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80章 玉器师傅
    太好了!凤诀从恒亲王府离开的时候,笑容在脸上绽放,如千阳灿烂,整颗心都飞了开来,十一什么都记得,而且也没有隐瞒他了。“殿下,瞧您,奴才已经很久很久没见您像这样笑了,四九都为您感到开心。”四九也一脸傻气笑容,说道。“四九,今日本王确实高兴。”凤诀大声说道。“殿下,奴才倒想起另外一件事了。”四九道,“您给小郡王和小郡主准备的礼物,是不是快做好了?眼看着两日后就是满月宴了,到时候,您这位王叔的礼可是令人期待呢。”“你不说,我倒差点忘了,你现在随本王去宝玉阁看看吧。”凤诀道。“是。”四九遵命。凤诀给承君和挽君准备的礼物,是专门请京城最负盛名的宝玉阁老师傅刘一玉打磨的。刘师傅德高望重,年轻时曾经在皇宫专为皇室打磨玉器,还曾被先皇后封为能工巧匠刘一玉,但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刘一玉以身体不适为由,告老还乡了,从此再也没有公开打磨过玉器了。倒是到了中年,突然间又在京都开了一间宝玉阁,起先,众人都不知道这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人就是曾经名冠京都的玉器打磨师父,后来有一次,鼎鼎有名的安国公主突然造访宝玉阁,将刘一玉拎了出来,当众道,“刘一玉,当年你欠本公主的一顶玉冠还没有完成。”刘一玉的名声才再度在京都流传了开来,不少人附庸风雅,前来求玉,刘一玉日夜打磨,呕心沥血,结果一日在磨完玉后,竟一头栽倒在地上,晕倒了。后来,他便很少再妻子打磨了,多由手下的徒弟来做,但是,仍旧有不少人想要得到刘一玉的真迹,不过除非必要,一般情况下,刘一玉都会拒绝。这一次,是因为十一殿下再三登门拜访,才答应替他打磨了两块玉佩:一块专属于承君,一个专属于挽君。到了宝玉阁,凤诀直接去找刘一玉,他正好在打磨中。但是却告知凤诀,道,“殿下,老朽老了,不如前,为了让玉佩呈现出最好的效果,动作上慢了一些,所以误工了,要后天一早才有。”“这样的话,届时四九你来取玉吧。”凤诀也没太在意,吩咐道。“是,殿下,四九记住了。”四九道。凤诀看着已经快要打磨成型的玉佩,心里有种期待,还提出了自己的一些要求。随后,便离开了宝玉阁。待凤诀走后不久,一个身穿着黑灰色不起眼衣裳的妇人,低着头走了过来,蹲在他的身旁,为她往玉石上添上一碗清水,洗涤上面的细磨。刘一玉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话,继续拿出工具,雕刻着。*耶律颜从皇宫出来后,在京都城里逛了一圈,到了天快黑的时候,才回来。刚一回到落脚处,那嬷嬷便站在门口,向她躬身,道,“公主,您回来了。”耶律颜微微一愣,说道,“是,我回来了。”“太后娘娘肯定不希望您这么快就和凤诀达成一致,毕竟,这是您的杀父仇人,而且,您的哥哥十有八九早已遇害,凤诀不过是在拖延之间罢了。”嬷嬷说道。“嬷嬷,事情绝非您想的这样,那将哥哥已经遇害的消息透露给我们的人,未尝不是将我们当做他们争权夺势的棋子,契丹乃战败之国,连延甫八万铁骑对准山海关。”耶律颜说道。“公主,太后娘娘岂会不知这周朝的皇子们想将我们当做棋子,成全他们之间的明争暗斗,太后娘娘也有太后娘娘的计谋,只是现在,因为公主一时鲁莽,全都毁了。”嬷嬷说道,声音有些冷漠。“嬷嬷,既然,皇祖母将印章交到了我的手中,我便有权利决定什么时候盖下这印章,事已至此,不用再说多了。还有,明日便是恒亲王的儿女在他们皇宫办满月宴的日子,卓玛,去为我备两份厚礼吧。”耶律颜说着,越过嬷嬷的身边,走了进去。嬷嬷站在原地,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小王爷不见了,十有八九已经遇害,这仇,显然不能就这么算了。*裕亲王府,书房。“什么?”凤烨手中毛笔掉落,泛黄的宣纸上落下一块墨迹。“刚刚耶律颜公主已经签下了和谈协议。”印淮说道。凤烨缓缓坐下来,道,“这么快?”他用了点方式,辗转让耶律颜死咬着耶律楚的事,不要轻易盖上印章,这样时间一长,并会有人议论,开始对凤诀不满。但是没有想到,耶律颜的态度竟然转变的那么快。“是,今日一早,进入政务堂后,没有多说一句话,便盖下印章,十一殿下算是完美解决了此事。”印淮道。这时候,凤羽走了进来,印淮拜见过后,离开了。“我也听说了,看来,这个耶律颜不是个好帮手。”凤羽走了过来,说道。凤烨淡淡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不是那日喝了酒回来后,便决心不再理我吗?”“我倒是想,但是,我这脑子管不住我这腿呀,一落地就往你这儿跑,我有何办法,除非将这两条腿斩断了。”凤羽叹了口气,说道。“我看,你是舍不得我府里的好茶。”凤烨笑道,便吩咐外头的人沏茶。“被你看穿了。”凤羽摇着宫扇,说道,“话说,现在耶律颜这也没用了,你打算怎么办?”“你没感觉到吗?”凤烨问道。“感觉?”凤羽坐直了身体,四处看看,问道,“什么感觉?”“暗流涌动,呼呼的风声,雨声,由远及近,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凤烨目光看着远处,说道。“什么意思?”凤羽停下了摇扇的动作,正襟危坐,道。“我会继续往前走,无论狂风暴雨,无论艳阳高照,狂风暴雨不怕,艳阳高照也不慌。”凤烨坚定地说道。凤羽看着他,道,“人常私下议论说,皇子们分成了几派,以前以前太子和凤云峥的太子党,凤千越和凤嶸一党,你和我一党,如今,凤云峥和凤诀重组,凤千越和凤嶸瓦解,唯你我仍坚持同在,这说明什么?说明你我之间一直都是最坚固的同盟,往后也是。所以啊,这趟贼船,咱还得一起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