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四五章 刑部来人
    “三妹,这是怎么回事,我在外面等了你很久,你不是说要拿衣裳给我吗?”连似月一脸不悦地看着连诗雅。只见,她身上的衣裳果然是湿的,身子有些轻微发抖,鼻尖通红,看起来像是等了很久了,等的很冷了的样子。“你,你胡说八道,衣裳我明明已经让春茗给你了,我让你在这里面换衣裳,肯定是你做了手脚,把柔儿表妹弄来这里,又把四殿下骗来这里,才发生了……发生了这种事。”“三妹,你在说什么,我从来没有拿过你拿来的衣裳,什么绿色萼梅,你在说什么?”连似月眨了眨眼睛,一脸不解的样子。连诗雅冲到屏风后面,到处一看,但是什么衣裳也没有。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连诗雅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跑到萧柔的面前,但又怕惊吓了她似的,小声问道,“表妹,我让春茗去你那里拿的衣裳,是不是?还是你说给那件绿色萼梅的。”对,只要有萧柔作证,大家就都会相信了!于是,所有的人都看着窝在萧夫人怀中的萧柔,她眼中泛泪,咬着下唇,眼睛眨了眨,就快落下眼泪来。“传丫鬟春茗进来!”这时候,那丫鬟春茗也被带到了房门口。“没有。”突然,萧柔却在这时候开口了,声音弱弱的,但是清晰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表姐从来没有来我这里要过衣裳。”什么?连诗雅猛地回过头来,瞪大了眼睛看着萧柔,看着她那有些脸红的样子,然后又回头看了看凤千越,她慢慢地……什么都明白了!萧柔这是要赖上四殿下了啊!连诗雅双拳紧握着,愤恨地看着萧柔,看着这个反咬一口的人!若不是此地不宜,连似月真想大笑三声了,这两个同盟者因为一个男人迅速地就要成为敌对的关系了!但现在还不是笑的时候,连似月脸上露出怨怼的目光,道,“三妹,原来你是骗我的,根本没想给我拿衣裳,你还让我在外面等着,我都快冻病了,你看看我的手。”她伸出双手,果然十指冻的通红,显然是在雪地里站了很久了。但实际上,她刚刚在外面的时候,是特意将一团雪攥在了手里,才冷成这样的。但是,却给了众人一个县主故意戏弄长姐的印象。“去,给连家大小姐取件披风来。”凤云峥吩咐一旁的奴才,很快,那奴才便将一件白狐皮大氅拿了过来,连似月连忙包裹住了自己的身体,双手握成一团,放在嘴边呵气。到此,因为萧柔的临阵倒戈,依翠院没有任何奴才会出来指证连似月了,连似月的危机轻松解除,她心里真是要谢谢萧柔了,省去了她一番口舌。凤千越阴沉着脸,那目光似乎要将连似月看穿,他总觉得此事一定和她脱不了干系!但连似月却真是轻轻地瞥了她一眼,那目光中似乎还带着他最难以忍受的同情!“再查!”凤千越再次下令,他有一种被什么东西紧紧箍住了喉咙的感觉。可是,却依旧什么都查不出来了,连那丝香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是,就算是被陷害,我妹妹也和四殿下……如此,这般了,柔儿要怎么办?”这时候,那萧山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妹妹,说道。萧山问到了事情的关键,顿时,萧振海,萧山,萧河,萧湖,萧夫人,还有那本来在萧夫人怀中抽噎哭泣的萧柔,也抬起头来看着她;还有凤云峥,凤烨,凤羽等人。全都这么看着他,凤千越的拳头暗暗的握起,心中已经无比的汹涌!要他娶一个身体不全的女子,而且,依着萧振海的身份,他还得娶她为正妃,还要生子。他光是想一想刚才摸着那空荡荡的感觉,心里就已经忍受不了了!要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简直是——他咬了咬牙关,道,“待事情查明,还本王清白后,本王自会给萧家小姐一个合理的交代。”他还在想着,如何才能不与这样的人过一辈子!“我看,还是禀报皇上吧,柔儿可是皇上钦赐的郡主。”萧山在一旁说道,他可怕这四殿下反悔。凤千越猛地抬头看向萧山!眸中喷射出一股怒火,但碍于是自己理亏,又将那怒火慢慢地熄灭了下去!凤云峥心中冷笑,萧柔不良于行,萧家人正愁着她的未来,凤千越想和萧振海合而为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拿萧柔当个置换的条件,也不为过。“待真相查明!本王……娶她为妃!”这几个字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用尽了凤千越毕生的力气,说完,他只觉得身体被掏空了,心里升起一股深深的挫败感。一直是他凤千越算计别人,而如今,却被人算计的这么彻底!而这个人……他缓缓地抬眸,看向连似月,眼圈渐渐地红了,拳头暗暗的握起,心竟莫名觉得疼!而那床上一直微微啜泣着的萧柔,露出了一丝喜色,她当然开心,原本以为自己要孤独终老了,没想到能嫁给四殿下,在她心目中四殿下虽然不如八殿下俊美,但也是大周朝一等一的美男子。只是,年轻的她哪里知道,嫁给一个厌恶自己的男人,将是多么悲惨的一生!看看连似月就知道了。而且,凭着凤千越那股子狠劲,萧柔的未来,也许会比前一世的月儿更加悲惨。月儿?凤云峥慢慢往连似月看过去,恰好,她也朝她看了过来,朝他露出一个只有他才看得懂的微微笑意——他也笑了。至此,凤千越要娶萧柔为妃的事情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事实了!但是,凤云峥还要送一份恭贺凤千越和萧家喜结连理的大礼!就在这时候,管家匆匆跑了进来,道,“老爷……外面,外面来了刑部的张大人,说要说要带二少爷去问话。”刑部?萧振海一愣,看向萧河,萧河也是一脸茫然。“出去看看!”还来不及消化四殿下和爱女订下姻亲的事,又要应付刑部的人,那个刑部的张大人张迎之可是一个非常难缠的人!萧振海领着几个儿子走到萧国府门口,便见两队精锐的士兵站在府邸门口,而那张迎之则高高地立于骏马之下,一见萧河,便黑了脸,道:“来人,将小侯爷拿下!”萧河一惊,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刑部的人要来捉拿他?眼见几个侍卫要捉拿他,他堂堂天宝大将军,何曾受过这等侮辱,便立即拔出长剑,道:“谁敢靠近,本将军取他项上首级!”萧振海也沉下了脸,看向张迎之,道,“张大人可知这是何处?这是我萧国府门口,岂容你胡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