他带到本王的面前。”“是。”夜风领命,将凤云峥的亲笔信揣进怀中,趁着夜色出了门。*晚上,连似月没有睡觉,一直坐在书案前凝神写着什么,青黛往烛火里添了两次灯油,一直到天亮之际才放下笔。青黛见她打了呵欠,便上前,道,“大小姐,您要写什么,非要一夜不睡,这样下去,对身体不好。”而连似月却像是没有听到青黛的唠叨似的,一直紧皱着眉头,嘴里喃喃地道,“怎么总是觉得不对劲?当初董慎给我的方子就是这个才是,可是为什么总是不踏实?”“大小姐,您到底在写什么呀?”青黛实在好奇极了。连似月用手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呵欠,再伸了个懒腰,道,“我的脑袋头一次感到被堵住了似的,我去歇息一下。”说着,便起身回了闺房睡下,但是睡了不过两个时辰又起了身,继续写,连早膳也只匆匆吃了几口,还开了长长的一串书单,让降香、白薇这些丫鬟去找来了一桌子的医书,一本一本地翻阅过去。接着,又让连诀出门给她买了许多药材的配方,一样一样的研磨,再混在一起制作,变成一盒透明的药膏。这样连续的废寝忘食了撕天,她眉心那郁积的还是没能散开,她紧凝着眉,道”“气味总有偏差,总是少了两样东西,到底哪里不对劲,怎么也想不起来了。看来,要把董慎找来才行了。”原来,连似月这几天都在制作一个叫做“舒痕胶”的东西,前一世,她为了保护凤千越,奋不顾身挡在他的面前,结果被一头棕熊一口咬掉了脸上的一块肉,从此在脸上留下了一个恐怖和丑陋的疤痕。到后来,她遇到了当时被誉为神医的董慎,她潜心向董慎学习医术,董慎还专门为她研制出一种叫做舒痕胶的透明状药膏,一天数次涂在疤痕上,那疤痕便渐渐淡去了一些。但是,她还来不及用完一盒,就被凤千越打入了冷宫,接着便是无尽的折磨,再也没有心思去管这舒痕胶了。现在细细想来,她脸上疤年岁已久,又粗又硬又丑,但是用了不过半盒舒痕胶后便淡去了一些,由此可见,这舒痕胶对疤痕有奇效。那么,安国公主脸上的刮痕若是涂了舒痕胶,必定也会很快康复,连似月估计这一两日连母会再去安国公主府请罪一次,她势必要在这之前,将舒痕胶制作出来,送去公主府。董慎,董慎,董慎……连似月坐在书桌前,默念着这个名字,回想前生,这个时候的董慎大约年过四十,但还未在京都成名,必定不在京都——董慎是淮中人士,那么,就要去淮中寻人了。然而,正当她准备想办法寻人的时候,绿枝却已经将舒痕胶的配方放到了她的面前。“这是……”她眼中闪过少有的讶异,动作竟然比她还快?“董慎原本说,他从来没有研制过舒痕胶,听都没听过这种东西,后来主子用了一点点小办法,把他关在药房了关了三天三夜,他就想出来了,大小姐看看,是不是这样。”绿枝说道,董慎现在当然还不知道这舒痕胶了,按照前世的时间轨迹,舒痕胶是八年后的事了。连似月拿过董慎亲笔写的配方,低头一看,再将自己所写的配方与之进行比较,才发现原来自己的配方里是少了两样东西——一样是鱼骨胶,一样是白獭髓。她顿时面露欣喜,即刻对青黛吩咐道,“去把这两样东西找来,研磨成最细的粉末,我要再配制一次。”这次,一定会成功的,舒痕胶可以派上用场了。“是。”青黛见自家小姐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也跟着轻松了起来,快步出去找她要的东西了。连似月放下笔墨和配方,意味深长地看着绿枝,道,“我在想,是时候该见见你主子的真面目了,这次又帮了大忙,总该有些表示。”其实,她要从绿枝的身上着想调查那个幕后的人并不是什么难事,就说这次寻找董慎的事,来的这么及时,由此可见,这个人对她十分的了解。只是,她没有这么做罢了,因为那个“主子”给她的感觉,还不错,她不急着寻找答案。“主子说了,等大小姐到了及笄之年,他会主动光明正大地找来的,现在大小姐若真要感谢,就好好睡觉,好好用膳,其他的,他什么不要。”及笄之年?连似月心头一怔,这话里的口气……怎么听着有些耳熟?这天下午,连似月又根据正确的配方,调配了好几次,气味和色泽全都与前世一模一样的舒痕胶终于完成了,她便命人找来精致的盒子装上。解决了这个大问题,她终于松了口气,好好地睡了一觉,从下午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而第二天一大清早,四九就送来了一筐新鲜的莲蓬,上面还沾着露珠,水灵灵地摆在院子里,白薇和泰嬷嬷在帮着把莲子摘下来。“这是……”连似月看到这一筐生机勃勃的东西,十分好奇。四九忙放下莲蓬站了起来,走到连似月的面前,躬身,道——“前些日子,少爷在去书院的路上,经过一片莲池,看到莲蓬的长势很好,他说大小姐爱吃莲子,等莲子长的最好的时候就要摘来给大小姐吃。他昨天去问了农夫,说着这两天是收莲蓬最好的日子,于是今天天还没亮就拉着奴才去摘莲蓬了,本来他要亲自送过来的,但是今天魏先生要检查功课,少爷就让我把莲蓬背回来了。”连似月望着这些绿油油的莲蓬,因为她平素不如其姐妹明媚开朗,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们也跟着沉默一些,所以,无论是紫云院还是仙荷院,总都有些死气沉沉的,现在这一片新鲜欲滴的绿色,倒也让她这里多了几分生机。看看这几个丫鬟,一个一个剥的很开心的样子。“大小姐,要尝尝吗?”青黛将几颗剥好的莲子用白色的碟子装好了,送到连似月的面前,这些莲子肉又白又胖的,饱满鲜嫩,拿起来放进嘴里咬一口,便有一股汁水流入口中,果然清甜爽口。“给老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那里都送一些过去吧。”她吩咐道。“是。”“大小姐。”正在这时候,宋嬷嬷恰好来了。“嬷嬷来的正巧,正想给祖母送莲子过去。”连似月将手里的碟子地递给了青黛,道。“这些莲子颜色鲜嫩,光泽饱满,看起来真是不错。”宋嬷嬷笑着道。“是啊,我从未吃过这样清甜可口的莲子……”“大小姐,奴才过来,是奉老夫人的命令,老夫人说要再跑一趟公主府给公主请罪,她请大小姐一起跟着去。”宋嬷嬷将前来的意图说了。果然,她完全没有猜错,老夫人要二去公主府请罪,这些天,连延庆和连母都密切地关注着安国公主那边的消息,如同连似月所说的,这安国公主的脸始终是他们的一个心病,若是留下了半点疤痕,他们也是负担不起的,因此日日夜夜寝食难安。现在,老夫人才决定再去一次公主府。连似月道,“嬷嬷稍等片刻,我换了衣裳便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