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一四章 心之所向
    “延庆,月儿可是我连家的大功臣,是诀儿这辈子的救命恩人啊!”连母抹了把发热的眼眶,说道。“祖母,父亲,诀儿是我的弟弟,也是相府的嫡子,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他有事的,保护弟弟是月儿该做的。你们都累了一天一夜了,快些回去歇着吧,剩下的,我还想听听华太医说的。”连似月将连母等人都打发了出去,自己留下来照顾连诀。“华太医,以您之见,宫里谁才有可能用这来自苗疆的剧毒之物呢?”连似月看着正弯腰给连诀涂药的华太医,突然问道。华太医手一颤,手中的药棉不甚落在了连诀的手臂上。连似月伸手,将药棉拿了起来,放回华太医的手中,目光紧紧地盯着他。华太医忙低头继续给连诀涂药,说道,“大小姐,卑职只管研究医术,研究如何治病救人,其他一概不管,一概不知啊。”连似月笑了,道,“那诀儿就拜托华太医了。”“是,是。”华太医只觉得背脊升起一股凉意来。接下来的日子,连似月不眠不休地守在连诀的床前衣不解带地照顾,亲自试药,喂药,喂水。除了换衣裳由其他人负责,擦脸,梳头发,全部都是她亲力亲为,每一样都不假手于任何人。连母和大夫人屡次劝她去歇息,她都不肯,谁也不知道,她身体里哪里来的这样的能量,也惊讶于她对连诀这个弟弟的爱。这样连续过了三天三夜,连诀终于有了动静——这天早上,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细细碎碎的光鲜落在躺在床上的连诀脸上,他的脸有些苍白,但仍旧俊美如画,突然,那睫毛轻微的动了动,接着,他的眼睛终于缓缓地睁了开来——他一眼便看到趴在他身旁睡着了的人儿,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窝下覆盖着一层浅浅的黑色,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他睡了多久了?她一定操心极了吧。迷迷糊糊的睡梦中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连似月眼皮动了动,睁开眼睛来,一看到正凝视着她的连诀,她有片刻的恍惚,还以为自己在梦中呢。“姐姐……”连诀开口,脸上的笑容看来还有些虚弱,声音嘶哑。“诀儿,诀儿你真的醒了?”连似月听到他的声音,终于恍悟过来,连忙上前,紧紧握着他的手,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来——这笑容,为连诀绽放出一片晴朗的天空,所有的苦难,都在这一刻过去了。他是谁,他来自哪里,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点头,“是的,我没事了,姐姐。”“你,你现在怎么样?饿不饿?想吃什么?你一定喝了吧,三天了,只是喝点药和水,你,你……”连似月说着,说着,突然说不下去了。这些天,她看起来比谁都冷静,她没有流过一滴泪,没有说过一句担心的话,表情看起来甚至有几许冷漠。可是现在,终于看到连诀那双明朗而忧郁的眼睛时,她终于忍不住哭了,两行清泪顺着清秀明丽的脸颊缓缓地滑落,看来像是带泪的梨花,晶莹欲滴。谁也不知道,她的内心有多煎熬,谁也不知道她有多怕连诀出事。“姐姐,你别哭,我真的没事了,你看……”连诀见她哭,便觉得一阵心痛,急忙要从床上坐起来。“别动!”连似月忙抹去脸上的眼泪,破涕为笑,按着连诀让他继续躺着,道,“我是太高兴了,你别乱动,你身上的剑伤还没好。”……“少爷醒了,少爷醒了!”不一会,那文华院的小厮飞快地跑去报信,那喜悦的声音,响彻在相府的上空。“醒了?我没听错吧,诀儿醒了?”正在念佛的连母猛地站了起来,着急地问道。“是是是,是少爷醒了!”宋嬷嬷也高兴地跑了进来,说道,“恭喜老夫人,贺喜老夫人,少爷吉人天相,脱离危险了!”“太好了,太好了!”连母眼中闪烁着泪花,“走,快,去看看我的乖乖孙儿去。”很快,相府大嫡女连似月率领府中护院勇救弟弟的事迹就在京都传开了,据说,连皇上也过问了此事,还亲口在朝堂上称赞她为“巾帼不让须眉”的好女子。经过皇上的金口,民间再经过各种传播,最后连似月救弟这一段还被编入了戏文里面,一时之间成为茶肆酒庄里最受说书人热捧的段子,每每讲起这“似月救弟”便是座无虚席。在戏文里,连似月被描述成了一个花木兰似的女英雄,英勇睿智。还有作画之人,画出一红衣女子,手持长剑,骑于骏马之上的神作,也在画市上卖到了高价!……一时之间,人们只知道相府有个“花木兰”,将曾经的三小姐“赛观音”忘了个一干二净。清泉院。连诗雅阴冷着一张脸,双手用力一拂,顿时,一桌子的菜全部稀里哗啦地落了一地。“三小姐……”董嬷嬷在外头听到动静,连忙快步走了进来,眼见一地狼狈,丫鬟和婆子们站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喘,如今的三小姐再也不似往日那个温婉贤淑,安静柔和的人了,她阴晴不定,特别是萧姨娘搬出清泉院后更是事事都不顺心,动则大发雷霆,让人战战兢兢的。见连诗雅面容扭曲,眼中散发着戾气的样子,董嬷嬷摇了摇头,心想,这位三小姐真是远远比不上那位大小姐啊。她挥了挥手,让众人退了下去,走到连诗雅的身边,道:“三小姐,姨娘交代过您,万万不要再闹出什么动静来,要沉住气,等待最佳的时间再进行反击,而且,这个时机不会太久了。可是您现在动不动就大发雷霆,您可知道,今时不同往日,现在这个府里的人心都向着大小姐了,这清泉院里兴许还有她的眼线,您再这么折腾,要是传到她的耳朵里去,您又要吃亏了。”“我不发脾气,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现在不仅仅是相府的人,就连京都的,还有,还有宫里的人,连皇上都夸赞连似月,这叫我怎么忍得下这口气,以后,我就完成成了她的绿叶了,无论到哪里,人家看的都是她,我呢,我什么都不是了。”连诗雅生气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伏在桌前哭了起来。董嬷嬷脸上闪过一抹无奈的神情,这位三小姐,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反观那位大小姐,这么多次下来,心思缜密,步步为营,“杀人”于无形。这一切必定不是运气好,而是她是个沉得住,能干大事的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