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一O章 真正阎王
    终于,他走到了她的面前,那原本冰冷的眸间却盛满了星辰般的光芒,带着些歉意道,“我来晚了。”“不,刚刚好。”连似月紧紧回视着他的眼神,抑制住内心的狂跳,说道。“来。”他朝她伸出手,道。连似月一怔,凝视着面前这只手掌,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干净,指尖形状很好看。她没有再犹豫,把自己沾染着鲜血的手放入他的掌心。她的手很美,沾了血迹,但仍可见白嫩,柔软,十个手指根根泛着莹白色的光泽,如玉雕出来的一般。他反手一握,将她的手握入掌中,仿佛握住了他的整个世界一般。*丞相府,西院。“此话当真!”萧姨娘听了甄嬷嬷说的,猛地站了起来,脸上掩饰不住兴奋之色,问道,“是你亲眼看到的吗?”“千真万确,奴婢亲眼看到大小姐骑着马,领着连总护院一行人跑出去了,奴婢听到他们说要赶着去救少爷,少爷好像是被什么人抓了,现在很危险,”甄嬷嬷将见到的听到的,都一一汇报了来。“哈哈哈……”萧姨娘痛快地笑了,幸灾乐祸地道,“看来连似月这个小贱人是夜路走多了,终于碰到鬼了,想她死的人不止我一个。”“真是没有想到,那大小姐的胆子这么大,一个姑娘家,也不怕人说闲话,骑着马在外面抛头露面的,这样的人,以后哪家的少爷敢娶她呀。”甄嬷嬷对这个大小姐的行径很是不认同。“她脸都不要的人,怕什么闲话?至于谁娶她,那定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娶到这么一个恶婆娘!”萧姨娘嫌恶地道。“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要绑少爷呢?看着,少爷平日里也没得罪过什么人。”甄嬷嬷不解地道。萧姨娘冷笑,道,“敢绑走堂堂一朝丞相之子的人,自然不是什么善类,这回连似月是真遇到对手了,但她还不自量力,还跑去救人,她以为在府里横得过,在外面也横的过,这回只怕是有去无回,尸骨无存了!”同时,她在心里诅咒着,不管对方是谁,都不要让连似月回来了,最好让她曝尸荒野才够解气。“可是,大小姐是个邪乎的,您忘了,她怎么都出不了事的。”甄嬷嬷压低声音,说着自己的背脊都升起了一股凉意。“哼!”萧姨娘不屑地道,“她死不了是因为没有碰到真正的阎王,如今碰到了,还想安然无恙,绝无可能?”“姨娘怎么知道这回是真正的阎王。”“你想想看,能刚好抓住老爷,二爷,三爷都不在府里的时机,还能光天化日的下手,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胆量和气魄,这不是阎王是什么?”萧姨娘虽然也好奇到底是谁做的,但是她更愿意看着连似月姐弟有去无回!“对了,倾安院和福安院那边怎么样?”她迫不及待地问道。“听说大夫人一听到消息就晕了过去了两回,周嬷嬷使劲掐了人中才缓过来,现在正在哭着呢。”甄嬷嬷抑制不住脸上的笑容,道。“没用的东西!”萧姨娘冷冷地道,心里却感到格外的痛快。“老夫人是撑住了,让管家带着她的亲笔信去宫里找淑妃娘娘,让淑妃娘娘去皇上那通知老爷,老爷刚刚回府,现在那边正一团糟。”甄嬷嬷压低声音继续说道。“哼。”萧姨娘的眼神越发的冷,道,“哭吧乱吧,最好一个个全部乱了。走,去看看!”萧姨娘实在是不愿意错过这精彩的一幕,于是整理了一下衣襟走了出去,她要冷眼看着那些人哭!连延庆收到消息后匆匆回了府,老夫人和大夫人两人一直焦急地在府门口等着,一看到她,老夫人便匆匆走上前去,道:“延庆,你务必要想办法,把我的乖乖孙儿和孙女救回来,那可是咱们相府的嫡子嫡女”一向镇定的老夫人,说话的声音也颤抖着,“老爷,月儿一个姑娘家跑去救人,只怕是……你快想想办法啊!”大夫人一急,就没了注意。连延庆紧锁着眉心,道,“刘福将军已经率领了三千兵马前去找寻,我怕母亲和夫人担心,先回来等消息。”老夫人听了,一颗心仍旧吊在空中,道,“究竟是什么人,要对我的诀儿下手!他那么乖,也不曾得罪过什么人。”“母亲,此时儿子一定会调查清楚,谁想与我丞相府过不去,谁对不起我连延庆,我绝不放过也!”连延庆放在身侧的双拳紧紧握着,眼中流露出一丝冰冷,他连延庆混迹官场数十年,如今位极人臣,还有人公然动他的儿子,此人——来头不小!大夫人顿时,心头一跳,脸色苍白,闪过一丝不自然,捏着帕子的手背冒出条条青筋。“母亲,夫人,你们都先回去等消息,在这里急坏了也于事无补。”连延庆对身旁的两人说道。老夫人叹了口气,道,“那就先回去吧,曦儿,宋嬷嬷,让倾安院的人都准备着,与我一起烧香念佛,保佑月儿和诀儿平平安安回来。”老夫人和大夫人各自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去了,连延庆则来回踱步,等着刘将军那边的消息。福安院。大夫人回了房间,立刻将其余人全部打发了出去,只留下周嬷嬷,主仆两人匆匆忙忙将门窗全部都关紧了。大夫人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手紧紧绞着帕子揪着衣襟,她压低声音,问周嬷嬷道——“嬷嬷,你老实说,当年男婴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夫人!”周嬷嬷双膝一曲,跪在地上,道,“奴婢,奴婢也不清楚,当时急急忙忙要找个男孩,我就委托乡下老家的手帕交五婶子帮忙。有一天五婶子来找我,说是咱们要的孩子有了,我便偷偷随她去了趟乡下,当时便看到那男孩躺在襁褓中,五婶子说这她也是在河边捡来的。我寻思着,一准是被自己父母丢弃,也是个可怜孩子,让大夫看了健健康康的,就偷偷抱回来了!因为怕五婶子泄密,拿银子把她打发走了。”大夫人的脸色更加难看,呼吸也越发困难,她额头上冒着汗液,喃喃地道,“此番,大约是他的家人找来了,要带他回家,现在……现在我们如何是好?如果事情败露,我再相府再也没有立足之地,月儿也会跟着受连累,还有诀儿……我如何面对他?”“夫人,夫人!”周嬷嬷紧紧握着大夫人的手,安慰道,“没人知道这个秘密,兴许事情没有您想的这么糟糕,先不要急,一切等找到大小姐和少爷再说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