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O一九章 饿了就吃
    “公子,要不要和萧河将军碰个面?”回了客栈,属下人问道。凤诀抬手,道,“不能贸然行事,萧家如今已是仁宜太后的走狗,萧河为契丹驸马,萧振海负责这次对大周一战,我乃大周的主帅,他们最想要的,就是我的命。”“公子所说有理,不能贸然找萧家的人,是属下着急了。只是,公子在幽州城已经四天了,如公子所说,契丹人最想要的就是公子您的命,公子呆在这里实在太危险了,不如,公子先行回营,属下等人在此找您说的那位姑娘。”属下说道。擒贼先擒王,身为三军主帅,凤诀在这里,一旦暴露了身份,那萧家人,契丹人恐怕会拼了命的来剿灭他!凤诀又何尝不知道这些呢?只是,他没有亲眼看到十一,没有把她一起带走,他一刻也不能安心。“公子是三军主帅,倘若出了什么意外,那……”是啊,他有军令在身,擅自离营,若父皇非要追究,足以被判死罪了。“还请公子以大局为重。”那属下双膝跪下,道。“再给我两天时间吧,如果这两天仍然没有她的消息,我就回营。”凤诀思索良久,道。“公子,有没有可能,您说的那位姑娘,早已经离开幽州城了?所以,公子才找不到她的下落。”“不。”凤诀摇头,眼底流露出一抹坚毅,“我有种强烈的预感,她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等着我去找她。”他站在窗口,看着外面那停留在花枝上的一只蝴蝶,喃喃地道,“十一,两天的时间,你一定,一定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一会后,凤诀再出了门,去寻找连令月的下落。*连令月回到金家,金兀并没有听从萧河的话不惩处她了,一回到,便下令要她跪在他的院子里,腋下的拐杖举起来,一拐杖打在她的背上,打的令月儿倒在地上,背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疼的额头直冒冷汗,嘴里发出一声闷哼。她强忍着,不发一声,又马上端端正正地跪好了。“贱婢,毛毛躁躁的,竟然两次惹到颜公主,颜公主身份高贵,是你这等贱婢能碰的吗?”金兀怒声叱骂道。“少爷,奴婢吃错了,奴婢知错了。”连令月匐匍在地,那被热茶烫伤的手趴在地上,疼的瑟瑟发抖。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撑下去,一定要撑下去,再过几天,就能脱离苦海了!为了自己,为了焱儿,为了可以回去见姐姐,一定一定要撑下去。“哼!”金兀冷眼看着她,道,“你这种狗一样的东西,亏得颜公主心地善良不和你计较,否则,你的十条贱命也比不上颜公主一根手指头!”“是,少爷说的有理,奴婢该死,奴婢该死!”连令月顺着金兀的话,连忙认错,额头上,大颗大颗地汗珠落下来,眼前有种昏昏沉沉的感觉,她咬紧牙关,让自己忍下来。“滚!”金兀嫌恶地说道。“是。”连令月手掌颤抖着,好不容易才站了起来,忍着疼欧婷,向金兀行礼,然后转身离去。“贱命一条,不值一提。”金兀冷眼看着连令月,傲慢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连令月走出金兀的院子,大大地松了口气,好在金兀没有对她继续发脾气。这一放松,才觉得背上刚刚被他打了一拐杖的地方,好疼好疼,大约骨头都被打青了。还有她的手,低头一看,刚才撑在地上,手上的血泡已经破了,出了一些血。她顾不上这些了,匆匆回了自己住的地方。焱儿正和翰珠在一起,看到连令月,立刻欢天喜地地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姐姐。“哎呀,疼。”焱儿不小心,撞到了连令月的手上,疼得她眼泪都快出来了。“阿月,你怎么了?”翰珠发现了她的异样,忙放下手里的活,问道。“我的手被热茶烫了一下,翰珠,你帮我把我弟弟抱开一下,我要涂点药。”连令月忍着疼,说道。“好,来,小焱。”翰珠忙将连焱抱到一旁。连令月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将萧河给的药拿了出来,露出一双受伤的手,将烫伤膏涂抹在了伤口上。“天,阿月,烫的挺严重啊。”翰珠看到她手背上的水泡,心里一阵抽疼,说道。“没事,涂点药就好了。”连令月额头上冒出一丝细汗,说道。连焱走到连令月的身边,看着她受伤的手,嘴巴扁了起来,眼底闪烁着泪意,突然凑近,嘟起嘴巴,给她呼呼。连令月微怔,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来,柔声说道,“焱儿别担心,姐姐不疼的,很快就好了哦。”“呼呼……”连焱继续给她吹手,连令月看小东西好像什么都不懂,但却什么都懂似的,一脸凝重的样子,心里头不禁阵阵发酸。“阿月,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要做事,你弟弟总一个人呆在这也不好,就怕犯了什么错,那就糟了。你不是说你是来幽州找亲戚的吗?有没有他们的下落?有下落的话,你把你弟弟送去给他们带啊。”翰珠看着两姐弟相依为命的样子,忍不住说道。“已经有一点眉目了,不过,我的亲戚也不是很方便帮我照顾弟弟,我还要另外想办法。翰珠,我的手受伤了,这两天会不太方便带人,你帮帮我,好吗?”连令月想起她临走的时候,萧河交代的某件事,对翰珠说道。“好,你放心吧,只要我有空我都会帮你的。”翰珠说道。“那太好了,你现在帮我抱一会,我去休息一下,我有点累了。”连令月说道。“好,没问题。”翰珠说道。“你可以帮我抱她去后院那走走嘛,他一整天都站在这里,我怕他闷坏了。”连令月说道。“可以,今天夫人她们都出去了,我还蛮空闲的。来吧,焱儿,翰珠姐姐抱抱你。”翰珠抱起连焱。 “等等!”连令月说着,跑回房间,拿了一个馒头,塞进连焱的怀里,说道,“饿了就吃,知道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