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四五章 太后宽恕
    凤云峥蓦地停下了脚步,目光看向前方,眼中闪过一抹思绪,道,“余下的事情你来打理,本王进宫一趟。”“是,卑职遵命。”进了宫,凤云峥直接到了梦华宫,良贵妃说她也正打算差人传他进宫来。“母妃,嘉裕郡王此番前来京都为向皇上求娶妻子,父皇可曾向您透露过候选名册?”凤云峥问道。良贵妃轻皱眉,摇头,道,“母妃也想知道,还特意去了荣元殿一趟,但是此番你父皇咬的很紧,未曾透露过名册内容。”按照前世来说,再过三年左右父皇就该下令削藩了,届时萧振海将成为削藩的主力,也因为此,萧振海成了权倾朝野的武将,萧家盛极一时,萧振海与凤千越暗中达成协议,助凤千越登上了皇位——其中协议的内容定包括了杀死连似月,令连诗雅当皇后这一点。“这些年,三藩的开支庞大,每年朝廷的收入约为一千一百万两白银,而拨给三藩的就高达五百七十多万两,特别是安平王吕尚,他近几年连年与缅甸人开战,朝廷需不断补给。如今,三藩各拥重病,占据数省,已经对皇权形成了一定的威胁,早晚有一天父皇不会任由这个局面进行下去,不过,父皇虽有撤藩之意,但刚刚结束与大辽战事不久,国库亏损严重,所以现在还不敢贸然行动,必定会厚待吕敬尧,以令安平王放松警惕,所以,这次吕敬尧无论提出求娶谁,都会满足的。”凤云峥道,声音沉静。“峥儿,如果那嘉裕郡王求娶的是连家的嫡女,要怎么办?”良贵妃眼底透出一丝担忧,“母妃估计,她也在候选名册上,因为无论是身份还是年纪,都是符合的,我总觉得此番嘉裕郡王求娶不是那么简单。”“萧家定会参加这次给吕敬尧的赐婚,萧振海不会白白放过这次机会的。”凤云峥笃定地道。“三日后,皇上会在宫里办一个宴会欢迎嘉裕郡王,以示对安平王的重视,母妃估摸着,表面是宴会,实则是一个相亲宴,候选名册上的公主和贵女都会出席,就看吕敬尧合意哪一个了,若皇上也觉得合适,就要下旨赐婚了。”良贵妃心中多了担忧,神情便凝重起来,她拉着凤云峥的手,道,“峥儿,母妃希望你这辈子能和自己喜欢的人成亲,母妃看得出来,你对连家的女儿有意,可若她被赐婚吕敬尧,你们……这辈子就没有可能了。”“母妃。”凤云峥紧握着良贵妃的手,道,“莫为孩儿担心,孩儿自有分寸。”“峥儿,你万事小心些,我看你父皇不知是不是丹药吃的过多的原因,脾性总有些燥郁。”良贵妃还是不放心。“孩儿已经被赶出过金銮殿一次了,这回会加倍小心的,母妃,孩儿不会让你我再重蹈覆辙。”凤云峥道。又说了约莫半个时辰的话后,他才离开梦华宫,出宫的时候,则恰好遇到了萧家的轿子,只见,那萧夫人和萧柔从轿子上下来,一眼看到凤云峥,便躬身拘礼,道:“见过九殿下。”凤云峥道,“国公夫人请起。”“多谢殿下。”萧夫人起身,脸上并无多余表情,倒是萧柔,看他的时候眼神带着些怨气,那拳头握的紧紧的。凤云峥嘴唇微扬,毫不在意,权当没有看到,转身迈着步子,一袭锦衣,翩翩离去,带起一缕清风——萧柔咬着牙,道,“我记得九殿下素来温文尔雅,与世无争,从前也不过是废太子身边的一个附庸,自从和连似月那个贱人搅浑在一起,就处处维护她,打压我的四殿下,刚刚九殿下看我一眼,竟让我感到一阵寒意,我真恨不得这对贱人双双死去。”萧夫人微皱眉道,“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别忘了我们今天奉你父亲去寿宁宫的目的。”被萧夫人一提醒,萧柔才将脸上恨意敛去,在婆子的搀扶下,一路缓慢地跛到了寿宁宫请安。太后正在她的花圃中修剪花枝,萧夫人见过她后,便将新得的几株罕见的花献上,有魏紫,赵粉,姚黄,洛阳红等,这些花株株怒放,颇得太后的喜欢,萧夫人就在一旁帮忙递着剪花枝的剪刀,萧柔用一条腿站立着,默默地收拾着剪下来的残枝败花。萧柔看着看着,突然手握着一朵半枯萎的花,低头嘤嘤哭泣起来。太后一顿,问道,“萧柔,好端端的,你突然哭什么?莫不是委屈着你了。”萧柔抽抽搭搭道,“臣女看这些娇艳美丽的花,再看看我手中这枯萎的话,便想到了自己,原本臣女也如这花一般可供人赏心悦目,可如今,缺了一条腿,就好比太后娘娘剪掉丢弃一旁的残枝,只待慢慢枯萎,被人遗忘,这样苟延残喘地活着又有什么意思……”说着,又伤心地抹了一把眼泪。太后放下手中剪刀,道,“你们今日前来,是要为千越求情的吧。”萧柔一听,忙用仅剩的一条腿跪下,道,“太后娘娘,柔儿残缺,无人敢要,阴错阳差的四殿下要了臣女,他是臣女唯一的光,唯一的希望,如果四殿下有什么事,臣女再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求求太后娘娘,请皇上将四殿下放了吧,他已被关了一个多月,惩罚也该够了。”太后抿唇不语。“柔儿,太后面前,不得无礼!”萧夫人迅速地看了太后一眼,道,“太后,柔儿她实在不懂事,请您宽恕。”“母亲,柔儿实在委屈,您就让我说吧。太后娘娘,要说这事也非四殿下一人的错,说来说去也是那连似月掀起的,游船一向好好的,怎偏她上船就出了事,皇上还受了伤,虽说没有证据证明是她所为,可也与她脱不了干系的……”太后一听连似月的名字,眼底不禁闪过一抹不悦,上一回吩咐文嬷嬷将她毒死,竟然被她死里逃生了,虽最终打消了赐死她的念头,但她对这连似月却并没有什么好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