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73章 监视皇帝
    凤烨听罢,那如水的眸中掠过一丝沧桑,唇角一丝淡笑,道:“我母妃曾受宠长达二十年,我自出生之日起,便受尽父皇母妃的宠爱,别的皇子担心自己母妃失宠,我从不担心,别的皇子为了一个机会费尽心机,而机会却总是摆在我面前,任我挑选。现在,却也是‘造化弄人,生不逢时’八个字,真是应了那句话,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八王弟……”凤羽不禁为凤烨感到不值,若不是有徐贤妃这么一个母妃,也许凤烨的路不会走到这一步呢。“事已至此,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六王兄。”凤烨说着,背着手往前走去,那影子在身后被拉得很长,很长,而他的脸色也更加的冰冷。“六王兄,今儿天气不错,我们去望京楼喝两盅吧,听说那儿陈酿的女儿红很不错。”凤烨回过头来,说道。“你还有心思喝酒!”凤羽跟了上去说道。两位殿下到了望京楼,掌柜的慌忙接见,将两人领到了最幽静的一个雅座内。刚刚一坐下,小二并送上来了一坛未开封的女儿红,和一些下酒菜。一会,这雅间西侧的那副整墙的画突然移动起来,凤羽吃惊之际,一个人已经走了过来。原来,这一间雅座和旁边的这一间是连通在一起的。来人走到凤烨跟前,道,“卑职叩见八殿下,六殿下。”“起来吧。”凤烨抬手,道。凤羽一看,此人乃太医院郭太医郭正翼,“这是……”凤烨在这地方召见穿着常服的太医,意欲为何?“父皇的身体究竟怎么样了?”凤烨问道。“回八殿下,皇上应该是过不了这个春天了。”郭太医回答道。凤羽当即吃了一惊,原来凤烨已经收买了父皇身边的人,来悉知父皇的病情,这倘若被父皇知道了……他背脊升起了一股凉意,猛地看向凤烨。“本王替父皇监国,非常关心父皇的龙体,尔等须尽心尽力,让父皇龙体早日康复。”凤烨说道。“是,八殿下一片孝心,皇上知道了定会非常感动的。”郭太医道。“还有,郭太医,刚刚那句话,就不要和其他人说了,父皇定会延年益寿,万寿无疆的。”凤烨淡淡地道,语气中却带着一丝气势。“是,是,卑职谨记八殿下忠告。”郭太医躬身,道。“你先行退下吧,今日碰巧遇见,便叫郭太医过来说说话。”凤烨抬手,道。“是,八殿下的嘱托,卑职谨记在心,定会尽心尽力的。”郭太医从墙上的这幅画后面退了下去,那门便缓缓地关上,那幅画仍旧是那幅画,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之处。郭太医走后,凤烨静静地喝酒,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但是凤羽,却久久回不过神来,好半天过后,他才一把握住凤烨的手腕。凤烨端着酒杯的手一顿,酒从杯子里洒了出来。“你监视父皇?”凤羽紧声问道。凤烨从他手中抽出手,说道,“不是监视,是关心。”“买通父皇身边太医,在宫外接见,就是监视!”凤羽脸色发白。“你到底想干什么?”“六王兄,从一个地方,到达另外一个地方,原本这条路是通的,结果被堵上了,可偏偏我的性格呢,既然认定了那个地方,就一定要去,所以,只有另辟蹊径了。”凤烨说完,抿了口酒,“这酒果真名不虚传,六王兄别光看着我,你也喝两口,不然白来了。”“没错,你的个性是从不言输,你想要做的事,千方百计都要做到,可是,此事不是你打仗,也不是要得到某个宝物,你另辟蹊径,我却只怕你还没到终点,路就断了。”凤羽对凤烨递过来的酒视为不见,“凤烨,别走这条路。”“六王兄,我们今天是来喝酒的,你不要破坏了我的兴致啊,我与这儿掌柜的是旧识,才给了留了这么一坛子好酒的。”凤烨脸上的神情始终淡淡的,道。凤羽眉头紧皱,看着他!最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凤诀已经回来了,封赏为大将军王,朝中开始有一些大臣已经慢慢的偏向他了,等局势再稳定一些,父皇定要宣布诏书了,依郭太医所说,宣布的事也就是这个春天前后了。”凤烨说道。“所以你要……”凤羽追文。凤烨不语,眸间的冷意却渐渐加重了,那握着酒杯的手,猛一个用力,酒杯碎在了掌中。果然不出所料,凤诀率领部下以京都为中心,四处搜索,均没有找到耶律楚的下落。在寻找的过程中,还有人提供线索,说看到耶律楚往京郊的树林跑了,身上有伤,地上都是血。凤诀便适时张贴告示,曰谁人能找到提供线索找到耶律楚的下落,赏金千两白银,由明安王府出这个钱。结果,消息出去不久后,一日之内竟有数十人提供线索,有的说耶律楚还藏身在京都城内,有的说耶律楚往北边去了,还掳走了一个老乡的孩子,有的说耶律楚已经死了,尸体被一群野狗啃了个精光……各种各样地说法都有,凤诀的部下可也忙坏了,跟着提供线索的人四处奔走,然而次次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找不到。但是,全京都的人都知道,大将军王正在忙着寻找契丹小王爷耶律楚的下落。直到这一日。有契丹使臣前来拜见周成帝,原来仁宜太后已经派了公主耶律颜前来京都签订和谈协议,并且希望将耶律楚带回幽州去。可是,这边,耶律楚已经没了踪影。凤诀在上早朝时,对凤烨和群臣道,“仍旧没有找到耶律楚的行踪,请八王兄责罚。”凤烨眸间溢出微微的冷意,没有马上说话。I而刑部张迎之张大人则上前,道,“八殿下,微臣以为不该责罚十一殿下。”“张大人请说。”凤烨的目光落在这个用装病蒙混过关,跑去山海关给凤诀和凤云峥解决难题的人身上。“耶律楚乃十一殿下擒获的俘虏,他应该很清楚,他必须老老实实地留在京都,等着仁宜太后那边的消息,他也清楚,两国之间会签订合约,但是他却打伤狱卒,私自逃跑,本来就破坏了两国签订合约,契丹就算来人了,我们大周也不理亏,这种时候,要责罚擒获俘虏有功的十一殿下,被契丹人知道了,还以为我们自认心虚。”张迎之道。“是啊,张大人所说言之有理,此刻,我们应当一致对契丹,指责他们的皇子无端逃走,他们契丹根本就没有诚意与我们大周和谈么,如此的话,处罚十一殿下甚为不当啊。”说话的是梁国府的梁国公。凤烨的目光缓缓从这两人的身上掠过,这梁国公就是改变了立场,转而支持凤诀的人之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