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八二章 照顾不好
    “她一怔,忙低头,将东西攥在手里,说道,“是,驸马爷。”“是。”管家和令月儿一块离开了。连令月走的时候,整个人十分沉默,管家和她说话,他也是愣了几次都没有听到。“我今日累了,你们都下去吧,”书房里,萧河对众人说道。“那你歇着吧,这少了一块肉,肯定需要休养一段时间了。”耶律颜说道。待耶律颜走后,萧河松了一口气——其实,要和金兀和解,以便有机会和他多见面,保护令月儿,这只是其中一个小原因。最重要的是,他要逐渐取得太后,耶律楚,耶律颜,金家的信任,让他们放松对他警惕,让他们误以为他已经决心留在幽州了。这样,他才有机会带着令月儿离开这。他必须尽快做成这件事,因为令月儿多留一天,就多一份危险,最怕的是——被父亲看到她!若父亲看到了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一剑砍了她。连令月回到金家后,天已经黑了,推开房门,连焱一个人坐在床边玩耍,看到连令月,他急忙跑了过来,抱着她的腿,一句话也不说。连令月蹲下身子来,问道,“焱儿,你想姐姐了,是吗?”“嗯嗯……”连焱点头,嘴里发出一个声音。连令月抱着连焱小小的身子,眼泪终于忍不住大颗大颗地落下来,“怎么办,怎么办,我们怎么办才好,这么下去要怎么办才好?我想回家,我真的好想好想带你回家啊。”连焱很懂事,用一双小肉手给姐姐擦去眼泪,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似的。这时候,连令月突然想起刚才给砚台的时候,萧河还给了一个东西。她将东西从衣袖里拿了出来,原来是被揉成一个团的纸团,指甲大小,她慢慢将这纸条展开,只见上面写着五个字:“别哭,我不疼。”抓着这五个字在手里,连令月的手颤抖着——今天,萧河毫不犹豫削去自己一块肉,那脸色苍白,浑身颤抖,血流一地的情形一直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她深深地呼了口气:无论如何,尽快离开幽州,让一个都尽快有个结果。*“十一!”军帐中,凤诀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满头大汗,脸色发白,那情丝黏在脸颊上,湿了一片。他的心脏猛烈地跳动着,胸口起伏着,眼神中有些惊恐。梦见十一了!他翻身,起床,走到书桌前,拿起笔,再纸上又添了一笔。“半年为期,你想到我一次,便在这上面记上一笔,半年后,若这些记载越来越多,你的心中便是有我;若这上面的笔画越来越少,或是寥寥无几,那时候,连诀,我便彻底忘了你,彻底离开你,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她拿着这厚厚的一叠纸放到他的面前,郑重其事地说道。凤诀看了看这记载的纸,唇角不禁露出一个笑意来——令月儿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会不会高兴到眼睛笑成月牙儿。只是,想到她如今下落不明,派了这么多人出去,都没有找到,他就寝食难安。“大元帅,九殿下返回山海关了。”这时候,帐外传来一个声音。凤诀一听,立即一把掀开帘子走了出去,只见凤云峥风尘仆仆,踏着白雪而来。他立即上前,手拉住了缰绳,说道,“九王兄,你回来了。”凤云峥长腿一跃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说,“我回来了,而且,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什么好消息?”凤诀期待地问道。“有令月儿的确切消息了。”凤云峥说道。“快说!”凤诀一听,激动地道。“夜风和冷眉汇合了,他在信上说……”凤云峥说着,顿了顿,“令月儿曾经带着连焱,在一个地方讨饭吃……”“讨饭吃?”凤诀一听,心中受到了一个猛烈的撞击,她去……讨饭吃了?先前得到的消息是骑马逃走,现在是讨饭吃。有此可见,这一路,他过的有多凶险了。“她在那个讨饭吃的人家的墙壁上留下过一个箭头,告知她是去向,夜风和冷眉,现在在离幽州城不远的地方了……”凤云峥说道。离幽州城不远?那里有萧振海,萧振海一直想杀的人就是令月儿,她还带着连焱。她自己还是和孩子,她怎么……突然,凤诀再没有任何犹豫,抓过马匹,长腿一跃上了马车——“凤诀?”凤诀热切的双眸看着凤云峥,说道:“我想去做一件我很想做的事,我很担心我若不马上去,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九王兄,这里的一切先拜托你了。”凤云峥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很想做就去吧,不要犹豫,不要有负担,敞开心扉,听你心里的声音,它会带着你去你该去的地方。连大将军也一并返回了山海关,为兄会好好替你守好的,你快去快回,但愿你回来的时候,不是一个人。”“多谢九王兄。”凤诀郑重地双手抱拳,“我会速去速回,不会耽误军中之事。”凤云峥点了点头,凤诀已经高高扬起马鞭,那追风马踏着雪,趁着夜色,快速离开了此地,凤云峥看着他越来越远去的身影,脸上露出了一副笑容,喃喃道:“上一世,这些命运和经历都是你没有的,甚至死后都没能知道自己的身世,这一世,你的人生已经走了更长的路,剩下的路,也好好走吧!”夜色中,皑皑白雪,将整个天地间衬托地一片灰白。凤诀立于高高的马背上,用力地一下一下地抽打着马鞭,那马迈开长腿飞奔。他脸色刚毅,神情坚定,浑身散发着张扬和冷漠的气息,他已经不是那个少年连诀了,如今,他是能掌握三军的大元帅,他威名远播契丹!他的脸一边眉目如画,一边稍显狰狞,虽然疤痕已经淡去了很多,但是还有一丝残留。“驾驾!”他一边飞快地朝着幽州城的方向前进,一边在心里喊着道:“十一,多等一下,连诀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