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三五章 痛打诗雅
    “可我不是你的弟弟,你早就知道!”连诀眼圈泛红,热切地道,那目光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悲伤,落寞,他的心,揪紧了疼,可是,站在原处,不能向她再靠近一步。此时此刻,他不是连家的子孙,而是那个流落在外的皇子,或许,他该叫做凤诀。“但是,在我的心里,你只能是弟弟。”连似月平静无波的目光看着他,道。“难道你从来……”“没有,从来都没有。”连似月根本不等连诀说什么,便打断了他的追问,“我们不会变成别的关系,若你还有别的想法,那么以后……”她顿了顿,看着那窗台下的红色海棠花,狠下心来,道,“我们尽量不要再碰面了。”连似月说着,抬脚走近了屋子里,对青黛吩咐道,“关门!”那门缓缓地,沉重地关上了,连诀被关在了门外。他一个人独自站在院子里,月光照耀下,他那孤寂的影子印在墙上,风吹来,浑身感到一阵彻骨的冷。他往前走了两步,靠在门上靠了一会,脸上努力地扯出一抹笑意,敲了敲门,道,“姐姐,刚才的寿宴上,你只吃了两块糕点,现在肯定饿了,让下人给你做些吃的吧,趁热吃,诀儿……诀儿走了。”他称她姐姐,自称诀儿。说着,他转过身,踩着自己的影子,一步一步地离开了仙荷院,他深深地闭上了眼睛,将那心痛欲死的感觉深深埋在了心底——门里面,连似月站在那里,听着连诀的步子慢慢走远,她身子一软,靠着门坐了下来。“大小姐……您怎么了?”青黛忙走了过来。连似月缓缓抬起头来,问道,“诀儿喜欢我,青黛,你之前知道吗?”青黛摇头,道,“奴婢只是历来觉得,少爷对大小姐特别好,事事都先想着大小姐,饶是老爷和夫人在他心目中也远远不如大小姐重要,奴婢以为这是姐弟之情,倒从未往别处想。”“……”连似月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大小姐,刚才对少爷会不会……会不会太狠心了一些,要不要待食物熟了,奴婢给少爷送一些过去。”青黛轻声问道。连似月摇头,道,“不用了,我与他没有可能,不要再做令他误会的事。”“是。”青黛点头,虽然觉得诀少爷可怜,可是……大小姐决定的事,没有人能够改变,相信这也是对诀少爷好的决定。“现在,该去找另外一个人了。”连似月蓦地睁开眼睛,那眼中闪过一抹冷意,道。“大小姐是说三小姐吗?刚才,奴婢看到老爷和老夫人已经去清泉院了。”青黛搀扶着连似月站了起来,说道。“走!”连似月让青黛推开门,走了进去。*清泉院。“国公爷和小侯爷被罚三年俸禄,明日还要上相府门口向大小姐负荆请罪,另外……”孙嬷嬷看了脸色苍白的连诗雅一眼,道,“大小姐被封了一品容和县主。”“什么……”连诗雅听罢,身子一软,一阵头昏目眩,“她,她现在是一品县主?一品?”“是。”孙嬷嬷今日亲眼见识了这位被萧氏形容为洪水猛兽的大小姐的厉害,居然有本事斗倒了他们堂堂的国公爷,不由地心头掠过一阵寒意。连诗雅望着院中的景物,没来由的浑身一阵颤抖,她突然怕的脚下一软,摔倒在地。“三小姐!”孙嬷嬷忙快步走了过来。“孙嬷嬷,孙嬷嬷,你看我们这里是不是有妖怪,那妖怪是不是连似月派过来的?”连诗雅睁大了惊恐的眼睛,望着院中的影子。“三小姐……”“啪!”突然,连诗雅又发了怒,狠狠一个耳光扇在了孙嬷嬷的脸上,怒骂道,“老东西,你先前怎么和我说的,你说只要我听你的话行事,连似月今天就会原形毕露,我就能重新变回从前的连诗雅,可是……可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三小姐……”孙嬷嬷紧紧捂着被打的脸,脸色涨的通红。“你快去,你快去,替我杀了连似月,快去啊!”连诗雅拉扯着孙嬷嬷的衣裳,将她往屋子外推。“该死的人,是你!”正在这时候,只听到清泉院的门猛地一响,一个震怒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连诗雅吓了一大跳,一转身,便看到连母和连延庆走了进来,身后还有连家二爷,三爷,二夫人,三夫人,及一群婆子和丫鬟,一个一个朝她走了过来。“父亲,父亲饶命,父亲饶命啊,女儿知道错了!”连诗雅吓得花容失色,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头上唯一的饰品全掉了,头发散乱,狼狈不堪。“哼!你知错?”连延庆快步走了过来,狠看了她一眼,抬起脚,狠狠一脚踹在她的脸上,力道之大,活生生将连诗雅踢飞了,她闷哼一声,倒在地上,嘴角流出血来,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父,父亲……”“……”孙嬷嬷从未见过连延庆这般震怒的神情,吓得忙跪在地上。“祖,祖母……”连诗雅带着惊恐的目光看向连母,“孙女,孙女真的知道错了。”而连母只是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她,紧抿着唇,带着一脸怒气,一句话也不说。而连延庆还不解气,怒道,“连天,拿鞭子来,本相今日要亲自用家法惩治这个祸害!”“不,不要,不要……”连诗雅忍受着脸上传来的疼痛,看着连延庆手里举着手臂粗的鞭子一步一步地向她走近,她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用手撑着地面,一步一步地后退。“啪!”连延庆高高举起鞭子,发泄一般,狠狠地抽在连诗雅的身上——“啊!”这一鞭子下去,连诗雅发出一个惨绝人寰的叫声,只见她手上,脸上的皮被抽破,一条深深的血痕出现了肌肤上。然而,连延庆并未解恨,继续扬起鞭子,一下一下,狠抽在她的身上,她在地上直打滚,嚎哭,尖叫,很快身体便被抽的鲜血淋淋——“救命,救命啊……娘,救我,救我,我要被打死了……”她尖叫着,想要躲起来,但是连延庆抽红了眼睛,她根本躲闪不解。围观的叔伯婶娘,个个冷着眼睛看着这个差点毁了连家的人,连同丫鬟婆子,没有一个人上前为她说一句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