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四八章 大福之人
    连诗雅一愣,这莫安师太不是从红螺庵出发的吗?怎么和九王一起去了?这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她的心,不禁不安起来,眼珠子转着,心里想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办?“鬼,鬼啊,有鬼要吃我,要吃我……”她突然又狂乱的尖叫起来,拿起身上的被子又撕又扯,然后又从床上爬下来,拿起房中的古玩玉器用力地摔砸在地上。“吱呀”这时候,门开了,她听见一句——“南无阿弥陀佛……”连诗雅猛地回头一看,便见一个师太手持拂尘,踏脚走了进来,带起房中一阵淡淡的紫檀香味,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但是她的眉宇间似预示着有什么难言之隐。“贫尼莫安,见过三小姐……”一听莫安这两个字,连诗雅悬在心口的一颗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萧姨娘说过这个莫安与她关系匪浅,定会助她们一臂之力的。她不禁朝莫安师太点了点头,莫安师太微怔了一下。而跟在莫安师太身后一起进来的,则是连延庆,连母,连似月,还有那个……多管闲事的九王!可不知为何,这个在她看来没有任何威胁性的九王在看着她的时候,她居然有种被寒刃劈开的感觉——连似月心头一愣,怎么和连似月看她的时候一样?他和她并无冤仇啊。“莫安师太,开始吧,我看连三小姐急需你的帮助。”凤云峥对莫安师太示意道。“是。”莫安师太朝凤云峥鞠躬,再道,“将三小姐扶到床上躺着,盖好被子。”“是。”这边甄嬷嬷正要上前,绿枝却拦在了她的面前,几步走到连诗雅的身旁,一手搀扶住了她,道,“三小姐,奴婢得罪了。”连诗雅抗拒地要推开绿枝,但是绿枝手下用了暗力,挟着连诗雅躺回床上,盖上被子。接着,在莫安师太的指挥上,一个神坛在连诗雅的床前摆好了,莫安师太朝自己的小徒弟点了点头——小徒弟手里拿着一支笔,沾了红色的鸡血,在连诗雅的额头上写下一个咒符。莫安师太缓缓地闭上眼睛,手中拂尘在连诗雅的床前挥了三圈,嘴里快速地念念有词道:“玉清有命,告下三元;十方曹治,禀命所宣;各统部属,立至坛前;转扬大化,开济人天;急急如律令!”咒语念完,猛地一跺脚,那拂尘快速地拂过连诗雅的脸,她再拿过神龛上的一碗水,有手指沾了,洒在床前……整个房中,香雾缭绕,那低沉的咒语声如同魔咒一般在房中萦绕。连母,连延庆,连似月,凤云峥站在一旁看着。凤云峥始终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连似月唇角浮现着她特有的若有似无的笑意。连诗雅的手紧紧抓着被单,用力地咽了咽口水,脸色有些发白,那鸡血散发出一阵难闻的味道,她几乎要吐出来了——若不是等着把连似月这个小贱人揪出来,她要立刻从床上爬起来,推倒这面前的神龛了!“有了!”突然,莫安师太脸上表情一震,眼睛猛地睁开,手中拂尘一甩,“果真这院中妖气甚重,须得贫尼做法,将妖魔鬼怪驱逐!”“鬼怪在哪里?”那床上的连诗雅颇有些迫不及待地支撑起身子,问道。“……”莫安师太猛地一个回头,瞪视着连诗雅,连诗雅瞎了一跳,连忙躺了下去。“待我将这鬼怪捉出!”莫安师太继续手持拂尘,闭着眼睛念念有词,围着连诗雅的房间走着。连诗雅紧咬着下唇,死死地盯着莫安师太,嘴里小小声地念着——“连似月,连似月,连似月……”“你!”突然,莫安师太猛地一转身,那拂尘忽的指向连似月的方向,双眼如铜锣,目光如炬,仿佛要将人的灵魂揪出来一样——莫安师太的举动吓得屋中众人猛地一跳!连母身子一个后退,用力地抓紧了连曦的手腕,连延庆眉心皱起!连似月见那指向自己的拂尘,心中一愣。“对,是她,就是她!”连诗雅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然后狂乱地叫起来,道,“鬼在那里,鬼在那里!鬼就在那里……”…………西院。夕阳西沉,如血的光映照在琉璃瓦上。整整四个时辰过去了,没有人来向她禀报什么,萧姨娘来回地在门口踱步,额头上的汗液一颗一颗落下来。“萧姨娘!”就在她准备冒着危险跑去清泉院一探究竟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她心头顿时一喜,连忙跨出门槛,走了出去!“太好了,终于来了!”“把萧姨娘抓起来,绑到清泉院!”然而,她脸上的笑容都来不及消失,就见泰嬷嬷领着一群奴才走了过来。“这……”她一愣,眼见被人绑住,萧姨娘开始挣脱,“你们干什么,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为什么要绑我!”泰嬷嬷可不给萧姨娘半点面子,手一个用力掐住萧姨娘细嫩的手臂,顿时就听到咔嚓一声响,她的手便疼的抬不起来。“这是莫安师太的命令,萧姨娘请吧,都等着呢!”莫安的命令?萧姨娘一愣,这和原来计划的不一样啊,难道莫安私自改变了计划?带着深深的疑惑,萧姨娘被泰嬷嬷等一众人押着往清泉院走去,她的心里迅速地盘算着。……连诗雅躺在床上,整个人脸色发白,瑟瑟发抖,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连似月——“这位小姐的命格是贫尼见过命格最好之人,集福星贵人,天乙贵人、紫薇贵人,天德贵人于一体,若不是她的福气罩着这里,三小姐刚刚就要被厉鬼带走了!”莫安师太拂尘指向连似月,道。什么……连似月眼睛不禁眨了下,有点发愣,不由地回头看了眼凤云峥,他脸上带着那抹笑意,向她扎了眨眼——他把她的命说的这么好,会不会太夸张了一些啊?而连母惊吓之后,即一脸喜气,“我月儿的命,这么的好?”“老夫人,贵府这位小姐乃极贵之命,贫尼也不敢多言,恐怕冲撞了贵人。”莫安师太在连似月的面前低下头去。“太好了。”连母激动地握紧了连似月的手。“贵府有一个这样的贵人,真是大福之气,本王要恭祝连相了。”凤云峥转身对一旁有些怔愣的连延庆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