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二二章 真心之人
    “皇上,皇上……”皇后紧紧抓着周成帝的龙袍,苦苦哀求着,此时,她的发髻乱了,凤冠歪在一边,华丽的凤袍皱成一团,哪里还有半点皇后端庄高贵的仪态。“堂堂一朝国母,却屡次装神弄鬼,霍乱后宫,陷害忠良,将一个皇宫搅的鸡犬不宁!来人呐!摘去皇后凤冠!”皇帝勃然大怒,命令道。什么?皇后闻言,猛地抬起头来,惊恐的眼神看着周成帝,一颗心猛地沉到了谷底,她微微摇头,摘去凤冠?“皇上的意思……是要废掉臣妾吗?”皇帝看也不看她一眼,道,“至于废太子,其心不死,押入天牢吧。”他说着,深深地叹了口气。“皇上……”皇后不敢置信地看着皇帝,“不,不!”“母后,母后……”正在这时候,十一公主凤令月像一阵风似的匆匆跑了进来,一看到皇后倒在地上如此狼狈不堪的样子,她急忙跑到她的身边紧紧地抱住她,“母后,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令月儿,完了,你父皇要废了母后的皇后之位,母后完了,你太子哥哥完了,我们都完了。”皇后抱紧了凤令月,失声痛哭。那贤妃,淑妃,德妃见状,心头却都开始各怀心事,皇后若是被废,那长春宫就彻底倒了,她们的机会便来了!十一公主跪在地上爬到皇帝的面前,哭着问道,“父皇,母后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废了她,太子哥哥已经知道错了,你为什么还不肯原谅他,他是父皇最骄傲的儿子不是吗?”十一公主的哭泣,实在令人动人,连似月缓缓地闭上眼睛,轻轻地叹了口气。“父皇,儿臣令月儿来替母后和太子哥哥赔罪,好不好?求求你,不要废了母后,不要杀太子哥哥,他们一个是你的妻子,一个是你的儿子,都是你的亲人啊父皇……”亲人?呵呵,怕是只有十一公主会这么认为吧。皇帝听到十一公主的话,微微别过脸去,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但依旧一脸冰冷,不为所动。这时候,凤令月抹干了脸上的脸上,直起身来,看着皇帝,抬起双手,将头顶佩戴着的公主冠饰取了下来,郑重地放在地上,又将外面一层华服脱下,放在冠饰的旁边,道:“父皇,儿臣自愿被降为庶民,从此从皇谱上除名,求求父皇,饶了母后和太子哥哥吧,父皇生气,那父皇就来惩罚儿臣,惩罚儿臣来消消气,好不好?求您了父皇。”凤令月泪流满面,苦苦哀求着,她用力地在地上磕头,磕的砰砰作响,那额头磕破了,磕肿了,流出血来。此时此刻,她一点都不怕疼,她只想保住自己的母后和哥哥。皇后见了,缓缓闭上眼睛,任眼泪流出眼眶,嘴里喃喃地道,“令月儿……”“父皇,饶了母后,饶了太子哥哥吧,父皇!”“十一,这是在威胁朕吗?好,好,朕如你的愿,削去你的爵位!”皇帝素来不喜被任何人强求,即便这人是他的女儿。“砰!”“砰!”十一公主磕头的声音越来越响,硬生生地砸在地上。“令月儿……”萧河见状,心头一阵刺痛,他上前一步,却被萧振海及时拉住了——“你想惹祸上身吗?”“可是,我不能看着她这样,太可怜了……”萧河心头放不下凤令月,十三公主凤瑭瑶发现萧河要为十一公主说话,忙拉住了萧河的衣袖,轻声说道:“天宝大将军,父皇正在气头上,你先不要说话,否则连你也会被责怪的。”“皇上!”这时候,连诀突然上前几步,在凤令月的身边跪了下来,道,“请皇上看在公主一片孝心的份上,满足公主的心愿吧。”“诀儿!”连延庆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这可是废后的大事,皇上正在气头上,谁不是紧闭着嘴巴一句话都不敢说,可诀儿和似月两个人居然都……他这两个孩子,怎么一个比一个不省心,和萧家的比起来差的远了。凤令月扭头,泪眼朦胧地看着连诀,然后又迅速的低下头去,紧紧抱着皇后,她身上华丽的装饰已经除去,身上仅剩一身白衣,看来清丽可人,楚楚可怜。萧河一把甩开了凤瑭瑶的手,不顾萧振海的劝阻,跪在地上,道,“皇上,请宽恕公主,皇上不是许了公主为末将的妻子吗?末将特请皇上宽恕公主。”“萧河!”萧振海捶胸顿足,恨不能一剑杀了这个儿子!连似月看这十一公主落在地上的冠饰和华丽的衣裳,轻轻叹了口气,看向凤云峥,凤云峥明白了她的意思——他们手持利刃,披荆斩棘,在复仇的路上,遇神杀神,遇鬼杀鬼,手起刀落,毫不手软!可是,他们也会遇到阻碍——比如——真心人,像凤令月这样的真心人。凤云峥微微吐了口气,跪在凤令月的另一旁,说道,“父皇,废立皇后乃关系国家社稷之大事,稍有不慎,满朝文武恐有议论,还请父皇三思。”“九哥哥……”凤令月对凤云峥投去感激的目光。“峥儿,你……”皇帝见凤云峥为皇后说话,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她刚才对比咄咄逼人,费尽心机想除掉你!若不是这个私章,朕也要冤枉你了,你要为她求情?”皇帝试图从凤云峥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看出他是不是故意而为之。“父皇,儿臣不是为母后说话,儿臣只是恳请父皇多为社稷考虑。”凤云峥不卑不亢,说道。“皇上,别的不说,十一公主这一份孝心,实在令人动容,又无比珍贵,不是么?”连似月知道,这份心,也是皇帝所看中的。她对于对她和九殿下,或是连诀有不轨之心的人从不会手软,但是这一次为了凤令月,她再一次动摇了自己的决心——她不知不觉地,看着十一公主便会想起前一世的女儿凤乐颜来,心底最深处那仅剩的一点柔软便会为她而涌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