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三三章 抽丝剥茧
    “什么……跛脚……”萧氏只觉得眼前一黑,连诗雅最赖以为荣的便是她的美貌,可是,如果脚有了毛病,那……她这辈子就算是完了。本来因为成婚不能穿红的消息传开以后,往常那些等着连诗雅及笄之年就上门提亲的王公贵族们都已经却步,转而开始纷纷打听连似月了,要是脚跛的事再传了出去,她就真的无人问津了。 而且,脚跛了就意味着以后门都不能出了,因为出门定会被指指点点,也不能再跳舞,那她的优美的身段就无法伸展。“跛……跛脚……怎么会,我只是受了点伤而已,怎么会……”连诗雅看着自己红肿的脚踝骨,脑子里想着和萧氏一样的问题。她颤抖着声音,哭着着急地道,“陆大夫,你给我治,你快点给我治,我不能当跛子,我不能当跛子啊,我不要变成一个废人,我还要跳舞,我最近正在苦练霓裳舞,我还要跳的。”“三小姐,这个跳舞……恐怕会有点困难了,为了保证脚不要变形的更加厉害,三小姐最好躺在床上歇息,哪里都不要去。”陆大夫长年为连家看诊,这个三小姐也算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过去多么伶俐的一个人啊,如今竟成了这般光景,他心中一声叹息。什么……连诗雅只觉得整个人生成了灰暗的一片,论她怎么挣扎都没有用了。“陆大夫,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连延庆问道,无论如何,他都不希望自己有个跛脚的女儿,再说,连诗雅也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小时候看她看的比连似月这个嫡女还多,心里还是有一份格外的感情,即便她再令他失望,他对她也始终多了几分怜悯。陆大夫婉转地道,“老朽尽量试试看,丞相大人也不妨再请其他名医来看看。”“不,不……”连诗雅瘫坐在地上,用力地摇着头,她是一个在容貌上追求完美的人,如果脚跛了,她宁愿去死,她哭着向连延庆哀求,“父亲,你快想办法,你找最好的大夫来给我医治,父亲,求求你了,我不要变成一个跛子,我不要啊。”“孽债啊孽债!”连母无奈地叹了口气,摇着头道,“延庆,你想想办法,请宫里的太医来给三丫头看看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来了贼吗?怎么把三丫头给绑了,还打成这样!”连延庆厉声地质问道。“老爷,你一定要给我们的女儿做主啊,她什么都没有做,却被打成了这幅模样,她可是老爷的骨肉啊,这一定是有人故意的,故意要害我们的女儿啊。”萧氏跪在地上,忍着身上鞭痕的疼痛,抓紧了连延庆的袍子,呼天抢地地哭着,道。“父亲,父亲,是,是她,她,她,还有她,她们一起打我的,把我的腿都打断了!你杀了她们,快点杀了她们,给女儿报仇,给女儿出气!”连诗雅心中仇恨的怒火足以燃烧起来,她指着那底下的冷眉,泰嬷嬷等人,她恨不得立即爬起来撕碎这般贱婢。“是你们做的?老爷,这些可都是大小姐房里的人,事到如今,老爷还不明白吗?这分明,分明是大小姐携私报复啊!”萧氏颤抖的手指指着连似月,大声地指控道。连似月先是一脸茫然,再一脸怒气,道,“我在宫中参加太后寿宴,忙的不可开交,府里发生的事我一概不知,再说,我母亲可是因为闹贼的事动了胎气,若不是荣太医及时赶到,她就滑胎了!我为何会要把府里弄得这样一团糟?”这时候,那泰嬷嬷哆哆嗦嗦跪了下来,道,“老,老爷明鉴,不关大小姐的事,她什么都不知道,是奴婢们几个人经过老爷书房的时候,看到有两个人鬼鬼祟祟地从老爷的书房里溜出来,我们叫她们站住,那两人却急于溜走,所以才将人绑了起来,打了一顿,但是黑灯瞎火的,没想到抓的人是三小姐和甄嬷嬷。”“你这老贱人,你分明是故意打我的,我和甄嬷嬷根本就没有进去过父亲的书房,是你们用麻袋将我套住,狠打了一顿,又将我丢下池子浸泡了大半夜!把我害成了这样!”连诗雅想到自己的脚,便悲从中来,伏在萧氏的怀里哭泣。“冤枉啊,老爷……我们,我们确实看到有人从您的书房偷偷溜出来才捉人的……麻袋解开就变成了三小姐和甄嬷嬷了……”泰嬷嬷连忙辩解道。“胡说八道!分明是来了贼,连天没有捉住,你们就故意捉了三小姐和甄嬷嬷痛打!这是公报私仇啊,老爷,到底是谁给这些贱婢的胆子,竟敢对一个*姐下手!”萧氏听了泰嬷嬷的话,气不打一处来,疾言厉色,脸涨的通红,气的胸膛一起一伏的。她的女儿成了跛子,今天在场的这些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几个人一阵争执,连延庆感到头疼,他问那门口的总护院连天,道,“连天,这是怎么回事,遭了贼怎么反将三丫头伤成这样,你这总护院是如何当的?”被萧氏这么一哭,连延庆越发觉得恼怒,也心疼起连诗雅。“老爷,相府守卫一向森严,卑职在府里任总护院十年,从未出现过什么贼人,昨晚因为老爷和老夫人都进宫了,卑职特意加强了戒备,就算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来,我们所有的护院都找了,并未发现任何其他贼人的踪影。”连天面向连延庆,冷静地解释道。这一点,连延庆倒是认同,连天本事高强,又尽心尽力,这些年相府的守卫没有出现过问题,令他十分放心。“连天!”萧氏脸色煞白,道,“你口口声声说没有其他贼人的身影,你这意思是认定三小姐和甄嬷嬷是潜入老爷书房的贼吗?所以,她被这些贱婢毒打是活该的吗?没看清楚是谁就打,这是你身为总护院该有的行为吗?”面对萧氏的责骂,连天颔首,冷静地道,“夫人,守卫相府是卑职的职责,若有贼人,饶是逃出府去卑职也要将他捉拿回来的。”“你!老爷……你看看,这些奴才一个一个都没有把我和雅儿放在眼里啊,将雅儿的腿都打折了,却没有任何悔意!你一定要惩处他们,她们背后指使的人也不要放过。”萧氏转而向连延庆说道。“父亲,连天说没有遭贼,泰嬷嬷和绿枝也只看到三姐和甄嬷嬷从您书房出来,不如先去您的书房看看,看看少了什么没有。”这时候,连诀在一旁说道。“连天,你去看看。”连延庆紧皱着眉头吩咐道。“是,卑职遵命。”于是,连天和管家一起往连延庆的书房去了。“夫,夫人,救,救命……”这时候,那疼的近乎奄奄一息甄嬷嬷喃喃地喊道,她哆哆嗦嗦着,脸色苍白如纸,这时候,众人才有空注意到同样躺在地上的甄嬷嬷。“陆大夫,给她看看吧。”连母示意道。“是。”陆大夫又给一旁的甄嬷嬷看了,甄嬷嬷更加惨,胸前的肋骨断了两根,背上的颈椎骨轻微移位,往后就只能躺着,也是等同一个废人了。“好狠,好狠呐,大小姐!”萧氏一夜之间折损了女儿,又折损了甄嬷嬷这个最得力的臂膀,真是雪上加霜。连似月脸色一沉,道,“与我何干!”“是你,是你,就是你,你恨我,所以你才想尽了办法要置我于死地!”连诗雅指着连似月,尖声地说道。“三妹还是先解释清楚为什么三更半夜要偷偷摸摸去父亲书房吧。”连似月冷冷地看着地上的人,冷哼一声,道。“好了!都别说了!”折腾了一夜,眼睛也没有合过,连母紧皱着眉头阻止众人再说下去。“把这老奴才先抬下去。”连延庆对下面的奴才说道。“是。”几个人走了过来,七手八脚地将甄嬷嬷抬了起来,这时候其中一个丫鬟很无意地将甄嬷嬷身上的衣裳扯了扯,却听见啪的一声,一颗什么药从她的袖子里掉了出来,一直滚落在地上。“咦,这是什么?”连诀蹲在地上,将这药丸捡了起来,仔细地看了看,又放在鼻尖闻了闻。突然,他只觉得浑身一阵颤抖,脸一红,心跳莫名其妙地加速,眼神变得如水雾般迷离。“诀儿!”连似月率先发现了连诀的不对劲,忙一手打落了他手中的药丸。连诀一个激灵,心脏砰砰地跳个不停,当感受到连似月落在他手背上的手时,他心中更是一阵莫名的悸动,他猛地后退一步。“怎么了?我的乖孙儿,这是……”连母见连诀突然像是着了魔一样,脸红成这样,忙问道。“没,没事,祖母。”连诀用力地甩了头,端起一旁的茶,咕噜咕噜喝了下去。连似月弯腰,将药捡了起来,紧皱着眉,问道,“陆大夫,这药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刚才连诀是吸了几口气之后才突然变成这样的。陆大夫将这药丸拿了过去,掰开,细细地看了看,突然,他的脸色也一红,手一抖,忙用茶杯盖住了这颗药。“陆大夫,这到底是什么,你竟如此惊慌?”连延庆见连诀和陆大夫先后都出现了异常的反应,奇怪地问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