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七三章 追查真凶
    。但是,连昭仪是她的姑母,十三公主则是嫡亲的表妹,这两人与连家唇齿相依,她怎么反而来帮令月儿?她想做什么?萧河目光中闪过一抹疑虑。“萧河,你有何线索?”凤云峥问道。萧河稍顿,回过神来,道,“是,我有一些线索。”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会和连似月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此事若是被父亲知道,恐怕杀了他的心都会有。“你有何线索?”凤云峥问,“我刚刚调查发现,这次回宫后,给十三公主诊治的是梁太医,而且,这最近两个月以来,仪秀宫都是梁太医在看诊,这个梁太医很有问题,我怀疑此次十三公主药膳里的干雪蛤和干贝和他有关。”接着,萧河将那日不小心看到凤瑭瑶如何吩咐梁太医陷害凤令月的情形说了一遍。“这么说来,这梁太医确实大有问题,否则,也未免太巧合了一些。”良贵妃若有所思,道。“世间甚少无缘无故的巧合,更多是处心积虑的阴谋。”连似月道。再等了一会,荣太医将近两个月内,太医院出出进进的药材清单抱了过来,厚厚地一沓。“荣太医,此番要你诸多配合了,此事还得务必暂时保密。”良贵妃吩咐道。“娘娘,这是卑职的职责所在,倘若太医院真出了什么作奸犯科之人,卑职一定严查到底,揪出害群之马。”荣太医一脸正直,道。“我们先将这两个月内的清单过一遍,看看干雪蛤和干贝的清楚情况吧。”连似月站了起来,将所有的清单分成了几分,各人看一份。当她要伸手去拿其中一叠的时候,萧河也恰好伸手过来拿这一叠,两人同时抬手,最终萧河将手缩了回去,拿起另外一叠,而连似月则脸色平静地拿过折叠开始翻阅。在这些清单的记录中,干雪蛤和干贝的使用频率还算比较高,大多用来滋阴补虚。他们将目标锁定在梁太医的药材使用记录上,果然发现他曾在四日前有使用干雪蛤和干贝的记录,只不过标注显示,他所取的这些是给李美人做药方使用的,而仪秀宫方面,这个月内并没有任何使用这两味药材的记录。“我发现这清单上有个可疑之处,连昭仪在这个月之前,每个月都会用干贝熬滋补汤,一个月五回左右,而这个月却一次都没有,一直在吃的东西,却突然不吃了,这是为什么?”连似月放下手中厚厚的清单,说道。凤云峥点头,道,“你的发现很有道理,没有记录显示连昭仪不能继续使用干贝,现在却一个月没有吃过,这显然是在刻意回避嫌疑。”“但是,这都只是猜测,并不能直接证明干雪蛤和干贝和十三公主自己有关。”萧河提出问题的关键所在。顿时,众人有些沉默。片刻后,凤云峥问道,“荣太医,还能否找到当初梁太医给李美人写的药方,本王要看看,她的药方上梁太医开的干贝份量是多少。”连似月一听凤云峥的话,也顿时就明白了过来——“我懂了,殿下的意思是,只要看看李美人的药方上所写的干贝的份量,和当日梁太医从太医院支出的干贝,是不是一致就可以了!如果药方上写着5克,而实际支出多余5克的话,那就能说明问题了!”“九殿下英明!”荣太医顿时眼前一亮,他紧接着又去找李美人的药单子,可偏巧的是,这药单子找不到了,太医院载有梁太医弄丢药单子的记录,与李美人药方一同丢失的,还有当日其他几张由梁太医丢失的单子。“这一定是他故意弄丢了!”萧河一圈闷砸在桌子上,“弄丢子药单子,最多罚俸禄,却掩盖了害人的事实。”因为找不到药单子,线索就突然间这么断了,众人皱眉,沉默不语。“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只是他是一个人,就会有弱点,就会犯错误,再仔细想想,定能找到突破口的。”连似月握紧了手中的清单,说道。“直接从梁太医身上下手吧,被动等待,不如主动出击。”凤云峥下了决心,说道。“我去找他!”萧河握紧了拳头,即刻说道,他迫不及待地想为凤令月找回清白,*太医院。快散职(下班)之时,梁太医摸了摸沉甸甸的袖子,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这连昭仪和十三公主真真阔气,回回赏他的都份量十足,给她们办事,他这大半年得了不少好处,才在郊区置了一座宅子。“梁太医,何故如此喜气洋洋啊。”这时候,何太医和李太医从外面走了进来,恰好逮住了梁太医喜不自胜的模样。梁太医忙将银子往袖口了塞了塞,道,“没事,没事。”何李两位太医却不放过他,走到他的桌前,凑近了,道,“瞧你这沉甸甸的袖子,定是得了不少赏银了,恰好你置办了新宅子,不如就今天请我们喝酒庆贺一番吧。”梁太医忙捂紧了袖口,道,“喝酒当然可以,不过,我这袖子,你们可别惦记了,哈哈哈。”他心情十足的好。“那出宫后,聚贤楼走着。”李太医扬声道。“可以,不过,两位哥哥,可别再招呼其他人了,小弟怕是不够银两了。”梁太医连连求饶道。京都,聚贤楼。何李梁三人要了一个雅间,叫好了酒菜,何李二人一直对梁太医说着奉承话,不停地给他敬酒。刚开始的时候,梁太医还怕喝多了酒说漏什么话,于是再三推脱,可两杯酒下肚后就停不下来了,而且,这酒的度数似乎特别高,两三倍下肚,就酒酣耳热的。此刻,对面的雅间内,一个双手环胸的黑色锦袍的男子,那双分外冰冷的目光,正盯紧了梁太医,唇角带着一抹肃杀之意。这时候,店小二躬身战战兢兢地走了进来,弓着身站在他的面前,道,“小侯爷,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办好了。”萧河冷着脸,从怀中掏出一锭金子丢到小二的手里,道,“出去,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