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一八章 步步逼近
    “怎么,说不上来?本宫来说!你方才得知搜宫的消息,便冒着危险匆匆回临华宫,将良贵妃埋在刺槐下的巫蛊木人挖了出来换成了这铁桦树,你看看你那华贵的鞋靴,还沾了黄泥,就是你挖木人的时候踩在树下粘的,本宫说的没错吧。”皇后指着凤云峥的鞋靴,步步逼近,问道。众人随着皇后的手看了过去,凤云峥的鞋底果然有黄泥。“怎么,没话说了吧。”皇后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后头的凤千越见了,那堵在心口的一块石头,也放了一些下来——不愧是后宫之主啊,也并非什么等闲之辈。“皇上,皇后娘娘……”正在这时候,一个蓝色锦袍的玉面少年突然站了出来。“诀儿!”连延庆想要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连诀已经走到了凤云峥的身旁,双膝跪于地上。皇帝看着这个突然走出来的人,眼中一闪,道,“是你?”“皇上,犬子还小,不懂事,微臣这就将他带走!”连延庆立即上前,跪地道,非常清楚,今晚是皇子间一场腥风血雨的争斗,现在谁胜谁负还不知道,此时此刻,保持沉默,不偏袒谁,不靠近谁才是最重要的,看那萧家父子就聪明地一句话都没有说过。“连相,你后退。”但是,皇帝的目光却看着连诀,挥手斥退了连延庆,连延庆没法,只好忐忑地退了回去,“你要说什么?”周成帝问道。“皇后娘娘所言非真,九殿下鞋靴上的黄泥和连诀有关,并不是去转移证物了。”连诀颔首,说道。“你一个孩子,和你有什么关系,这里是皇宫,你若胡说,可没有十一给你说情了!”皇后眼见突然闯出个连诀,不悦地冷声道。“连诀不敢!刚才连诀和姐姐在东熙园里差点被一条毒蛇咬到,是九殿下及时赶到救了我们姐弟,并且让侍卫将蛇抓起来处理了,那毒蛇的地方有黄泥,你们看,我的鞋子上也有黄泥。”连诀站了起来,微抬起自己的脚,说道。“皇上,皇后娘娘,弟弟说的是真,臣女的裙边上也有黄泥,方才幸得九殿下出手相救,否则,我们姐弟二人就差点被毒蛇咬死了。”这时候,连似月也站了出来,站在连诀的身旁,说道。众人一看,连似月的裙边果然沾了些许黄泥。凤云峥扭头,与连似月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两人同时轻轻点了点头——虽然前方凶险,但这种并肩战斗的感觉真好!“这……”皇后顿时变了脸色,一时语塞。“不知道那条毒蛇现在在哪里呢?这好好的宫里,怎么会有毒蛇,真是闻所未闻。”萧振海的大儿子萧山,眼见连诀和连似月都出来在皇帝面前说话,终究没有忍住,问道。“萧大少爷若不相信九殿下救了我们姐弟,不妨叫来宫中侍卫,那条毒蛇想必还在呢。”连似月静静地看着萧山,目光如天空的明月那般皎洁,道。徐贤妃听到他们说起那条蛇,目光微闪,手默默地捏紧了手中的帕子。萧山脸一红,怒视连似月,道,“连似月,你不要故意曲解我的意思,我没有说不信九殿下,我只是好奇怎么会有毒蛇。”“来人,把毒蛇拿来。”凤云峥淡漠地瞥了萧山一眼,道。不一会,那起先处理毒蛇的侍卫匆匆拿了一个笼子进来,众人一看,里面果然有一条蛇——“这是眼镜蛇,确实有剧毒,皇上。”姜克己上前看了一眼,道。“这蛇哪里来的?”皇帝问那侍卫。侍卫如实地回答了,结果与连家姐弟所说并无什么出入。“皇上,这是不是九殿下都是无辜的?脚上的黄泥也并非皇后娘娘所说,是转移赃物留下的。”连诀目光坦诚地看着周成帝,问道。“你们几个都起来吧。”周成帝抬手,道。“皇上!”皇后仍是不甘,她越过人群,目光看向凤千越,凤千越朝她点了点头——抱歉了,母后,不是儿臣非要利用你,实在是,你也想自己的儿子脱离苦海不是吗?皇后心一横,道,“事已至此,可有件事臣妾还是不得不提,废太子当初罪名累累,但又有多少事是云峥打着废太子的名义做的!”“皇后娘娘,您怎么会这么说……”良贵妃见皇后突然将废太子所行之事怪罪到凤云峥身上,急忙道,“铮儿也受到惩罚了,如今铮儿一心为皇上,可从未行不轨之事!”连似月静静地看着皇后,她知道,皇后在太子被废后一直谨慎地小心翼翼地行事,她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机会为废太子平反,也在暗中铲除一些异己的势力。而这一次,她却一改谨慎的作风,如此迫不及待,看来是受人蛊惑了。想当初,九殿下身为太子一派,为了太子尽心尽力,也因为太子被皇帝借机驱赶出金銮殿,如今,皇后为了太子,却毫不犹豫地将九殿下踩在脚底下!这些人——连翻脸不认人的姿势都是一样的。呵呵……她唇角微微漾起一丝冷漠的笑意。“良贵妃,那在南城呢?”皇后道,“不瞒皇上,云峥在南城修建运河期间,犯下了累累的罪行,其中之一便是引诱南城都督梁锡范之女梁丽姝,至其有孕,却占着自己皇子的身份始乱终弃!这在南城是人尽皆知的事,只不过梁都督畏于云峥皇子的身份敢怒不敢言罢了。前些日子,本宫偶然听了此事,也大为震惊。”“什么……”周成帝听了,颇为震惊,问道,“朕认为铮儿并不是这种人。”“皇上,臣妾起初也是不信的,但事关紧要,臣妾便派人前往南城过问此事,才发现那梁丽姝腹中孩子没了,如今已是疯疯癫癫的一个人了,嘴里总是念着云峥的名字,着实可怜。皇上,此事为真便是云峥在败坏皇上的声威,老百姓不知要怎么说皇上了。”皇后此言一出,众人也是颇为惊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