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七六章 什么意思
    当凤瑭瑶看清楚那为凤令月喊冤的人时,她猛的站了起来——“萧河!”怎么会是他?只见,萧河一袭浅紫色锦袍,裹着颀长神曲,那双深邃的眼眸在踏入荣元殿的时候看了凤令月一眼,。凤令月见到他,脸上也露出了十分震惊的目光,他真的来了?萧河径自走到皇帝面前。周成帝皱眉,道,“萧河,你又来干什么?别以为朕将令月儿指给了你,你就有权对朕惩罚女儿的事说三道四。”“皇上,末将万万不敢!末将只是不愿好人蒙冤,坏人逍遥。”萧河的话一出,连昭仪和凤瑭瑶心头一紧,尤其是凤瑭瑶,她心里头一阵酸意——明明她是哮喘复发的那个人,明明她难受了几天,可萧河却对她没有半点关心,只为凤令月奔波劳碌,好歹他也教过她好长一段时间的剑术,她还以为他们之间因此有了一些情谊,却没想到,他仍旧把她当做陌生人。她眼圈有些泛红,问道,“天宝大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然而,萧河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径自和周成帝说道,“皇上,请允许末将证明此事与十一公主没有关系。”周成帝用打探的目光看着萧河,道,“好,朕答应你,让你证明,不过,若你不能证明令月儿是冤枉的,朕饿要治你擅闯荣元殿之罪。”“萧河……”听到皇帝这么说,凤令月心头一紧,担心地道。但是萧河向她摇了摇头,示意她放心,并向周成帝道,“萧河愿意接受皇上的条件,若我不能证明十一公主是清白的,末将愿意在荣元殿前领受一百大板子。”凤瑭瑶一听,整个人一震,他竟愿意承受擅闯荣元殿的罪责,也要为十一姐姐伸冤?虽然他是大大将军,可是一百板子,也足以要去他大半条命了。他就这么在乎她吗?“好,那朕允了。”周成帝道。“请荣太医进来。”萧河一声令下,便见荣太医弓腰走了进来,跪在殿前,道:“卑职拜见皇上。”“萧河,到底怎么回事,朕倒要听你说说。”周成帝道。“皇上,那一日十三公主药膳中的干雪蛤和干贝,末将把它们都捡了回来。”萧河说着,将用纸包着的,前两日从那药渣中拣出的两味药,道,“末将请太医院的荣太医看了,他说个品种的干雪蛤和干贝非常稀少珍贵,寻常的地方找不到,只有宫里才有。”“是的,皇上,小侯爷说的极是,这药膳里夹杂的干雪蛤和干贝确实是从太医院出去的。”荣太医在一旁证实萧河所说为真。“太医院每一味药材的进出都会有详细的记录,而据末将所知。这么珍贵的药材,自从皇后娘娘的事发生之后,长春宫再也没有用过了。”萧河示意荣太医将相关的近两个多月的药材进出清单上呈周成帝,“末将请荣太医在上面做了详细的记录,方便皇上查阅。”连昭仪和凤瑭瑶看到这厚厚的一叠清单,顿时脸色煞白,凤瑭瑶万万没有想到,萧河这种战场上的武将,居然会有这么缜密的心思,居然去查阅了药材清单。周成帝一页一页看着面前整理好的清单,又看了凤令月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道:“从这些清单记录的所看,这些日子长春宫确实没有用过干雪蛤和干贝的记录。”“既然,十一公主拿不到干雪蛤和干贝,那十三公主药膳中的这两位药材,显然和她没有关系。”萧河说道。“是的,我从来没有拿过这两个药,十三妹妹药膳中的干雪蛤和干贝和我没有什么,我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这种药和哮喘有什么关系。”凤令月本抱着被父皇罚就罚的破罐破摔的心态,反正她也证明不了自己的清白,现在萧河却拿出了证据,她也急忙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是,即使是这样,也不能证明这干雪蛤和干贝就和你没有关系,兴许,你是从别的什么地方拿来的呢。”连昭仪看了看皇帝,发现他似乎开始动摇,便忙说道。“对,母妃说的极是,虽然我不愿意相信十一姐姐会害我,但是天宝大将军和荣太医的证据,也不能直接证明这事和十一姐姐没有关系,诚如我母妃所说,兴许,兴许这两样东西是从别处得来的,也说不定。”凤瑭瑶既极力做出自己并不想冤枉凤令月的样子,又暗暗地指向凤令月的可疑之处。萧河看向凤瑭瑶,目光中的奚落和冷意凤瑭瑶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她手心一紧——萧河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她?这眼神是什么意思?为何让她感到如此不安。“这个问题,十三公主提的好啊!不如,再叫另外一个人进来回答公主这个问题吧。”萧河唇角闪过一抹讥讽的笑意。“还有人?”周成帝眉头轻皱。“将梁太医带上来!”萧河再次命令道。什么?梁太医?连昭仪和凤瑭瑶猛地朝殿门口看过去,只见那梁太医低着头,走了进来,两人心头猛地一惊,脸色一阵发白,背脊升起的一股凉意浸透全身。怎么萧河把他也带来了,难道,难道梁太医也被查出来了吗?……两人开始感到隐隐的不安。梁太医进了荣元殿,目光闪过连昭仪和凤瑭瑶的身上,然后低头跪了下去——“卑,卑职叩见皇上。”“皇上,末将查到十三公主药膳中的干雪蛤和干贝就是这梁太医搞的鬼。”萧河利剑般的目光看向梁太医,几乎要将他的身体剖开!梁太医一听,猛地直起身来,急忙摆手,道,“皇上,卑职不知道天宝大将军在说什么,这,这干雪蛤和干贝怎么会和卑职有关系?皇上也知道,卑职为十三公主看医已经好些年的时间了,卑职要害十三公主的话,早就害了,何必等到现在。”周成帝点头,道,“没错,梁太医一直为瑭瑶儿看医,他若害瑭瑶儿,不是摆明了自寻死路吗?”“梁太医当然不会自寻死路,可若是有人指使他,从而达到诬害十一公主的目的呢?”萧河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