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四七章 来者何人
    他抬脚走了出去,仿佛这世界上从未有过这个女子一般。连似月,凤云峥,我凤千越怎会如此轻易被打倒!*四殿下被释放的消息传到连似月耳朵里的时候,她刚刚从福安院出来,如今,大夫人已经孕有四个多月,目前胎像平稳,各方面都好。当冷眉说完凤千越的事时,她脸上却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只道:“迟早的事。”凤千越,是一条九头蛇,一只九命猫,他当然不会这么快就死去。他现在出来了,那么是该进行下一步了——“连诗雅在牲口棚那边如何了?”“起初因为受了伤,没力气哭闹,后来身子好了些,便日日嚎哭,咒骂,说自己本是县主,沦落到那一步都是大小姐害的,她做鬼都不会放过大小姐。不过因为大小姐吩咐了,不让任何人与她说话,那两个看守的奴才便不管她怎么哭怎么喊都不应,她便像疯了一下在牲口圈里跑,结果惹怒了那些牲畜,差点将她踢死,若不是念着大小姐说要保住她的命两个奴才才救了,就该被猪踩死了。”青黛将在牲口砰那边见到的情形详细地说与连似月听了。“脸上的伤如何?”连似月再问道。“没有给药,牲口棚又脏又臭,粪便泥土地粘在上头,那两个奴才说她那伤口一直是反反复复地溃烂发出臭味,有一次还在脸上发现了几条白色的蛆虫在上面蠕动,现在伤口几乎扩大到半张脸了,怕是以后都好不了了。”青黛道。“保住她的命就行,其他的就不用管,她现在可得好好活着,还不能死。”连似月轻笑一声,捏着手中帕子,吩咐道,她绝不会对连诗雅有任何的心慈手软!“是,奴婢会吩咐下去的。”“少爷呢?”连似月突然想起,自那日与连诀说了狠话之后,就再也没见过连诀了。“这……奴婢也没看到过。”“噢……”连似月轻轻应道,她目光看向文华院的方向,唇角微微露出一丝苦涩。长春宫,萧瑟,清冷。“小鹿,小鹿,你多吃点,长的又高又壮的才好。”十一公主凤令月自从寿宴风波回到长春宫后,当日便脱下了那一身华服,重新穿上了粗布衣裳,每日做着粗活,尽心尽力照顾身子越来越差的皇后。而喂食小鹿,则是她,,,,,每日唯一的乐趣了。只是,想起连诀来,她还是会忍不住心酸,偶尔也会将腰间那块只留下一半的双鱼玉佩拿出来看着,发上半天的呆。“小鹿,这些是我刚刚摘来的新鲜树叶子,吃吧,吃完还有呢。”她笑眯眯地看着吃的香甜的小鹿,道。这时候,她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这脚步声,好生熟悉,难道是……她手中抓着树枝,猛地回头——果然见连诀正站在她的面前,一袭锦袍,翩翩如玉。“公主。”连诀唤道,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你怎么会来?”十一公主完全没想过还会在宫里见到连诀,她以为在相府父皇明确赐婚后,连诀会避嫌的。连诀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接过她手中的一串树枝,去喂这小鹿,道,“它都长这么大了。”这小鹿眼睛咕噜噜转,张嘴咬住了连诀手里新鲜的嫩叶。十一公主高兴极了,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道,“你看它,还认得你呢,好神奇呀。”十一公主看着小鹿,抚摸着小鹿的头,而连诀却看着她,她又穿上了粗布衣裳,那抚摸着小鹿的手背上,有好几道痕迹,看来,是每日做粗重的活给刮到的。“咳咳咳……”这时候,殿内传来一阵咳嗽的声音,里面传来一个憔悴的声音,“令月儿,谁来了?咱们这地方,还有谁会来?”“我母后醒了!”十一公主压低声音,准备进去。“让那人进来和本宫说说话。”十一公主才抬脚,便听到皇后说道。十一公主回头看连诀,连诀道,“我去见见皇后娘娘。”连诀随十一公主走到皇后的面前,她正躺在一个矮榻上,身上盖着一层薄被,日渐加深的病痛和久不见天日的折磨,这位正宫娘娘的身上已经看不到半点贵为皇后的影子,她面容苍白而瘦削,一双灰蒙蒙的眼睛盯着面前的连诀,突然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动容,低沉而热切地唤道:“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连诀一愣,单脚屈膝,道,“拜见皇后。”十一公主忙说道,“母后,你在说谁回来了?这是连诀,相府的嫡子,你是不是看错人了?”皇后却不理会十一公主的话,自顾盯着连诀的脸,喃喃地道,“真像啊,第一次远远见着你就觉得像了,现在近看,更像了。”连诀的脸上浮现一抹疑惑,和十一公主对视了一眼,十一公主不解,问道,“母后,你在说什么,什么像,像谁呢?”“他真像我十几年前只见过一面的那个人。”皇后说着,捂着心口,用力地咳嗽了两声,声音粗哑。十一公主不知道皇后在说什么,她只道她病了时而说些胡话,便小声对连诀道,“连诀,母后病了,怕是把你当做旁的什么人了。”“令月儿,本宫的耳朵清醒的很,你说什么我都听得清清楚楚的,本宫没有病坏脑子。”皇后缓慢地抬起手,朝连诀伸了过去。连诀迟疑片刻,才抬起手自己的手来,皇后一把便握住了他的手,仔细地反复地看着他的脸,良久,叹了口气,道,“若是他没有死,也和你一般大了?”“不知娘娘所说的人是谁?”连诀问道。“呵呵,不提也罢。”皇后却笑了,笑中有几分凄凉。十一公主在旁看着皇后,百思不得其解,今天的母后怎么和往日格外不一样。“我记得你和令月儿是同年的,不知你是哪一日生的?”皇后又问连诀。“正月初六,听我母亲说,那天下着大雪。”连诀想了想,道。“原来你和令月儿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生的,这倒巧了。”皇后笑道,“那天的雪,确实下的很大,整个皇宫里一片白茫茫的,我是早上发作的,一直到了晚上才将孩子生下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