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四七章 倒要看看
    莫安师太眼睛微博,捻着佛珠的手一紧,“阿弥陀佛,你家主子是何人?”那黑衣人一声冷笑,道,“师太见了自会认得,请吧。”*时间缓慢的流逝,三小姐遇鬼中邪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相府,整个府邸弥漫着一股莫名紧张的氛围之中。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紧盯着清泉院的动静。连母回倾安院后便一直坐在酸梨木椅上,捻着手中佛珠闭着眼睛念经,连延庆则坐在一旁,闭口不语。“母亲,她们又要咬起来了吗?”二小姐连念心眼中流露出一丝可怕的阴沉之气,脸上的笑容十分的诡异,“太好了,无论谁赢谁输,我都觉得特别痛快!”这一回,胡氏却没有多少欢喜,她忧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喃喃地道,“念心啊念心,都是娘的错,不该受萧氏的蛊惑,若说她们间要要咬死一个,我还是希望萧氏死掉……”三个时辰过去了。泰嬷嬷一手拎着一只鸡,一手拿着一把刀站在门外,一脸的凶相,甄嬷嬷站在她的对面,这只鸡每扑腾一下,她就吓得一个瑟缩。“甄嬷嬷,待会这要杀鸡的话你可要站远一些,小心溅你一身血,你身上的好料子就可惜了!”泰嬷嬷扬了扬手中闪着寒光的刀,斜看了甄嬷嬷一眼,一脸横肉的脸上冷笑了一声。“……”甄嬷嬷浑身一颤,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离泰嬷嬷远一些,心里骂道,这原来做粗活的狗东西,怎么突然成了大小姐身边的红人了,过得比她还好。绿枝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她又不敢动了,只好低下头,缩成一团一动也不敢动,她心里担心房中的三小姐,但却什么都不能做。连似月一直陪在连诗雅的房中,闭目养神,不急不躁,不慌不忙,脸上神情淡然,仿佛不受外物的任何影响。而连诗雅躺了整整三个时辰,这三个小时对她来说简直度日如年,可是,连似月寸步不离地守着,她什么都做不了。终于,她满头大汗,一颗一颗地汗水如黄豆般落下,浑身都几乎被汗水浸透了,连那缠着手腕的白布都已经湿了,和血水染成了一片。她终于沉不住气了,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连似月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关切”地问道,“三妹,鬼是不是又上你的身了。”连诗雅脑海中想起那外面一直在等着被杀的鸡——“大小姐,要杀鸡了吗?”门外,泰嬷嬷高声叫道。连诗雅握紧拳头,咬紧了牙关,手下的拳头握的更紧,手背上的青筋都暴露了出来,最终又躺了回去。连似月差点笑出了声,这个泰嬷嬷真是她院子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啊,为人粗蛮,力大无穷,但是为人忠诚,绝无二心,周嬷嬷果真是个经验老大的人,会找人!她轻咳了一声,回道,“泰嬷嬷,现在不用杀,再等等吧。”连诗雅听到她的话,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九王爷到!”正当空气都快要凝固,连诗雅觉得自己真的要发疯了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格外清脆闪亮的声音。连似月一怔——他怎么这会来了?连诗雅也一愣,她左等右等,等的是那个莫安师太来把连似月打成通鬼附体者,怎么等来的却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九王?除了安国公主府那一次,连诗雅从未将这个九王放在眼里,在她看来,此人母妃失宠,自己连朝政都参与不得,不过是个空有外表的废人罢了。连似月起身,走到房门口,门一打开,抬头一看,便看到一袭月白色锦袍的男子于晚风中走了进来,那袍子悠悠飘起,飘逸轻盈,不染纤尘,浑身散发着高洁清华的气质,在一眼看到连似月的时候,他那如墨的深邃眸中微微泛起一丝笑意。“九殿下……”连似月想起那日分别之时自己说过的话,心头不禁微颤,即弯腰,拘礼道。“不必多礼,请起来。”凤云峥的声音中透着一丝自己都无法察觉的宠溺之情。连似月直起身,站在一旁。这时候,连延庆,连母等人听闻九殿下突然驾到,也都赶了过来,连延庆跪于凤云峥的面前,道:“不知殿下驾到,微臣罪该万死,殿下恕罪。”“老身拜见九殿下。”连母也跪下身去,心里暗思道,从前很多年都没怎么见过这位低调的殿下,这一阵子倒是连连见了三次了。凤云峥脸上始终噙着一抹浅浅的笑容,这笑容看来无害,纯粹如赤子,他道,“老夫人,丞相请起,本王也是偶然间在路上遇到马车坏了的莫安师太,听闻贵府三小姐被鬼缠身,特意请莫安师太要赶往做法,本王闲来无事便护送送了一程,下了马车,心想着既已到了,便进来看看。”“九殿下如此,微臣惶恐,小女近日不知为何开始胡言乱语,大夫的药也治不好,便想着请莫安师太前来做法,因此冲撞了殿下,实在不该。”连延庆一听莫安师太是由凤云峥亲自送到相府来的,便愈加恭敬。连延庆为人素来以谨慎著称,且又不参与皇子之间的争权夺势,所以,虽然九王爷现在没有资格参与朝政,但帝王心思难测,良妃这么多年来也算得宠,谁又能保证九王爷日后不会东山再起呢。“丞相严重了,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说着,他的视线又不由自主地看向连似月,那目光中传递着某种讯息,而连似月一接触到他的眼神顿时便明白了他的意图了——他要插手莫安师太的事。原本,她想着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逢山开路见招拆招,她有一百种办法对付萧氏母女,不过现在他来了,她倒要看看他要做些什么。房间里面,连诗雅只听到凤云峥和父亲祖母说话的声音,可却听不真切到底在说些什么,她心急如焚,很想跑出去看看,但是想到自己现在是鬼身上的人,只好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莫安师太,进来吧。”这时候,外面传来凤云峥的声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