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八六章 琴音美妙
    “公主,您难得难得办一次筵席,想必在座的各位都准备了精彩的拿手好戏等着请您观赏,我也迫不及待想要看看了。”连似月微笑着说道。安国公主点了点头,道,“在表演之前,本公主要将今日演出最佳者的赏赐品拿出来,供大家先鉴赏鉴赏,这就是本宫费了一番功夫才得到手的九龙玉杯,温嬷嬷,将宝贝拿上来。”“是。”不一会,温嬷嬷手中端着一个银盘,银盘里放着个东西,用红色的绸布盖去了真面目。安国公主点了点头,一旁宫女雪丽将红绸掀开,原来里面放着的,是一个白玉雕成的玉杯。众人看了过去,心想,这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玉杯,好像并无特别和神奇之处,怎么安国公主说是费了许多力气得到的?坐在一旁的连似月却看清楚了,这玉杯的杯壁上,雕琢着九只精细的仙鹤。安国公主仿佛看穿了众人的心思,她但笑不语,拿起一旁的玉酒倒入这玉杯之内,玉杯便变成了半透明之状,可见九只振翅高飞之仙鹤,活灵活现,无论事姿态还是情态。“……”原本不解的人,顿时发出了一声接一声的惊叹声。“太精致了!”“太巧妙了,琼浆一入,仙鹤展翅,妙哉,妙哉!”“公主这宝贝的精妙之处在于,初看平淡,一旦倒入酒液,便令人感到惊喜和震撼。”凤羽对凤烨道,“这东西果然奇妙,不过,皇姑姑也真是大方,舍得把这种宝贝拿出来赏人。”凤羽都很想得到这玉杯,平素拿来品酒。“皇姑姑府邸的宝贝何止千万,她素来出手大方的。”凤烨道,相比起凤羽的兴致勃勃,他倒显得兴致缺缺。“哎,你说,在座的这些个贵小姐,今晚睡会得到这玉杯呢?”凤羽对这个也很感兴趣。凤烨淡淡瞥了他一眼,道,“我也不知道。”“要是连似月没有怀孕,这玉杯肯定就是她的了,以前的筵席,看过几次她的表演,回回惊艳,令人难忘。此回不会出来表演,倒有些遗憾了。”凤羽看了看连似月,俨然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就觉得有些遗憾。他向来欣赏有才之人,不管男女。一时之间,众人都被这玉杯吸引了目光,那些准备了表演曲目的,更是蠢蠢欲动。谢芙蓉靠近谢锦然身边,道,“姐姐,你去表演你的拿手绝活,这玉杯就是咱们谢家的了,你拿回府里敬献给祖父,祖父定会夸你光耀门楣的。”“三妹,休得胡说,这里这么多才华横溢的人,凭什么我就能得到这玉杯了,别的不说,就这恒亲王妃,以往也听闻过她的事,这也是很厉害的一个人。”谢锦然不赞同地微微皱起眉头,“还有,三妹,我方才已经警告过你了,不要让人以为咱们谢家的人太过张扬,你今晚,收敛着点,可不许胡说!”谢芙蓉听了,嘟了嘟嘴,道,“二姐你明明……”“好了!你如此不知收敛,我回去要和母亲说,下一次,不带着你出来了。”谢锦然不悦地对谢芙蓉耳提面命了一番。“别,别,二姐,我好不容易才能出来一回,你可别去告诉母亲。”谢芙蓉连忙求饶,“我不乱说就是了,不过,待会二姐你可要好好表演表演,你还从未在京都的贵女贵子闷面前好好露过脸呢,这次定会一鸣惊人,也会让八殿下更加欣赏你的。”“先看看,不要急着出头,若非必要,不出头也罢。”谢锦然说道。“……”谢芙蓉真是不理解这个二姐,为什么总这样谦逊呢?“本公主看大家都喜欢这玉杯,一个一个都蠢蠢欲动,本公主就不多说了,开始吧。”安国公主命人将这九鹤玉杯放在显眼处,她认为谁的表演最好,玉杯就归谁了。先是戚北侯府的四小姐戚玉第一个出场,表演了一曲水墨舞,翩翩舞姿,窈窕动人,众人纷纷鼓掌,安国公主也微微点了点头。谢芙蓉心中嘀咕道,就这有什么值得鼓掌的,她们是没见过她二姐的厉害。接着,定远侯府的宁欣则表演了一首曲子,声音如夜莺低吟,婉转动听,大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之妙。然后还有曾经爱慕过九殿下凤云峥的柳如颜,也表演了一个水袖舞,姿态优美,她离开下场的时候,还多看了连似月一眼,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如今,连似月都已经怀有身孕了,而她因为念念不忘九殿下风姿,脑海中再容不下其他人,至今未嫁,每每有提亲之人上门,总被她拒之门外,而九殿下对这些,确实一无所知。连似月对安国公主说道,“公主,各领风骚,不相上下呢,待会要选最佳者,恐怕要伤一番脑筋了。”她自己怀有身孕,又是已经婚配之人,自然不用参与这些事了,只抱着淡定的心情在观赏。安国公主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除非有特别出色者,不然真要好好斟酌一番。”这时候,场上出现了片刻的冷清,没有人再上来表演了。谢芙蓉有些着急了,急忙伸手推了推谢锦然,道,“二姐,你还在等什么,再不上去,就要结束了!你就算对这玉杯没有兴趣,你上去露露脸总是可以的吧。”谢芙蓉有时候真是不喜欢二姐这过于谦虚低调的性子。“怎么了,没有人想到得到本公主这玉杯了吗?”安国公主见场上竟清冷了起来,问道。“公主,我二姐已经准备好了。”这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只见谢芙蓉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我二姐锦然的琴音曾引得百鸟起舞,百蝶萦绕,乃一奇观呢”谢锦然忙伸手拉了了谢芙蓉,道,“三妹,你……”安国公主朝谢家姐妹这边看了过来,目光落在了谢锦然的身上,只见她柳眉杏眼,玉肌雪肤,清雅灵秀.楚楚动人。谢锦然见安国公主看着自己,知道已经不能回避,便起身,款款起身,行礼道,“锦然见过公主。”安国公主打量了这谢锦然一番,心头微微一愣,回头看了连似月一眼,她亦发觉,这谢锦然怎的与月儿眉眼间有几分相似?但是她没将这想法表现出来,只问道=道,“你就是烨儿的准王妃吧。”“回公主殿下,正是锦然。”谢锦然脸微微泛红,道。凤烨也站了起来,走到谢锦然的身旁,向安国公主行了礼,道,“皇姑姑。”安国公主看着两人,点头,道,“果然郎才女貌,天生一对,烨儿你眼光不错。”“谢公主殿下(皇姑姑)。”凤烨和谢锦然同时躬身,谢锦然一脸羞赧和欢喜,而凤烨躬身的瞬间,眼神却不由地瞬间从连似月身上滑过,转瞬即逝。他看到她脸上仅带着客套表面的神情,见不到真情所想。“刚才你的妹妹说你准备了节目,本宫倒想见识见识。”“那锦然就献丑了,与安国和王妃弹奏一曲琵琶吧。”谢锦然微微躬身,凤烨回到原处。凤羽拍了拍他的胳膊,道,“不错,毫无破绽。”场上,安国公主已命人将琵琶抬了上来,谢锦然抱过着琵琶,脸上露出一抹淡笑,微微颔首。都知道这是八九不离十的裕亲王妃,刚刚又得到安国公主的特别夸赞,一时之间,场上众人,屏息以待,静候着谢锦然的表演。只见,谢锦然十只纤纤素手轻轻抬起,落在那琵琶弦之上,当第一个曲调从弦上条约而出之时,众人便被这琵琶声吸引了。连似月也静静地听着,谢锦然弹奏的是时下最为流行的《春光好》,那如清泉流过石头,静静流淌着的声音,与当下的情景契合的十分到位。再看她的情态,水眸秋波微闪,纤纤的白玉手指时急时缓地拨动着丝线,令人感到心旷神怡,明明灭灭,似幻似真。她起唇,唱词,声音如夜莺般婉转低吟,令人陶醉——天初暖,日初长,好春光。万汇此时皆得意,竞芬芳。笋迸苔钱嫩绿,花偎雪坞浓香。谁把金丝裁剪却,挂斜阳?花滴露,柳摇烟,艳阳天。雨霁山樱红欲烂,谷莺迁。谢锦然逐渐进入了忘我的状态,让听众也跟着一块身临其境,让人仿佛看到了缝隙中长出的春草、丝细的春雨、飘落的春杏。谢芙蓉见众人的陶醉模样,脸上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神情。她就知道,二姐一出场,便无人能与其争锋了。一曲终了,众人久久没有回过神来,谢锦然眼中也含着绵绵情意,好一会众人才包衣掌声,u夸赞琴音美妙,如梦如幻,令人神往。谢芙蓉得意地站起身来,说道,“公主,如果这一曲子是在花园中抚的,还能引来百鸟和蝴蝶环绕呢。”安国公主看着谢锦然点了点头,道,“确实琴音精妙,让人身心愉悦。”这边,喜爱诗词,贯通音律的凤羽却摇了摇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