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七七章 狩猎之日
    一件衣服挂在了中间,用纸捡了一个人头的形状挂着,烛火照着,影子倒映在帐篷上,看起来就像一个人似的。 “没事了!”青黛脚一软,坐在了椅子上,顿时有种脖子被锋刃割过的感觉—— 四王爷身上的气势,好吓人,那双眼睛要将人活活剐去一层皮一般。 若不是长久跟在大小姐身边,受她影响,不知不觉练就了表面维持淡定的本事,她刚才就要晕倒在地上了。 夜深了,侍卫在猎场四周巡逻。 一团乌云随风而至,将空中的明月遮盖住了,整个围场被包裹在一片漆黑之中。 连似月还未走近,便听到一股烤焦的香味,再走近一看,只见凤云峥正坐在地上,地上几根木材正燃烧着,他一手拿着棍子拨弄着木头,一手举着一团焦黑的东西,眼睛被烟熏出了眼泪。 “这是什么?”她站在他的身旁,问道。 凤云峥见她来了,身上穿着的确实丫鬟的衣裳。 他忙用嘴巴吹了吹这东西,递到她的面前,道,“请你吃烤乳鸽。” 这漆黑的一团,看起来硬邦邦的东西是烤乳鸽?鸽头在哪里?鸽尾在哪里? 连似月嫌弃地撇了撇嘴,伸手将乳鸽接了过来,又看了一眼,哭笑不得的道,“我都找不到下嘴的地方。” “嘿嘿。”凤云峥孩子似的,咧嘴一笑,“头一回烤,火有点儿猛了。” 连似月在他的对面坐下,将烤乳鸽横放在架子上,问道,“殿下找到什么了?” “夜风……”凤云峥唤道。 “是。”夜风将手中的一个小竹筒递到连似月的面前,连似月接过来,打开,将里面的字条拿了出来,打开一看,脸色渐渐变得阴沉,唇角一丝讽刺,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她迫不及待要向我动手了。” “这璇妃是四王兄安排到父皇身边的细作,目的就是吹枕边风,再陷害其他妃嫔,如果她要动手,对象应该是我,但她却要对你动手,这是为什么?” 难道是凤千越授意的?不,不是,他不是还想娶月儿吗? 凤云峥已经再三回想,前世,这璇妃和月儿之间并没有过节,在凤千越登基之前就意外落井死了。 “只怕是凤千越方才围场外对我说的那些胡言乱语的话被她听了去,她才背着凤千越做这杀人灭口的事。”连似月将这字条丢进火中,这纸一个蜷缩,便化成了灰烬。 “他又对你说什么了?”凤云峥心中精灵大作,眉头一皱,问道。 “无非是些令人作呕的话罢了。”连似月全然没有将凤千越那些信誓旦旦的话放在心上。 令人作呕的话?那就是情话了?只是,他依然有些不解—— “璇妃一个细作,怎么反过来管四王兄的事了?” “因为璇妃的心在他的身上,她心里真正爱慕的人是他。”连似月说起来,身上又是一阵鸡皮疙瘩。 “什么……”凤云峥一愣,这一层关系,他前一世并不知道。 “我曾经见过她和四殿下在一起。”连似月淡淡地说道。 凤云峥听到这里,已经恍然大悟,全都明白了,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道,“四王兄千算万算,却没算到璇妃的心思。” “或者,他很清楚璇妃的心思,只是装作不知,再加以利用罢了。”她太熟悉凤千越的为人了,他要用一个人,必定要牢 牢掌握那个人的方方面面,包括那个人的心,他才会去用。 只是,他没想到,一个女人的嫉妒心有多可怕,尤其是璇妃这种从小就被当做棋子和工具送到皇宫里步步惊心的女人。 “四王兄最后要是见到自己精心培育的细作打乱了他的计划,不知作何感想。”凤云峥说着话,眼神里跳跃着一丝兴奋的期待。 “明天且看吧。”连似月站起身,将那烤焦的乳鸽也拿了起来,道,“我该回去了。” “去吧,字条上说的,交给我了。”凤云峥也站了起来,说道。 两个人互相看着,向各自点了点头。 夜深沉,地上的火已经燃尽了,变成一摊灰尘,风追来,便四处散去,很快便只剩下那一块烧焦的地面。 *第二日,狩猎场上。 旌旗在风中飒飒作响,周成帝立于高大的枣红色骏马之上,身穿明黄色方领对襟罩甲,头戴金凤翅铁盔,手持一把鱼腹刃。 他的身后左右,数千衣甲鲜亮的将士随护左右,人人手中持枪,长枪如林。 几位皇子都身穿各色蟒袍盔甲,坐在骏马上,立于皇帝跟前,个个跃跃欲试,迫不及待。 不远处的高台上,则坐着观赏狩猎的妃嫔公主,以及各家的名门贵女们,那些待字闺中的千金们都显得格外兴奋,这是她们期待依旧的时刻—— 她们围坐一团,盯着狩猎场上的皇子们,热烈地讨论着哪位殿下的妆扮更英武帅气,哪位殿下的马最高大,叽叽喳喳的,一直说个没停。 比起这些人来,连似月要显得沉稳端庄许多,只是静静看着,唇角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哼……”那边看八殿下看的心旌摇曳的萧柔,一回头看到她的样子,不禁说了声,“小小年纪,故作深沉。” 连似月却像是没有听到,伸手拿过面前的一块马蹄桂花糕放进嘴里慢慢地嚼着。 那刘喜人见萧柔挤兑连似月,便也道,“有的人喜欢热闹,有的人不喜欢,再正常不过了,有的人这么当着皇后娘娘面说这种话,怕是不合适吧。” 萧柔眼睛一瞪,不悦地道,“关你何事?” “我没点名道姓啊,萧小姐就不要紧赶着贴上来对号入座了。”刘喜人也不是一个善茬,怼起萧柔来也是毫不留情的。 “你……”萧柔生气了。 “刘小姐,这个马蹄桂花糕不错的,过来尝尝吧。”连似月适时地开口,刘喜人便给了萧柔一个眼神,然后走到连似月身边去了,萧柔不得不把话憋回肚子里去,继续和其他人一块看热闹。 端文皇后坐在最中心的位置,徐贤妃和璇妃分坐在两侧,看着狩猎场上,身后的宫女们撑着黄罗盖伞。 皇后被这些贵女们兴奋的叽叽喳喳的声音引起了兴趣,也朝那边看了过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