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O二O章 焱儿被抢
    “嗯嗯。”连焱点了点头,手捂着胸口的馒头,被翰珠抱着走了,令月一直看着,她往后院的方向去了,过了一会,才偷偷跟了上去,躲在一旁看着。翰珠将连焱放在地上,连焱被地上的树枝和大石头吸引了,蹲在地上捡着玩,翰珠则蹲在一旁,和他说说话。她轻轻地松了口气,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她从干净的衣服上撕下来一块布,给自己的手做着包扎,包扎的时候手发着抖,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紧张。“不好了,不好了!”过了约半个时辰,翰珠喊着,缓缓张张地跑来用力地敲她的门。她立刻站了起来,打开门,问道,“翰珠,怎么了?”“小,小焱他,他被人抱走了!”翰珠急的脸色发白,说话语无伦次的。“什么?”连令月猛地站了起来,脸色一阵发白,紧声问道,“翰珠,你,你说什么,焱儿被谁抱走了?”“我,我带着她在后院那玩耍,突然,突然一个穿黑衣服的人走过来,把我打倒在地,等我缓过来爬起来的时候,那个人就不见了,小焱也跟着一起不见了。”翰珠急的直掉眼泪。“焱儿!焱儿!”连令月顾不上手疼,飞快地跑了出去,“焱儿,焱儿……”其他的人被她惊动了,纷纷跑来一看究竟,便见在这叫做阿月的丫鬟慌慌张张地后院的方向跑去。“怎么回事?”满嬷嬷听到动静,也走了来,皱紧了眉头,问道。翰珠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奴婢,奴婢把阿月的弟弟弄丢了。”“弄丢了?”满嬷嬷一愣,“怎么弄丢的?”“奴婢,奴婢打开了后院,将她抱出去,在路边玩耍,一会来了个黑衣人,将那小弟弟抢走了。”翰珠说完,吓得动都不敢动,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被抢走了,她心有余悸。满嬷嬷一愣,眼见那阿月就要闯出去了,她忙厉声下令,道,“你们几个,快将她拦住,别让她跑出去了!”“是!”几个小厮急忙追了上去,在连令月要跑出院子之前,将她紧紧地拦住了。“放开我,放开我,我弟弟被人抢走了,我要去找他!”她用力地挣脱着,那手免不了碰到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疼的她眼泪直流。“估计是那些专门偷小孩子打残了去当小乞丐的把你弟弟弄走了。”旁边的人说道。连令月听了,脸色一阵惨白,更加用力地挣脱着,“放开我,求求你们,放开我,让我去找我弟弟,求求你们了。”“把她拉进来,把门关上!”满嬷嬷快步走了过来,一脸凶相,怒声道。“是!”几个人使劲将连令月拉了进来,另外两个小厮将后门重重地关上了。连令月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来,“不,不要,不要这样,让我去找我弟弟,让我去找他!”她说着,急的大声哭起来。“闭嘴!”满嬷嬷两步上前,狠狠两个耳光甩在连令月的脸上,说道,“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容你在此哭哭闹闹大喊大叫的!你弟弟丢了就丢了,被人捡去,也比跟你留在这当奴才好,你留着他,你也不方便。”连令月一听,猛地抬起头来,不敢置信地看着满嬷嬷,“嬷嬷,那是我的弟弟,不是一件东西。”“弟弟又如何?不要在此哭哭闹闹,你们更不准议论此事,说金兀后院丢了奴婢的孩子,此事要是传到老妇人和夫人她们的耳朵里去。仔细你们的皮!”满嬷嬷脸上的横肉颤抖了几下,说道。“嬷嬷,不,不能这样,我要去找我弟弟!”连令月听了这话,几近崩溃一般。“闭嘴!你再哭闹喊叫,休怪我无情!来人把她拉回去,关到房间里去!若再哭哭闹闹的,鞭打三十!”满嬷嬷一声令下,这些奴才便合力将连令月拉回了她的房间里,猛地将门关上了。满嬷嬷站在门口,冷声道,“你是个奴才,这就是你的命,我听说你今天在公主府已经惹怒了颜公主了,你再苦苦叫叫的,就是找死!”里面,连令月拍着门的手慢慢地缓了下来。“嬷嬷,求求你,阿月,阿月丢了弟弟,她……”翰珠心里十分内疚,跪在求情,结果,满嬷嬷直接左右开弓,几个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呵斥道——“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还操心起别人的事来了!一个奴才,带个弟弟,本来就诸多不变,今天如此,也是天意,谁再提此事,休怪我去老夫人那里说明,把她赶出去!”满嬷嬷这么一说,翰珠也不敢求情了,其他人更是不敢吭声。房间里面。连令月听到众人一一离去,她松了口气,手脚一软,坐在了地上,这才发现,背上出了一声的汗。“焱儿,焱儿……”*凤诀从外面搜寻了一圈回到客栈,便见一个穿着黑衣的人,低着头匆匆忙忙地从他身边走过,直接上了三楼,那孩子的脸被埋在这人的胸前,只露出两只手来。他眼底一凝,这孩子不是这个人的,他根本就不会抱孩子的正确姿势,。过了一会,正想着,那人打开门来,从客房里出来,手里已经没有孩子了。凤诀转过身去,若无其事地看着一旁,等这人下了楼,他看了看这人的背影,开来是个跑腿的人而已。他将一个孩子送到这里来干什么?他想着便走到三楼去,经过这个放着孩子的房间,脚步慢了下来,隐隐约约听到孩子的哭声,但这哭声一下子又没有了。他眼底闪过一抹沉思,回到了对面自己的房间。“公子。”属下人抱拳。凤诀回过神来,说道,“对面房间住了什么人?去调查一下。”“是。”那属下的人去了。过了一会后,那人回来了,说道,“公子,打听过了,是个妇人,身份不明。”凤诀点了点头,吩咐道,“今晚留一下一下,看看有什么人进出这个房间。”此客栈是萧河以前假装颓废的时候住的客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