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八七九章 蠢蠢欲动
    徐贤妃听了连似月所描写的症状,眼眉梢都舒展了开来,有这症状,就对了!这是流产的征兆啊!小贱人!我绝不会让凤云峥和你有孩子的!只是,在你孩子没了之前,还要去做一件事,不然只是没了孩子,对你的打击还不够!这一次,我看着你彻底的堕入地狱的深渊,尝一尝我当初被打入冷宫的滋味。想到这儿,她说道,“这样的话,那就不要去了,在此歇着,待会好一些了再去吧。”魏汝好却很着急,如果连似月不去看的话,后面的计划要怎么进行才好,她慌忙中又看了徐贤妃一眼,道,“恒亲王妃不能去看,真是太可惜了。”“不如这样吧,反正都不急着走,我们在此等一等恒亲王妃,待她舒适了一些再去吧。”徐贤妃又重新做了回去,说道。“这样也好,我们都去了,你一人在这,也会感到无趣的。”五公主也坐回了连似月的身边。连徐贤妃和五公主都坐下来了,其余人自然也不好妄自前去,都坐了下来等连似月。“这……我倒是过意不去了。不用等我了,你们去吧。”连似月脸上露出愧疚的表情来。“没事,等等而已。”魏汝好说道。呵呵,这两个人一唱一和地,就想引着她去明珠那里,心里在打什么主意呢?连那冯德妃都看出来,脸上掠过一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情来,垂首默默喝茶。过了半盏茶的时间,连似月站起身,道,“可能是早起的时候,吃了些不适宜的食物,这会顺过气来,感觉好多了,走吧,去看看那明珠去。”“我来扶你吧。”魏汝好好像怕她突然跑了似的,一个太后面前地大红人,竟然来扶她。连似月故意试图抽出手,道,“建安郡主还未出阁,我这刚怀有身孕的……”“没事,我嫂嫂有孕的时候,我天天陪着你。”说着,魏汝好便搀住了连似月的胳膊,与其余众人一块走了出去,一起到了摆放着明珠的屋子外面。“依本宫之见,还是不要一起进去,人多,怕挤着了,撞到明珠可就惨了,轮着进去吧。”徐贤妃提议道,其余众人都点头赞成。“我先去!”五公主第一次进去,一进到那明珠,便听到她的声音,“哇,这颗明珠的色泽果然非同一般啊。”她在里面磨蹭了半天都不肯出来,冯德妃都笑着催促了好几次,“五公主啊,按你这么看,这里所有的人看到天黑都看不完呢。”“来了来了。”五公主依依不舍地走了出来,她是一个明珠爱好者,公主府里大大小小的明珠有几十颗,眼看了这奇特的珍珠,自然想多瞻仰一番。接着,便是冯德妃进去了,她进去看了一圈很快就出来了。剩下的人也一一进去了。连似月是最后一个进去的,她才准备进去,魏汝好就说道,“恒亲王妃在里面久一点时间吧。”她笑了笑,不置可否。当她的脚步踏进去的时候,魏汝好终于悄然松了口气,回头一看——她的祖父魏国公正与皇子们在一起说着箭术,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连似月果然停留地久一些,比五公主还停留的久一些。五公主嚷嚷着道,“早知,我最后一个进去了。”“就属于瞻前顾后。”徐贤妃笑她,道。这时候,连似月终于姗姗走了出来,道,“魏国公敬献的明珠果然不同凡响,此乃奇物,建安郡主,见识了。”“是啊,这明珠本就是个奇物,要是还有一颗给贵妃娘娘多好,说起来,我很喜欢贵妃娘娘,真心希望她快些好起来。”魏汝好又说了一次希望有一颗给良贵妃的话。这次连似月没有说什么,而是笑了笑。“好了,都看完了, 离晚膳的时间还早,诸位自己四处走走看看吧。”徐贤妃说道。“是。”于是众人便三三俩俩地散了。而连似月则回到了刚刚太后在过的地方坐着。徐贤妃也一同走了进来,然后悄声向身边地嬷嬷交代了几句,嬷嬷便马上离开了。她看着连似月,说道,“你刚刚说身子有些不适,我让桂嬷嬷回冬熙宫给你拿一个好东西过来挂在身上。”连似月忙起身,道,“贤妃娘娘有心了。”“月儿啊,其实,本宫支开其他人,是有用意的。平日里,你也不会到本宫面前来,现在终于有了机会,本宫想好好和你说说话。”徐贤妃说道,脸色神情动容。“娘娘想说什么,说便是,月儿洗耳恭听。”连似月表面上恭顺,微微低头的时候,眼底凝结的冷意却足以冻成一块冰。“连诀的事,你还在怪本宫,是不是?”徐贤妃哀切地问道。“娘娘,是凤诀,十一殿下。”连似月更正道。“可本宫做错事的时候,是他是连诀的时候,到现在还不由地说这个名字。如今,他已经像你说地,贵为十一殿下了,过去的一切,一笔勾销,可好?”徐贤妃恳切地问道,眼底甚至闪烁着泪意。连似月脸上露出讶异的神情,“娘娘怎么会这么说?一笔勾销?”“哎。”徐贤妃重重地叹了口气,“你有所不知,其实本宫最近与烨儿之间也发生了一些不愉快,越发感觉到,我活着的意义就是烨儿,只要他好,我什么都好了。他如今奉命监国,我不想为他树敌了,而你是我们最厉害的对手,我更加不想以你为敌。所以,不知道可否冰释前嫌。”连似月听完,久久地没有说话,徐贤妃目光紧盯着她。良久,连似月抬起头来,道,“娘娘,月儿也不想树敌,九殿下还在山海关呢。”徐贤妃一听,十分高兴一般,道,“好,好,如此甚好,那我对烨儿也就好交代了,毕竟你很清楚,他最不希望地就是本宫与你之间有任何矛盾,他如果知道我们都愿意放下芥蒂,会很高兴的。”徐贤妃说着,站了起来,道,“本宫去见见烨儿,与他说一说。”她脸上地笑容更加的深了,她很清楚,她这样问,连似月是不会拒绝的。“娘娘好走。”连似月站了起来,看着徐贤妃离开了。她知道,好戏马上就要上场了!一会儿之后,魏汝好手里捧着一个东西爱不释手也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那桂嬷嬷,嘴里说道,“嬷嬷,这荷包好生精致啊,里面装的是什么?”“是我们娘娘给王妃的,安神之用。”桂嬷嬷回答道。魏汝好一听,不依了,道,“这荷包漂亮,我也想要一个,你去和姑姑说一声吧。”桂嬷嬷笑着道,“娘娘做了好几个,郡主也有的,老奴去拿了来。”“图案是和这个一样的吗?我喜欢这样的图案。”她爱不释手地抚摸着荷包上面的刺绣,问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