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五三章 如此惨状
    夜风靠近冷眉的耳旁,小声说道,“你看咱们殿下,交代的清清楚楚的,像不像那种特别惧内的人?”(惧内:怕老婆)冷眉瞪了他一眼,他连忙捂住了嘴巴。“冷眉先护送大小姐回相府,本王先去吕敬尧那边。”凤云峥吩咐道。“是。”冷眉拱手,颔首道。凤云峥转身上了另一辆马车,夜风跳下马车,又顿了下来,他转身,看着冷眉,安慰道,“今天的事,你无须太过自责,毕竟你伤了四殿下,我才能这么快找到你们,你已经尽力了。”“冷血盟的杀手不讲是否尽力,只将是否完美的完成任务!我不需要任何安慰!”冷眉扬起马鞭,甩在马身上,马车启动。夜风看着她远去的身影,摇了摇头,道,“她早忘了自己是个女人。”马车继续往相府的方向行驶,一路往相府——一路上,连似月的眉心微微皱着,今日凤千越带走她的事,自然是不能声张的,否则传了出去,对她并不好,她知道凤千越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无所顾忌!她紧紧捏着手中的帕子,眼底冷意蓦然间凝重,她狠狠地道,“凤千越,你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她可不是前一世的小绵羊,人人拿捏,她现在,锱铢必较,睚眦必报,今天掳走她的账,定要好好算一会,叫他后悔莫及。“冷眉,去牲畜棚看看三小姐去。”她吩咐道。“是,大小姐。”冷眉得令,调转马头,往京郊的牲口棚那里去。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才到了牲口棚,这里面养着的牲畜都是供连家食用的,远远的,便问道一股难闻的粪便的味道。青黛忙拿了帕子,上前,遮着连似月的鼻子,绑在脑后,道,“大小姐这儿好臭,您遮一遮吧。”“好。”连似月点头。这边,两个负责看管连诗雅的家奴见到连似月便连忙小跑着过来,跪在地上,道,“大小姐,您来了。”连似月目光往这牲口棚里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连诗雅的身影。“三小姐哪儿去了?”青黛问道。“三小姐哭喊了一上午,这会……趴在那边不肯起来,还说,还说要杀了奴婢两个。”那说话的家奴战战兢兢着道。“我去看看。”连似月道。“大小姐这里面太脏了,要不,您在这里等着,奴才两个将三小姐抬过来便是。”两个家奴见连似月穿着考究,想着也是娇生惯养的,怎么会忍受得了牲口棚里那熏天的臭气。但是,连似月却说道,“无碍,这点脏污不碍事的。”说着,便眉头也不眨一下,就踩在地上的牛粪猪粪上面,在家奴的引路下,镇定地往里面走去,奴才心里暗暗吃惊——这大小姐居然一点都不介意这些脏臭的粪便,想起那三小姐刚来的时候,踩到这些脏污可是吓得大哭大叫的,一开始还死活不肯进去呢。他们怎么会知道,连似月当然不介意这些脏臭啊,她前一世的最后一段时光可是在这里度过的,她对这里的味道非常熟悉,熟悉到好像昨天才刚刚来过一样。“大小姐,三小姐就在那里了!”家奴停下脚步,指着前面,道。连似月抬眼看了过去,只见那长食槽旁边的禾苗干草中躺着一个近乎黑乎乎的身影,她的身旁还躺着一头猪,猪正在拱着食槽里的猪食,那猪食从食槽里。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还是被吓瘫痪了一般,连诗雅竟不知道有人来了,她像只猪一样背对着他们躺在地上,她一半脸是脏兮兮的,已经看不到肉色。另一半烂了的脸还流着黄色的脓,有一只黑色的大苍蝇正停在上面。连似月冷眼看着,心里没有一丝的感情——谁能相信,这就是当年京都的大美人,号称赛观音的连家三小姐连诗雅?连诗雅兴许是觉得痒,于是用那只脏兮兮,有如黑猪蹄一般的手抓了烂脸一把,顿时,脸又被抓烂了一块,一坨黄色的脓水当即流了出来。“呕……”青黛见了,顿时感动好恶心,一阵反胃,连忙转过身去,连眼泪都恶心出来了。“谁?”连诗雅这才听到了动静,她猛地转过身,坐了起来,呆呆地看着前面的人影,她的眼皮上蒙了一层厚厚的污垢,一下子没有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来。“大小姐来了,这可是县主,你还不快快跪下!”“连似月?”连诗雅一听这个她恨了千千万万遍的名字,猛地站了起来,眼睛狠狠地盯着面前的人——她的样子十分可怕,丑陋!头发仿佛癞子,头上有一块,没一块,发黄的眼珠子,在一张又脏又烂的脸上鼓起,那左边的脸几乎已经全烂了,仔细一看。身上的衣裳已经脏到看不出任何颜色,一层厚厚的污垢附在上面,散发出阵阵熏人的臭气。“三妹,我来了。”连似月看着面前的人,脑海中浮现出前一世,她自己被做成个人彘,躺在牲口棚里,连诗雅则凤冠霞帔地来看她的情形来了。只是现在,角色换了。“连似月!我要杀了你!”连诗雅突然像是一直疯狗一般,猛地朝连似月身上扑了过来,双手作势要掐连似月的脖子。然而,冷眉眼疾手快,迅速地上前,猛地一脚利落地踢了出去,狠狠地踢在连诗雅的肩膀上,她整个人被踢飞了,砰的一声,掉在了猪粪坑旁边,整张脸都浸在黑色的脏水里面!“大小姐,您没吓到吧。”青黛忙上前,搀扶住连似月,道。“无碍。”她一点事都没有,连诗雅根本近不了她的身。连诗雅在粪坑边挣扎着,又吃了两口污水,呛的整个人快要背过去,她好不容易翻过身来,可是她的脚本来就跛了,现在又撞到地上,她根本就爬不起起来。她翻过身,直勾勾地瞪着眼前干干净净的连似月,嘴里骂道,“连似月,你这个贱人,烂人,恶魔,禽兽!你这么狠,你死的时候,你会下十八层地狱的!你不得好死,你永世不得超生,阎王会替我剥你的皮,拔你的舌头,抽你的血,拆你的骨!你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诅咒你,我要日日夜夜地诅咒你!”连诗雅将能想到的恶毒的咒骂全部都对着连似月骂了一遍。“闭嘴!县主面前,岂容你放肆,还不快快跪下!”两个家奴忙走了过去,一人踩住她的背,啐了一口,骂道。“滚开!贱奴才,滚开!你们现在讨好她,她有多狠你们看不到吗?她与我是亲姐妹都这么对我,你们以为……你们能有什么好结果吗?哈哈,哈哈哈哈……”连诗雅突然像是疯了一般,大声地狂笑。“连似月,你现在一定很得意吧,你把我的全部都抢走了,你还夺走了我的美貌,你一定很得意吧!但是我告诉你,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会放过你!就算我死了,还有别的人,我舅舅,徐贤妃,太后,她们都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所以,你打败了我有什么用,你能打败全世界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