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七九章 真心诚意求和解
    金嬷嬷手中端着一杯热茶,走到萧河的书房,说道,“驸马爷,您的热茶来了。”而萧河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似的,低头翻看着面前的书卷,仿佛因为太沉浸其中,而没有注意到来人似的。这茶是热的,端在手中久了,不免有些烫手,但萧河没有反应,金嬷嬷也不好放下就走,只得这样端着。又等了一会,萧河还是没有反应,金嬷嬷不得不又说了一句,“驸马爷,您的热茶来了。”但萧河却仍旧没有做声,面无表情地翻看着面前的书卷,没有要理会萧河的意思。金嬷嬷端着热茶的手,有些酸了,手腕开始发抖。“驸马爷,您的热茶来了。”金嬷嬷说第一遍的时候,萧河还是没有抬头,她明白,驸马爷这是故意的。是她做错了什么,驸马爷要惩罚她吗?但仔细回想一下,并没有做过什么让他不悦的事啊。她端着热茶杯的手开始烫的发疼,手腕颤抖着,茶杯盖和茶杯相撞,发出一阵声音来。“啪”她终于坚持不住了,手中的茶杯啪的一声掉了下来,打碎在地上,茶水流了一地。她一看自己的手,已经被热茶烫红了一片,隐隐出现一个水泡。这驸马爷是打定了主意要和她过不去了!萧河听到这动静,从书卷中抬起头来,看到金嬷嬷他脸上露出诧异的目光来,问道,“金嬷嬷什么时候进来的?”“奴婢一早就进来给驸马爷送茶了。”金嬷嬷手心发疼,心中有气,但是又不得不忍下来。萧河一眼看到这地上碎了的杯子,顿时露出震惊的神情来,“金嬷嬷,怎么打碎了太后赏赐给公主的杯子,这杯子还是先帝那辈传下来的,如此重要,你怎么把它打碎了。”什么,先帝的遗物?金嬷嬷原本心里还对萧河有气,一听这个,顿时吓得双膝一曲,跪在地上,道,“老奴,老奴不知道这是先帝的遗物,请驸马爷赎罪。”“这……就不太好办了,这不是我的东西,若是我的,倒也算了,这是太后的,是先帝的。”萧河一副为难的样子。“驸马爷饶命……”金嬷嬷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这不管原因是什么,她打碎了太后的赏赐,而且还是先帝的遗物,这就是犯了大罪。“此事,我也不能包庇你,你自己去向太后请罪吧。”萧河脸上露出惋惜的神情,“或者,你去与公主商量,面对着先帝的陵寝方向,跪足了一天一夜,来自惩赎罪吧。”“奴婢,奴婢这就去与公主商量去。”金嬷嬷急忙起身,抬手擦着额头上的汗液,快步走了出去。萧河脸上惋惜的神情消失,换上了一副冰冷——这个狗东西,敢欺负令月儿,他一定要为令月儿报仇!不一会之后,门口的侍女前来禀报,道,金嬷嬷已经跪着了。“下去吧,知道了。”萧河挥手。书房门关上,萧河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令月儿决不能久留在金家,否则他一分一秒都不得安宁,要怎么样才能尽快把她接出来,送她回家呢?耶律颜这边,她坐在铜镜前,望着镜中的自己,脸上露出微微的红,唇角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来。“公主,该歇着了,奴婢给您换衣裳吧。”卓玛走了过来,说道。耶律颜道,“先等等,你先出去吧。”今天萧河的态度有所改变,也许他今天晚上就会过来房间了。耶律颜在心中暗暗期待着,期待着他的出现,她就坐在这里,暗暗地等待着。然而,她等了好久好久,等到打瞌睡了,萧河的身影并没有像她期待中的那样出现。她雀跃兴奋的心情,慢慢被水浇灭了,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换成了失落,她还以为他会来的,没想到还是一场空。再给他一点时间吧!耶律颜站起身,张开手,道,“卓玛,给我换衣裳,我要歇息了。”“是。”卓玛走了过来,替耶律颜将身上的脱了下来,换上睡觉的。“公主,要不要奴婢去叫一声驸马?”卓玛着实觉得公主可怜,明明是全契丹最被疼爱的女子,权势,金钱,容貌都是最好的。可是,大婚之后,驸马连房间都不进来,公主如花美眷,却得不到夫君的疼惜,真是太可惜太可怜了。卓玛正这么想着,一转身,却看到萧河正站在房门口,她一愣,脸上一喜,急忙道,“驸马爷,您来了。”耶律颜正要上榻,一听到这声音,猛地回过头来,只见萧河俊逸的身姿走了进来,卓玛见状,急忙告退,并且帮两人把门关上了。萧河回头,看了看那关上的门。耶律颜高兴地走过来,她还以为他不会来了,抑制着内心的喜悦,她走了过来,问道:“萧河,你来了,要,要歇息了吗?我来替你褪去衣裳。”她说着,便上前来,像一般妻子那样,为他脱去身上的披风。“不用。”但是,萧河却抬手,阻止了她的动作,她的手还没碰到他就缩了回来。“怎么了?”耶律颜有些不解地看着他。“在府里整日无事,我想去狩猎场狩猎,许久没有动过筋骨了,觉得浑身不舒服。”萧河说道。“可以啊!”耶律颜马上就说,“你想去的话,我这几日安排一下,陪你一起去,上次看你狩猎,还是好几个月前了,说起来,你的骑射本事,堪称契丹第一。”“麻烦你了。”萧河看了看她一副沉醉的样子,别过脸去,说道。“不麻烦,和你一起去狩猎我也很高兴的,不过,这次,你能不能教我开弓?”耶律颜问道。萧河顿了顿,说道,“可以。”“太好了,一言为定,你一定要教。”耶律颜突然间高兴地像个孩子。“我记住了,很晚了,你歇着吧。”萧河说完,转身走了出去。耶律颜看着他走远的步伐,一愣——他还是没有要留下来的意思,她心里不禁感到失落。“不过,他和我说的话多了,还主动和我说他想做的事,已经在慢慢变好了,再多给他一点时间吧。”耶律颜自我安慰着,说道。*连令月回到金家。第二天,金兀酒醒了之后,就把她找来,问,“昨天后来有没有把那粉末倒萧河身上去?”连令月听了,心头一惊,糟糕,昨天碰到萧河说了很多事,竟然把这个事给忘记了!见她不说话的样子,金兀脸色一沉,将桌前的茶杯狠狠地砸在地上,那水顿时溅了连令月一身,她吓得后退一步。“贱婢!巧言令色!还说有办法教训到萧河,结果,什么事都没做成!”金兀勃然大怒,冲天的怒气发泄到连令月的身上,这样还不解气,又拿起他做的萧河的布偶,用力地往连令月的脸上砸过去。连令月没有闪躲,那布偶生生砸在了她的鼻子上,疼的快要流眼泪。这金兀果真是喜怒无常,像个疯子一样,说变就变,连令月脑海中飞速地想着要怎么样才能让他消气。“少爷,驸马爷来了。”正在这时候,外头的小厮走了进来,说道。萧河来了?连令月心头一颤,他怎么这么快就来了?金兀一听萧河来了,也十分惊讶,“他来干什么?让他进来!”片刻后,萧河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看到地上被砸碎的杯子,令月儿身上的水渍,还有掉在地上的布偶,以及令月儿有些躲闪的目光,袖中的拳头暗暗紧握着。“驸马爷怎么有空大驾光临?”金兀斜着眼睛看着萧河,问道。萧河走了过来,伸手将掉在地上的布偶捡了起来,看了看上面,写着他的生辰八字。金兀的脸色有点异样,萧河微微一笑,从令月儿面前经过,走到金兀的面前,将布偶放到他的桌上,道:“金兀少爷,我是来向你赔礼道歉的,并且顺便交个朋友的。”金兀一听,仿佛听到了什么天下奇闻似的,“哎哟,高高在上的驸马爷竟要向我赔礼道歉了,还要跟我交朋友,我没有听错吧!”“我是真心诚意的,否则不会亲自上门来了,就请金兀少爷赏这个脸面吧。”萧河说道。“萧河!”金兀猛地一把拍桌子,骂道,“我把你的女人抢走,我再割断你的脚,你还来和我交朋友吗?”“我是诚心诚意来喝酒的,金兀少爷要怎么样才能宽恕我?”他目的是多和金兀走近,这样,在还没有找到机会让令月儿逃走之前,至少有机会多保护她,否则——看看今天,衣服湿了,鼻子红了……他不在她身边看着,心里一刻都不得安宁,不知道这个金兀会做出什么来。“好啊,萧河,看你这意思,是念及我们金家的影响,想要与我和解了?”金兀阴测测的样看着萧河,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既然已经在幽州留下来,也犯不着与幽州的第一家族金家为敌,你说是吧,金少爷。”萧河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