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五五章 自作自受
    安国公主的突然到访让整个相府陷入了一种莫名紧张的氛围中。此刻,她面无表情地端坐在正厅里宽大的黄花梨椅上,右手食指有一下一下地拨动着左手小指上的蓝宝石镶金戒指,浑身自上而下地散发着一种迫人的气势,几乎令人喘不过气来。她的侍卫,宫女和嬷嬷,则一一站在她的身后。连母,连延庆,二爷连延峰,三爷连延涛,大夫人容氏,二夫人胡氏,三夫人刘氏,四夫人严氏,以及各房的姑娘们全都站在了公主的面前,众人雅雀无声,谁也不敢说话。就算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也该知道这位安国公主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所以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喘。往常这样的场合萧氏是不能出现的,但是因着平妻的身份,她现在也能站在大夫人的身后了,众人都十分紧张的时候,她心里却感到了一种痛快,熬了这么多年,终于她也能和容雪一起登堂入室了。连似月站在其中,她对安国公主这么大张旗鼓的登门也感到几分疑惑,在她前世的记忆中,安国公主从未到过丞相府,这次来所为何事?一贯喜欢出风头的连诗雅这次却头也不敢抬,还刻意站在了后面的位置上,因为上次安国公主府菊花宴的事,还让她感到心有余悸。她心里想,都过去那么久了,公主脸上被鹦鹉抓过的痕迹也已经抚平不见了,应该不会为了这件事上门找麻烦吧。安国公主抬起眼皮,缓缓地朝面前众人看了过去,她森冷的眼神让人觉得很有压力,连延庆抬起袖子擦了把额头上的汗,这个安国公主实在不能招惹的人啊。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最后,安国公主的目光落在了后排连诗雅身上的这件玫瑰红洒金五彩凤凰纹通袖长衣上,然后再缓缓地收回视线,道:“十一公主下个月就要过生辰了,我在京西成衣铺定下了一件衣裳预备在她生辰之日送给她。这衣裳的布料是由专人特意从江南运来的上等云锦,花样子则是本公主亲自描的,费时半年才完成,而今日去取衣之时,那店家却告诉本公主,这件衣裳被人强行抢走了。”安国公主一席话说话,那站在人群中的连诗雅已经浑身颤抖,脸色发白,背脊发凉,额头冒出汗,整个人几乎要惊厥过去了。而连似月立即明白过来了,原来今天连诗雅非要买回来的,还穿在身上四处招摇的长衣,居然是——安国公主的!这……她看看连诗雅那样子,都禁不起要同情起她来了,怎么会这么巧,她就抢了安国公主的衣裳了?她心里为连诗雅默哀道,三妹啊三妹,这次我可是无辜的,我什么都没做,我还劝过你了。连延庆一听安国公主这话也明白过来,敢情是他这相府里哪个没长眼睛的玩意抢走了安国公主为十一公主预备的生辰礼物了——是哪个瞎了眼的东西,给他招惹这样的麻烦!他猛地回过头去,看着底下的众人,那目光里的愤怒简直能杀死人,连诗雅的头快要垂到胸前去了,一双手绞着帕子,抖个不停。此时此刻,她身上穿着华贵的衣裳,仍旧是人群中最美最耀眼的那一个。“这也算稀奇了,本公主活到现在,还没人和我抢过东西,今天倒是遇见了。听闻这人是相府众人,本公主还真想见见这个人的真容,看看是何方神圣,丝毫未将本公主放在眼里。”安国公主的话令众人都忍不住往其他人身上看去,心想,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抢公主的衣裳?“谁?”连延庆压着心里的怒气,沉声问道。“扑通”一声,只见那原本开屏孔雀般耀眼招摇的连诗雅身子一软,跪在了地上,一边磕头一边求饶,“公主,我,我不知道这件长衣是您做了要送给十一公主的,我真的不知道……”什么?站在连诗雅前面的萧氏见了这一幕,心头猛地咯噔了一下,是雅儿买走了安国公主的衣裳?怎么会这样?原本沉浸在身份得到认同的喜悦中的萧氏,整个人都愣住了!连延庆这才明白,原来又是这个不省心的三女儿!“孽障!”连延庆狠狠地咒骂道,那一刻,他真恨不得没有这个女儿!“哼……”安国公主看着连诗雅,冷哼了一声,“相府三小姐真是财大气粗啊,本公主这衣裳有市无价,但我念店铺辛苦给了两千两黄金,而三小姐轻轻松松就多出了五百两将本公主的衣裳抢走了。”连延庆一听安国公主这话,顿时心头一紧,这意思是在质疑他为官不清廉啊,这可不是件衣裳的事,这要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如何得了?他几步走到连诗雅的面前,怒叱道,“小畜生,抬起头来!”连诗雅战战兢兢地抬起那张精心描绘过的小脸,脸上布满了害怕的眼泪,嘴巴颤抖着,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样,“父,父亲……”连延庆二话不说,扬起手,左右开弓,狠狠两个耳光扇在她的脸上,“孽障!我连家的家训是什么?你且说说看!”“谦、谦恭礼让,崇德重义,忠孝、忠孝并举,明理处事……”连诗雅的两个脸颊被打的通红,五个手指印清清楚楚地印在那白皙的脸上,但是她不敢喊痛,颤抖着声音,战战兢兢着说出连家的家训。“我连家家规严明,你这小畜生竟罔顾家规,打着我的旗号在外照样,我今天定要用家规处置你!”连延庆指着连诗雅,手指直发抖,萧氏在一旁十分着急,可是这个时候,她也不敢开口替连诗雅求情,只怕会更加触怒公主和连延庆。连似月知道,她的父亲这是在借着惩治连诗雅,向安国公主表明自己本身廉洁奉公,可惜被这么大好大喜功的女儿给坑了而已。然而,安国公主对这些并不以为意,表情依旧冷淡,目光如冰,看着那跪在地上的人,道:“我还听说,你跟那店铺的伙计说了,不许这京都有人穿与你同款的衣裳,真是好大的口气呀,饶是我安国公主都没说过这种话。”连诗雅现在已经悔不当初,她磕着头,向安国公主忏悔,“公主,公主,我知道错了,我,我那是逞一时口舌之快,公主恕罪呀。”“既然如此,那本宫就在此也下个命令,往后在这京都,你再不许穿任何红色衣物。”安国公主也给连诗雅下了一道禁令。不准穿红?连诗雅心里就像是被割去了一块似的,她最喜欢的颜色就是红,她皮肤白皙,穿红色最好看了,不让她穿红色,简直要了她的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