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O三八章 看到奇怪的人
    山海关,夜色正浓。凤云峥正在军帐内认真地查看行军布阵图,时而记上几笔,这时候,大将军连延甫匆匆前来,沉声道,“殿下,殿下,元帅回来了!”凤云峥一听,即刻起身,紧声道,“在哪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受了伤!”连延甫道。凤云峥匆匆一把掀开军帐帘子,走了出去,只见冷眉正从马背上跳下来,凤诀则趴在马背上,一身是血。“殿下!”冷眉见了凤云峥,即刻跪在地上。连延甫则和黄巢等人将凤诀从马背上抬了起来,原来,他身中数箭,流血过多。但是,并不见令月的身影“卑职保护元帅不利,请殿下责罚!”张檄坏抱着哭的撕心裂肺的连焱跪在地上,跪在地上,请罪。“先将元帅抬进他的帐中,冷眉,你再将事情原委一一道来。”凤云峥冷静地下来命令。很快,随军的大夫便匆匆前来,为凤诀查看和解决伤势,他躺在床榻上,手里紧紧握着未出鞘的匕首,嘴里一直喃喃地念着“十一,十一……”“大夫,凤诀伤势如何?”“元帅身上共中了四支箭,幸好,都还有伤及到最要害的地方,不过也需要休养一段时日了。”大夫说道。“无论如何,要将他治好。且你们众人万万要将此事保密,不得再让任何人知道。”身为主帅,驻军期间擅离职守,还让自己深受重伤,此事若传到父皇的耳朵里,只怕凤诀也逃不过一番惩罚。“是。”众人道。凤云峥叫冷眉回了自己的军帐中。冷眉双膝跪下,将凤诀如何被耶律楚悬赏追杀的事说了一遍——“令月小姐被萧振海用箭射中了身体从马上坠落,萧河抱着她跑了,萧振海一路追杀,最后……萧河和小姐一块坠落山崖。十一殿下本想下山崖去营救,但是耶律楚的人马追上来,情非得已之下,夜风只好打晕了十一殿下,我们兵分两路回来,我和张檄等人带着十一殿下回营,夜风则下山崖去找*姐和萧河了,只是,那山崖很高,小姐身上又中了箭,只怕…… ”冷眉顿了一下,“凶多吉少”四个字,没有说出口来。凤云峥心头一紧,道,“身中箭伤,坠落山崖……”每一个字都让人感到心惊胆战。“只是,那萧振海也受了伤,萧河最后为护住小姐,竟刺了萧振海的大腿一剑……”冷眉继续说道。“萧振海也受了伤?那凤诀倒是有时间疗养了。”凤云峥沉思着道,“是。”冷眉垂首道,“请殿下允许,卑职前去寻找*姐和夜风的下落。”“你身体也不好,你留在军中,找人的事,本王另有安排。”凤云峥说道。“是。”冷眉退了下去。片刻后。“殿下,殿下救命啊……”军帐外响起一个轻柔的声音来。“什么人?”凤云峥眼底一凝,走到账外。只见,一个衣裳破烂的女子躺在地上,身上有鲜血,整个人近乎奄奄一息。几个侍卫见状,立即走了过来,“竟敢来殿下账下打扰,还不快滚!”说着,便将这女子拎了起来,这女子眼底流露出近乎绝望的目光,哀求地看着凤云峥。“怎么回事?”凤云峥问道。其中一名侍卫上前,道,“殿下,这是军妓,大约刚被哪个士兵召了,竟敢跑到殿下账外来,简直该死!”“救,救我……”女军妓被拖着走,嘴里却发出一声一声凄惨的求救声。“等等。”凤云峥抬手,示意众人停了下来,“听听她要说什么。”“……”这军妓被放开,整个人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殿,殿下,救我,快,快死了,有人,杀人,有人……”这军妓眼底一抹惊恐,整个人语无伦次。“有人杀人?”凤云峥眼底闪过一抹沉思,道,“将她抬进那边军帐中,传大夫过来看看。”“是。”凤云峥眼看着这军妓被抬走,目光却始终凝着。约半个时辰后,侍卫前来禀报,“殿下,那军妓已经好些了,她说她今日伺候了一个将士后出来,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人,她原本上前查看,却差点被那人杀了,好在她尖叫,那人爬了,才走了。”奇怪的人?凤云峥想了想,起身,走进那帐中,只见那军妓神志已经恢复了清醒,正在喝药。见到了这高高在上,一副样貌天下无双的九殿下,立刻红了脸,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跪在地上,道,“贱婢红菱拜见殿下。”“起来吧。”凤云峥站在账内,道。“谢殿下。”红菱站起身来,却禁不住偷偷看了凤云峥一眼——顿时,心头受到重重一击,久久回不过神来:世间竟有如此风华之男子,若能得他垂幸,只怕是马上死去也愿意的。“你说见到奇怪的人,差点杀了你,是怎么回事,你且与本王道来。”凤云峥浑身散发着冷凝的气息,说道。“是,是。”红菱回过神来,说道,“贱婢昨夜从一位军爷的帐中出来,不巧撞见一个满脸,满脸粗肉的人飘过,贱婢吓得叫出了声音,那人听到,便用手掐住了贱婢的喉咙,差点将贱婢掐死,幸的贱婢机灵,将从军爷那里,偷,偷来的匕首敲了他的头,他情急之中,将贱婢高高摔在地上,匆匆走了。贱婢为了逃命,大半夜一路逃跑,不想,跑到了殿下的帐前,还请殿下开恩,贱婢非有意冒犯。”红菱说完,再次忍不住用沉醉的眼神,偷偷看着凤云峥。“此人往何处去了。”凤云峥再问道。“西,西边。”红菱说道。凤云峥凝神片刻,后弯腰走出了这个帐中,连延甫上前,来,道,“殿下,元帅已经醒了,这里发生什么事了?”“恐有细作潜入,你派人查一遍,我去看看凤诀。”凤云峥吩咐道。“细作?”连延甫脸上闪过一抹疑惑,“会有什么细作?作战在即,若有细作,那还得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