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O九七章 愿意
    “密切注意张迎之的动向,他被狗咬死这件事,本王感到很蹊跷,不是这么简单的。”凤烨凝神,说道。“殿下,卑职不太明白,若说张大人有什么阴谋,他为什么要让自己被野狗咬伤重伤昏迷呢?而且是冒着生命的危险,什么样是计谋需要他自损八百?”印淮不解地问道。“张迎之是九王弟的人,光这一点,就值得我们多费心思了,所以务必守住张家,不可出现任何纰漏。”凤烨说道。“是,卑职明白了,卑职这就去部署。”印淮点头。“去吧。”凤烨点头。终于,不可避免地走上了和她对抗的一步了,以凤烨对连似月的了解,他认为张迎之被狗咬一事,脱不了和她的干系。但是,她的目的是什么?还要等抓住张迎之的把柄才能确定。一连过去了两天,张家那边仍旧毫无动静,张迎之尚在病榻之上,凤烨也在渐渐地等待着。他不着急,如果对方有行动,那么迟早都会露出马脚的,他需要的是猎户那样的耐心和等待。夜晚。天地间一片寂静,所有的喧嚣退去,所有的肮脏掩藏在了黑暗中,天空的云层层涌聚过来。印淮率领着数名暗位,藏身在张家附近,一双锐利的眸子思时刻注意着张家的动向。他抬头看了看天空,现在就快子时了,张府的烛火已经灭了,唯独剩下府邸门口的两盏灯笼,散发出昏黄的光,照在门口那两座冰冷的石狮子上。“这里你们两个守住,其余人,跟我来后院。”片刻后,印淮吩咐道。“是,印大人。”数名暗卫听从印淮的指挥,调动了各自的位置,分别守在张家前后两个地方。印淮眼睛盯着后门的位置,暗夜中,不知名的虫子一直不停地叫着,空气中隐隐弥漫着一股紧张的分位,他的手也暗暗握住了手中的剑。“大人,会不会是多想了,那张大人病的连床都下不了。”一旁的属下说道。印淮脸色一冷,道,“闭嘴,八殿下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等照办便是,不许有任何言辞。”“是!卑职该死!”那持怀疑态度的暗位立即低头道。终于,到了子时。那后院的门突然间,慢慢地开了,印淮立刻隐藏起来,敏锐的目光看着那。只见,一辆看起来简朴的马车开了过来,一个穿着黑色的大氅,盖住了脸的男子从后院走了出来,左右四处看看后,迅速地上了马车,那马夫挥动马鞭,马车往南边的方向而去。院子门又被关上,恢复了原样,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你烛火也悄无声息地灭了。“马上去禀报八殿下,张迎之有动静了!”印淮对身旁一个暗位吩咐道,然后立即率领其余人,悄然跟在马车后面。现在八殿下还没有来,想跟着,一探究竟。而此时此刻的恒亲王府。恒亲王府。连似月靠坐在床榻上,闭目养神。这两日,她多站一会,便觉得腰酸背痛,因此大部分时间都是躺靠在床上在运筹帷幄。她知道,她和凤烨之间的明争暗斗,已经正式开始了,而她的时间,实在不多了,她隐隐感觉到,孩子快要生下来了。她伸手,抚摸着隆起的腹部,心里喃喃道,孩子,你要争气一些,不要乱了为娘的阵脚,此事关乎你父亲和十一皇叔的生死。”“王妃,吴乔来了。”青黛的声音将她唤醒,她睁开眼睛道,“让她进来。”此刻,吴乔一身黑衣,立于床榻前,禀报道,“王妃,一切都准备好了,张大人今夜子时准时出发,吴乔也将一同前往,请王妃您一定要保重。”连似月点了点头,从枕头下拿出一柄匕首,说道,“这是本王妃的随身之物,现在送给你,吴乔,此回,只许胜不许败,明白吗?”“是,王妃,吴乔谨记在心,请王妃放心。”吴乔接过这一柄显得格外沉重的匕首,颔首,说道。“去吧,本王妃着实累了,没有力气下床了。”连似月抬了抬手,道。“是!”吴乔转身,脸上带着一抹悲壮。青黛和泰嬷嬷两人对视了一样,眼底不禁闪过一抹担忧,此去路途遥远且凶险,但愿吴乔能够完成王妃交代的任务,并且平安归来。“王妃,恕奴婢多嘴,奴婢总觉得,八殿下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其他人道罢了,可是对于八殿下,这些招数会管用吗?”青黛有些担忧的道。连似月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冷笑,道,“不管用本王妃也要让他管用。”她当然知道,凤烨不容小觑,但是,她也有她自己的方法去乱凤烨的阵脚。虽然,这次的方法看起来有些卑鄙,但是只要能达到她的目的,她顾不得道义,再说,非要说道义,首先破坏道义的人,也是凤烨。她看了看窗外,开口,淡淡地吩咐道,“按照原计划,开始放火箭吧。”她的脸上,一抹冷凝。“是。”青黛应道。她始终不明白,王妃为什么要做这样的部署,让人火烧恒亲王府,造成被烧的假象。*而此时此刻。裕亲王府,凤烨站在院子里,抬头望着天空那被乌云笼盖的明月,隐隐流露出一抹银色的光晕。“来人。”他吩咐道。那府中候着的奴才便马上拿过一件黑色的披风为他披上。系好披风带子,凤烨抬起脚往王府外走去,那脸上的深沉表情显得更加不可琢磨。“救命啊,救命啊!”而他才刚刚府邸门口走出来,便听到一阵凄惨悲壮的惨叫声传来。他一愣,猛地转头,只见来的人,身上穿着的是恒亲王府的奴婢的衣裳,只见这奴婢她满手乌黑,衣裳上还有血迹,一副异常惊恐的样子。他心头一颤,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快说!”“八殿下,八殿下救命,救救我家王妃!救救我家王妃,她,她……救命啊,八殿下,救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