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七六章 尾随跟踪
    凤云峥听了,眉头轻皱,眼底浮现一丝不悦,道,“想必,皇姑还没有将本王的话转告柳小姐了。”“什么?”柳颜玉不解地看着他,心微微一跳。“那本王便亲自与柳小姐说了吧,我已向皇姑表明了心意,拒绝了与都督府结亲的提议。所以,往后,柳小姐不要再走近本王了,你还未出阁,惹人闲话总是不好的。”凤云峥话说的很客气,但态度鲜明而坚决。“……”柳颜玉心头一愣,那双秋水含情的眸子里落下两行眼泪来,声音颤颤巍巍地问道,“为什么,殿下,是我不够好吗?”“不,你不要误会,与你无关,是我的问题,我心里已经有人了。”凤云峥不愿柳颜玉有所误会,所以把话说的非常直白,直白到不给对方任何幻想的空间,让对方连一个为她自己找借口机会都没有。“她……是谁?”柳颜玉有些不干。“以后,你会知道的。”他说,声音清朗,眼神也变得温柔似水,如悠悠湖水,一点一点荡漾开去,轻轻勾起唇角。“我真羡慕她。”此刻,凤云峥的情态,便是一个男人想念心上人最好的诠释吧。柳颜玉知道,至此,她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凤云峥已经判了她死刑。若再纠缠,只怕最后一丝尊严也没有了,于是,她转身离去了,借着夜色掩饰着自己过度悲伤的神情。待柳颜玉走了,夜风伸手要去砰凤云峥包扎的地方,凤云峥将手一缩,目光一瞪,“你干什么?”“不让柳小姐碰,属下碰总是可以的吧,这伤口确实包扎的很差,都快散了。”夜风说道。谁料,凤云峥像个孩子似的,将手护在胸前,护犊子似的,道,“本王觉得很好,一看就是个特别心灵手巧的人包扎的,我非常喜欢。”“……”夜风终于深刻地领悟到了什么叫做“睁眼说瞎话”,他们家王爷明明一个心思缜密,运筹帷幄之人,却看不出一个伤口包扎的好坏了。“对了!”凤云峥脸色一沉,道,“夜风,你方才说确实差了点是什么意思?”夜风感觉到他话里浓浓的杀气,连忙抬起头来装作看星星的样子,道,“殿下快看,那颗星星好亮,亮晶晶的……”“殿下……”这时候,帐篷的后面传来一个深沉而冷静的声音,打断了凤云峥和夜风的谈话。夜风脸色一凝,收起那不正经的作风,低声道,“殿下,是冷眉,在帐篷后面。“何事?”凤云峥,问道。夜风在他的一旁,做出在谈事的样子,而冷眉有着极强的隐蔽能力,此刻藏于帐篷后面,不会被轻易发现,又能让凤云峥清清楚楚地听到她的声音。“已经抓住了。”冷眉的手中掉下来几根鸟毛,道。*一个人影从连似月帐篷前闪过,然后低着头,循着夜色匆匆往另外一边走了,她低着头,好似怕被人发现似的。凤千越一愣,那个人的侧脸——分明就是连似月!这么晚了,她打扮成丫鬟,鬼鬼祟祟的出门,想干什么?难道……是和凤云峥幽会吗?否则,一个大家闺秀这么晚出门干什么?想到这个可能性,凤千越心里涌起一股极不舒服的感觉,占有欲在他的身体里作祟。他跨出修长的双腿,不声不响地跟了上去,一张俊美无铸的脸紧绷着,剑眉紧皱,眼底浮现一层厚厚的阴鸷!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连似月有了一种独占欲,见不得她和任何男子牵扯。这是怎么了?他女人虽多,但向来视女人为衣物,那颗过于无情和冷硬的心,从不会在任何女人身上多做停留。前面俏丽的身影低着头,越走越快,丝毫也没有察觉到后面有人尾随,黑暗中,凤千越目光如炬,一直盯紧了她——她像是要躲避什么人似的,一直在各个帐篷间穿来穿去,这样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才终于停了下来。凤千越抬头一看,一愣,这是——安国公主的帐篷!不一会,便见安国公主的贴身宫女荷香掀开帐篷帘子,将她迎了进去——她要来的是这里?只是,她特意扮成丫鬟的模样干什么?她在打什么算盘?正想着的时候,连似月已经从帐篷里走了出来,凤千越身形一闪,躲到她看不见的地方,只见她依旧低垂着头,手里多了一个壶。他再度跟了上去,这一次,她没有再东绕西绕,而是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帐篷。“等一下。”当她要跨脚进入帐篷的时候,凤千越出声喊住了她,她一愣,慢慢回过身,道,“殿下。”“怎么是你!”凤千越一愣,不是连似月,而是她身边那个叫做青黛的丫鬟!他居然看花眼了?“你们家大小姐呢?”青黛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道,“殿下,大小姐喝多了两杯,不太舒服,正在里面歇着。”凤千越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问道,“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大,大小姐听说安国公主那里有一种解酒药药效很好,便派奴婢过去讨要了一壶。”青黛抬起手,看了看手里的壶,道。“那你为何绕来绕去!”凤千越感觉自己被耍了似的,心里憋着一股火,问道。“因为,因为奴婢不是很熟悉猎场的地形,所以去的时候绕了路,回来的时候记住路了,便回来的很快。”青黛的回答根本没有任何破绽,仿佛就是他看花了眼。“把酒壶给我,本王进去看看。”谁知,这青黛却抱紧了壶,双膝一曲,跪了下来,道,“殿下恕罪,我们家大小姐还未出阁,现在已是深夜,还请殿下明日再来吧。”果真不愧是连似月的丫鬟,居然敢拦他堂堂一个王爷,且不卑不亢,态度坚决。凤千越顿了顿,看了眼帐篷,里面有两个身影映照在帐篷上,将跨出去的脚收了回来,道,“好生照顾。““是,殿下。”青黛一直等到凤千越离开了,才松了口气,转身进了帐篷。“怎么样?降香迎了上来,问道,只见这帐篷里只有她一个人,而另一个人影则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