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五八章 撑住啊冷眉
    一行人继续往契丹境内行走,越是临近契丹,他们的行程就越发的快了。连令月的脖子上次被凤千越掐伤,涂了两天药才算好了一些,没有再流血,不过那白皙的地方还是有一个印子。连焱的病好了之后,整个人的精神也好了很多,不过仍旧是非常非常怕凤千越,只要一看到凤千越的身影,他正在笑着也会马上低下头,窝到连令月的怀里。每每这时候,连令月都会鄙夷地看凤千越一眼:只有魔鬼才会让小孩子怕成这样。这一天晚饭之后。众人坐在树下歇息片刻,并且吃干粮,连令月的目光看了看那边的冷眉,冷眉的手指在身后画了一个圈,点了一下。她机敏地看到栓在不远处树下的一匹马,顿时明白了冷眉的意思。她坐了一会之后,放在连焱身上的手轻轻掐了一下,连焱一顿,然后哇哇大哭起来。“焱儿,你怎么了?”连令月哄了连焱几句,手下还是掐了两下。连焱的哭声停不下来。连令月便抱起她,往马那边的树下走过去。“干什么?”那负责看守的杀手,拦住她,粗声粗气地问道。连令月冷冷看了他一眼,“没见焱儿哭么,他要如厕了!”那杀手才放开了手,连令月抱着焱儿往树那边走去,凤千越和梁氏淡淡看了一眼,连焱还在哭闹个不停。杀手一直跟着她到了树那边,她一点一点慢慢解开连焱的裤子,嘴里说道:“焱儿放的屁好臭哦,是不是要出恭(大便)了,好臭好臭,好恶心啊……”连令月故意无意似的描述着连焱要出恭的情形,那看着她的杀手顿时看了看手里的干粮,皱了皱眉头,一阵恶心是感觉涌上心头。杀手转过去,站在离树远了一点的位置,手捏住了鼻子。“好臭啊,咦,好恶心……”连令月一副嫌弃的口吻。这杀手实在觉得恶心,再移开了一点点,连令月则悄悄地将用连焱的裤腰带,将他绑在了他的身上。就着这时候——说时迟那时快,冷眉被绑在身后的手突然送了开来,以极快的速度,地上抓起一把沙尘往空中抛去,脚下一踢,凭着她的力道,顿时突如其来的尘土飞起,挡住了众人的视线。“抓住她,别让她跑了!”梁氏一惊,立即下令。而冷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了押着她的杀手腰间的佩剑,瞬间剑一压,这杀手的腹部立刻血流如注。凤千越立即站起身,手挥舞着面前厚厚的尘土,嘴里道,“别让她跑了。”而这看守连令月的杀手见状,下意识丢了手中干粮去杀冷眉。连令月则趁机,赶快爬上了马背,连焱则被掉在她的身上。冷眉趁着尘土未落,又早就看准了马在的方向,她飞速前来,一跃而上上了马背,坐在连令月的身上,双手握紧缰绳——“小姐,抱紧少爷,坐稳了!”她低沉而冷漠的声音在令月儿的耳边响起,顿时,让令月儿心里感到踏实了许多,她紧紧,紧紧地抱着连焱,趴在马上。也不知道是被吓坏了还是焱儿也知道他们在逃跑了,所以他竟然停止了哭声,一双小小的嫩手紧紧地抓着连令月的衣襟,一言不发。“驾!驾!”冷眉高高扬起马鞭,用力的摔在马背上,让马儿飞速地往前跑。“抓住她,杀了!”从飞扬的尘土中钻出来,梁氏狠声吓了命令。“是!”十来名杀手立即向冷眉的马追了过去。梁氏一脸焦急,如果连令月跑了,她回去没办法和小王爷交差,也是死路一条。她回头看了眼,凤千越却仍旧在不紧不慢地吃他的干粮。“殿下怎么不着急不追?”梁氏问道。凤千越慢条斯理地道,“并不关本王的事,我没有要抓令月儿也没有要抓连焱,冷眉只要不对付本王,也与本王没有冲突。”梁氏听了,心里头一顿,她知道他若觉得与他无关的事,根本不会管,和他们一起走,怕也只是为了去幽州!她牙一咬,快速地跃上马背,追着冷眉而去。冷眉,连令月,连焱骑在马背上,马风驰电掣般往前。连令月身上挂着连焱,手紧紧抱住马脖子,大气也不敢喘,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心里祈祷着——马儿跑快些,再跑快些,摆脱这些可怕的人,让我们回家去吧!那身后面追杀的杀手也没有丝毫地放松,紧紧追了上来。冷眉回头一看,眼底露出一丝冷意,那袖中的藏着的石子猛地飞了出去,打在最前面那匹马的眼睛上。顿时,马受到攻击,嘶叫一声,开始在原地狂乱蹦跳,其他冲上来的人刹不住,和这马撞在一起。顿时,有三匹马同时撞在一起,马连同人一起撞翻在地。梁氏一见,眼底一冷,没想到这个女人不发病的时候,伸手居然这么好,显然比她还要好。于是,她心里有了更加强烈地想将冷眉立刻杀掉的强烈感觉。“快!一定要杀掉这个女人!不留活口!”冷眉看到那些马倒地,脸上露出轻蔑的笑来,她再甩动马鞭,马儿更快地往前奔跑而去。连令月感觉到他们离那些人越来越远了,仍旧不敢松懈,紧紧抱着马脖子。马近乎风驰电掣般往前,往前。然而,就在这时候,冷眉突然之间觉得心脏的位置一阵绞痛,她的身形不由地一晃,握着马鞭的手一紧。她眉心一凝,咬紧了牙关,双腿更紧的夹着马肚子,手再次用力挥舞马鞭。“冷眉,你怎么了?”连令月敏锐的感觉到身后的人有些异样,急忙问道。“无碍,小姐抱稳了,待会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下马,只管往前走!”冷眉感到心脏越来越疼了,额头上开始冒汗,浑身的力气开始慢慢变小。那紧随其后的梁氏敏锐的发现冷眉的马速有变慢的趋势,她心里一喜,说道,“快,继续,不要放松,加快速度,追!这个女人可能又犯病了!哈哈……驾,驾!”她从腰间拔出锋利的刀剑来,高高举起在空中,待她追了上去,她要一剑砍下这女人的头颅。“驾!驾!追!杀了她!”冷眉的心脏一阵锥心的疼,疼的她几乎要从马背上摔下来。她咬紧牙关,手握紧缰绳,使劲用力,然而因为疼痛,大颗大颗的汗水留下来,她身子才疾驰中发出轻微的颤抖。她回头看了眼那些人,他们离她的距离在慢慢缩短。“冷眉,冷眉,你身体又开始痛了吗?”连令月担忧地紧张问道。“我没事,小姐,记住我刚刚说的,不要回头,一直朝前跑。”冷眉再次叮嘱连令月。“好,好,我都听到了,记住了!冷眉,你撑住啊!”连令月听她压抑着痛苦的声音,顿时明白,冷眉的心疼病又犯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