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四七章 你懂什么
    “丫头!”就在连似月准备跨出萧国府后花园的时候,身后响起一个声音。连似月停住了脚步,过了一会才转过身来,但脸色却已经恢复了冰冷,道,“八殿下有什么事吗?”凤烨感到她的冷漠和疏离,心里感到十分痛楚,他有些伤心,道,“丫头,就算看在我们在尧城相识一场,你助我逃脱危险,也不该对我如此无情!”连似月看着凤烨那张素来不羁的脸上,现在却显得有些痛苦,她的手握了握,道,“八殿下,来往人多,不要惹起非议,我该走了。”她要告诉他,他的母妃害了连诀,还差点将他杀死的真相吗?在皇宫中,母系和皇子之间有些密不可分的关系,何况徐贤妃还是凤烨的亲娘!她和他,注定连朋友都做不成,说这么多又有什么用?“丫头,你说清楚,我可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凤烨见她要走,上前一步,追问道。“八殿下,未来,你会感谢我今天的冷漠和疏离的。”连似月说着,没有再犹豫,转身快步地走出了后花园。凤烨站在原地,他不知道她为何这样,只觉得很痛苦,可是又很生气,他堂堂恂亲王凤烨,对她倾心相知,可她却,总是毫不犹豫地将他推开。想着,他也转过身去,气呼呼地走了!此刻的他还不知道与连诀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也不知道他未来和连似月之间彻底成为仇敌,并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凤云峥和连似月走到冬日的甬道上,厚厚的积雪被扫开了,风吹过,路旁的树轻轻晃了晃,那雪灰飘飘洒洒落下来,落在两人的衣襟上。连似月少有的眨了眨眼睛,问道,“奸淫掳掠,这可是殿下送给萧国公的厚礼?”凤云峥双手背在身后,目光看着前方,那如黑曜石般闪耀的眸子里发出熠熠的光辉,道,“京都近日出现了一些采花贼,专门对未到及笄之年的幼女下手,且手法残忍,害的有女儿家的人家日日夜夜闭户不出,人心惶惶,刑部调查数日却只查到冰山一角。我让夜风暗中调查发现,这些采花贼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并非普通的淫秽之人,昨晚我的人已经将这些恶徒一网打尽,今日暗中送往刑部的顺便塞了两个萧河的人罢了。”“萧振海和萧河肯定没想到,他们派出去杀我的人,莫名其妙成了采花贼,这下,就算调查清楚采花贼与萧家军无关,也会让人诟病的,九殿下这招用的真妙。”连似月笑着说道。“两个采花贼当然不足以动摇萧家军什么,父皇也不会就此相信萧家军有问题的,所以,最近还给萧振海准备了几份大礼,待他一个一个的拆开吧。”最近,是萧振海最得意,是萧家军最意气风发的时刻,而凤云峥已经不声不响地在萧振海的周围埋下了几颗炸弹,只等一个一个慢慢爆炸了。他必须要慢慢地放长线,如果一下子全部爆出来,反而会让人怀疑是有人在嫉妒萧家军,故意做出这些事陷害。报仇,不急,慢慢来,一刀砍掉头颅,不如看敌人一点一点崩溃,瓦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哗……”这时候,他们头顶的一棵树,因为承受不住雪的重量,树枝突然被压断了,一堆雪从树上猛地砸下来。“小心!”凤云峥眼神一闪,一手挥起藏青色的披风,一个潇洒利落的旋身,手搂住连似月的纤腰,将她整个人往怀里一带,在弓着身子,形成一道保护墙,双手紧紧抱住了她的身子,将她护在怀中,连似月闭上了眼睛,两只小手下意识地抓紧了他胸前的衣襟。“砰”的一声响,那雪堆掉在了凤云峥的肩膀上,砸碎了,落在他们的脚边。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那白色的雪在周围飘起,远远看去,如梦如幻,如诗如画,令人不忍打扰。凤云峥低头,目光微怔,一动不动地深深地凝视着怀中的人,连似月慢慢睁开眼睛来,一眼便看到了那双深邃黝黑的眼睛,正认真地看着她,她贴他贴的那么近,她清楚地听到了他的心跳声,有着一种让人心安的规律。他的双手还护着她的腰,他才发现,她居然那么小,腰很纤细,他的双手不盈一握。可是,神奇的是,这小小的身子里却隐藏着那么强大的力量,总是令他感到惊奇。此时此刻,他抱她抱的这么近,她的身子几乎紧紧贴在了他的身上,她身子传出的馨香充盈着他的呼吸,这香气很特别,似乎若有似无,可是却牢牢地占据了他所有的心思。一阵寒风吹来,连似月脸一阵红,身子打了个激灵,连忙松开了抓紧他衣襟的手,后退了一步。他那华贵的衣裳被她揪的都皱了,她如水的眼眸微眨,道,“谢谢九殿下。”此刻,她的心脏还在砰砰地跳着。凤云峥感受到突然空了的怀抱,顿时有些不舍得,刚才月儿靠着他,那软软的小身子,还有悠悠的香气,感觉真好啊,让他真想就这么抱她回恒亲王府去,再向天下人宣告:这是他的人。“月儿,我……”“殿下,我该走了,我的马夫和丫鬟在等着,我在相府等着听你这边的好消息。”凤云峥想要说什么,但是连似月却匆匆朝她行了个礼,然后转过身,快步地走了。凤云峥站在原地,看着她走远,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看着自己傻傻地伸出去要抓住她的手,笑了一下,又把手收了回来——月儿刚才,好像是害羞了吧。“呵呵,呵呵……”马车上。夜风实在是忍不住了,回过头,看着自家殿下,这是刚刚那个杀人不眨眼,血溅到眼前眉头都不会动一下,又把整个萧国府搅得鸡犬不宁的恒亲王凤云峥吗?此刻,他手撑在马车上,手掌托着腮,脸色泛红,一直嘿嘿地笑,那嘴巴都快咧到耳朵上去了,一副十足少男怀春的样子。“殿下,有这么开心吗?”他才杀了好几个人,又扛着两个牛高马大的人丢去别人院子里好不好?他一点都不在意他的辛苦啊?凤云峥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夜风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行,行,我不懂……”“呵呵……”他又笑了,夜风浑身打了个冷颤,喃喃地道,“暗恋的人真是好可怕啊,还不如叫我去杀人。”连似月马车内。她们坐的是那辆奢华的黄金马车,青黛和降香两人坐在连似月的对面,冷眉则坐在马车外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