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七七九章 不再留你
    她走到灵玉的面前,道,“你还好吗?”这一句话,带着深深的感情和思念。“嗯。”她点头,眼底泛起泪意,动情地说道,“我很好,谢谢你来看我,我很高兴,也很快乐。我每日念经吃斋跟着师父敲木鱼,无人打扰,十分清静,只是,师父说我敲木鱼的时候不专心,敲的不好,便罚我来这里收拾药材了。”“阿月,我们去那边坐一坐吧。”连似月拉着她,一块走到树下,就坐在了树旁的岸上,两人面对面而坐,那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在她们二人的身上,在衣裙上落下斑驳的点点光辉。连似月拉着她的手放在掌中,摊开手心看——那原本如羊脂玉一般顺滑的小手,竟有了一层厚厚的茧,看来她在这的日子,过得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清苦一些。人生之大起大落,除了她,大约就是这令月儿了。她不禁轻轻抚过这粗糙的老茧,道,“难为你了。”灵玉手缩了缩,道,“以前有个算命的,看我的手相,却不懂得说逢迎的话,他说我掌纹凌乱,模糊不清,虽为金枝玉叶之身,却没有金枝玉叶之命,当时,端文皇后勃然大怒,打了那道士三十板子要他改口,谁知那道士竟也有一番傲骨,死也不肯改口,还要端文皇后早早为我安排后路,以免祸事缠身,端文皇后一怒之下将那道士杀了,她自己也气病了,我当时不懂,心道这狗屁道士真会胡说。现在看来,那道士说的都是对的。所以,连似月,你不要为我担心,一切不过是命中注定罢了。我这在虽比不上宫里的锦衣玉食,但胜在安心自在。”连似月微叹了口气,说道:“上次一别,已数月有余,那一回在宫里,偶然见你一身青衣,剃发为尼,我着实惊讶,真想不到,当时那个到处追着找我算账的小公主,成了一个慈悲为怀的小尼姑,那眼底还真是满满出家人的怜悯之意。”“可不是吗?我们还从死对头,成了好朋友呢。谁能想到呢?我当时气的要杀你。”灵玉笑着道。连似月也笑了,“我当时看着你,心里就在想,这个小公主,虚张声势罢了,看她那双眼睛,分明皎洁又天真,看着一点都不似一个恶人,我连似月权且与她玩耍一耍吧。”“什么啊?原来你当时是这么想的!”灵玉听了,一下子就生气了的样子。“噗嗤。”连似月忍不住笑了,“我一直是这么想的,怕说出来伤了你,才闭嘴不说。”“哼!你真是狡猾,亏我那样凶悍。”灵玉道。连似月静静地,认认真真地看着她,眼底流露出心疼,灵玉脸上的表情也慢慢凝固了,同样静静地认认真真地看着连似月,她们都明白,她们说的都是那久远的过去罢了。连似月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比起以前,她越发的瘦了,抱在怀中,瘦瘦小小的一个。灵玉安心地窝在她的怀中,靠着她,喃喃地道,“其实,你成亲的时候,我很想很想去看看,看看你穿嫁衣的样子,一定非常漂亮,再看看你被众人拥簇的样子,看看九哥哥把你娶回家的样子,看看你们拜堂拜天地的样子。连似月,如果说我对十一公主这个身份有什么贪恋,就是这个了,若我还是十一公主我就能想看你们就去看你们,能想让你们来我这就让你们来我这,不会像现在这样。所以,如果我还是十一公主,你大婚那天,我也可以和其他的公主们一块去闹你们的洞房,我还会往你们的婚床上洒枣子花生桂圆莲子,我以前见过三公主结婚,她结婚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好可惜啊,你人生最重要的时候,我没看到。”灵玉说着,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连似月轻轻抚摸着她的背,说道,“阿月,跟我回家吧,和我一起生活。”灵玉一听,微怔,从她怀中坐了起来,道,“你说什么?”“我已经与九殿下商议过了,我们都认为,你留在水月庵,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我们想接你回恒亲王府,我将你认作我的义妹。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恒亲王府养着你,你若要出嫁,也从王府出嫁,我和九殿下为你准备嫁妆,准备嫁衣,让你风风光光出嫁。”连似月将自己和凤云峥的决定告诉了令月儿。“不过,也要请你体谅,因为你和皇上曾经的关系,我们不会大肆张扬接你回去,你只能和我这般悄悄回去,你应该明白的,是不是?”听连似月这样说着,她就已经哭了。“连似月,谢谢你,谢谢你和九殿下惦记我,我知道你们为我着想,可是,我不能不为你们着想啊,我身份尴尬,去恒亲王府生活,会给你们带来很多麻烦,九殿下的志向和抱负我是知道的,他在皇上面前也需谨慎,若因为我,皇上对九殿下有了芥蒂,我的罪过就大了。真的,你们不用担心我,不要觉得我在吃苦,我在修行,我喜欢这里安宁平静的生活,你若想见我了,便来此处上香,我在这里为你念经祈福,还有,还有,我还会求菩萨保佑,你以后给九殿下生下健康可爱的孩子。”“我知道你是个能吃苦的孩子,可是,我也知道,你心有情结,并非真心修行,你只是在逃避,你害怕面对,我来,就是想你不要再逃避,不要再害怕,一切有我,有九殿下,还有……”连似月原本还想说出一个名字,但最终没有说出来。“可是,这太危险了,你们根本不知道皇上在想什么。”连似月笑道,“阿月,其实你们以为我和九殿下看中的那些全是富贵,我们未必就真的看中,所以,你不用去担忧这些事,你若不肯跟我走,我在府里日夜想念你,担心你,你说,我能好好过日子吗?你去恒亲王府,我们一起作伴,好不好?”“连似月……”灵玉的心里矛盾极了。“灵玉。”这时候,一个仙风道骨般的声音响起。一看,原来是静安师太来了,身边还有师姐灵妙。灵玉连忙站了起来,双手合十,颔首,恭恭敬敬道,“师父,您来了。”连似月也站了起来,道,“见过师太。”“王妃有礼。”静安师太恭敬地道,来人虽未报上真实身份,但看这一身行头和随行人员,便是是尊贵不凡之士了。“师父,我马上去收拾药材,下次敲木鱼我不会犯错了,收拾完药材我就去准备今晚的斋饭,我这就去。”灵玉抹了把脸上的眼泪,急忙转身准备去收药材。“不用了。”但是,静安师太却喊住了她,声音有几分清冷。“师父……”灵玉望着静安师太,眼中流露出疑惑。静安师太看了她一会,才终于开了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