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86章 公主病了
    “姑娘,求求您了,替奴婢想想办法吧。”宁馨在一旁说道。谢锦然将这袍子拿了起来,细细地看了一会,道,“我倒是可以想到办法可以帮帮你。”宁馨一听,大喜,道,“如此,奴婢日后做牛做马报答姑娘救命之恩。”谢锦然走到这衣裳面前,突然,拿起一把剪刀,将这一块滴了血迹的地方,剪了下来,顿时,出现了一个洞。宁馨吓的脸色都白了,“姑娘!”“把针线拿来给我。”谢锦然显得很镇定,吩咐道。“是。”宁馨连忙把针线盒拿了过来,手哆嗦着。谢锦然去了紫红蓝三色彩线,在这破洞的地方开始绣了起来,一会之后,那原本的洞口处,倒变成了一个别致精美的扣眼儿。宁馨见了,高兴地道,“姑娘胆大心细,手好巧啊。”“其余扣眼儿,你照着这个方式缝即可,此事莫要伸张。”谢锦然道。“那是自然,姑娘放心。”宁馨舒了一口气,道。谢锦然准备走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还有一款宝蓝色披风正在那儿缝制,也是指剩下扣眼儿这些最后的工序了。“这是谁的?”谢锦然问道。“这是皇后娘娘要送给十一殿下的,皇后娘娘自己个选的料子和花样子,内务府的绣娘们依着样子做的,奴婢给襟扣儿纳好,便可以送去长春宫了。”宁馨回答道。“哦。”谢锦然上前,伸手翻了翻,眼底闪过一抹思绪,问道,“什么时候会送过去。”宁馨回答道,“日落之前,皇后娘娘在小郡王和小郡主的满月宴后,要送给给十一殿下,李嬷嬷昨儿是这么和奴婢说的。”“日落之前……那还有时间……”谢锦然唇角流露出一抹几不可察的笑意,手从这披风上面缓缓地滑过,问道,“宁馨,这前来内务府与你打交道的人不少吧。”“是,各宫各处的嬷嬷和宫女们经常过来。”宁馨道。内务府涉及宫里众人的吃穿用度,这既是稀松平常之事,但又是最繁琐的事。“那敢情你也知道不少各宫娘娘的事吧。”谢锦然微微笑着,问道。宁馨一愣,顿时明白了谢锦然的意思,她忙跪下道,“今日承蒙姑娘相救,姑娘有什么想知道的,奴婢定知无不言。”片刻后,她离开了内务府,心里思索着:如今的局势,九殿下和十一殿下两人感情甚好,联合起来的势力显然已经超过了八殿下。她低头,轻轻抚摸着腕上的镯子,若有所思。“淑颜,你和这个宁雪走近些,我要她成为我的人。”谢锦然吩咐自己的丫鬟,道,过去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观察判断,现在是时候该出击了,不能让八殿下单打独斗,她身为他的未来王妃,定要处处与他着想。“是,小姐。”淑颜点头。到了僻静无人处,谢锦然在淑颜耳边说了两句话。淑颜一听,顿时脸色变白,“小姐,这么做的话,会不会……”“不要担心,我刚才已经想好了,你按照我的交代去做便可万无一失,首先我会向太后娘娘说让你出宫是要替我回谢家拿些东西。但是,你回家之后,乔装成一个嬷嬷,从后面出去,去找城西的药农,要一只最大的蝎子,有毒,但咬了人不会立刻致死。若有人问你是谁,你便说自己是长春宫李嬷嬷的人。明白了吗?”“是,奴婢明白了。”淑颜道。“日落之前一定要赶回来。”谢锦然叮嘱道。“是,奴婢这就去。”淑颜不敢有片刻怠慢,赶紧拿了腰牌就匆匆出宫了。谢锦然握着帕子的手慢慢地握紧了,眼底如那冬日的湖面上凝结的一层冰。*此时此刻的御清宫,前来参加满月宴的人也来的差不多了,众人都在等着一睹两个小郡王小郡主的风采。殿外飘着红灯笼,门口摆放着各色鲜花,热热闹闹,花团锦簇。殿中央,乐师正在演奏,宫廷舞师们翩翩起舞,宫女太监们手中端着托银盘玉碗,在席间穿梭,伺候,一片热闹喜气的景象。凤烨与凤羽坐在一处,凤羽看到凤烨一声不吭地喝酒,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背,意味深长地道,“今儿是大喜事,你可不要喝醉了,若失了态,要被人说笑了。”“这点酒还喝不醉我。”凤烨道。“恒亲王,恒亲王妃到……”正在这时候,殿外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凤烨握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颤,回眸看去,只见在那边——凤云峥和连似月两个人并肩走来,两旁的乳娘则各抱一个孩子,凤云峥低头看着连似月,连似月则会心一笑,两人默契十足,恩爱有加。而他们的两个孩子仿佛两颗闪耀的明星,一家四口,羡煞旁人。他回过头来,继续喝酒,唇角一丝苦涩,道,“这酒哪里喝的醉,根本就像喝水似的。”两个孩子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令人连声啧啧称赞,长得好看,富贵,还忙着向恒亲王和恒亲王妃道喜,连似月脸上始终噙着笑意,她已经好些时候没有出现在这种场合了。众人对她也感到有些好奇,听说她产后身子虚弱,还在调理中,但这样看起来,并没有虚弱之状。仍旧明艳照人,脸色润红,肌肤娇嫩,如婴儿肌肤,身形也没有任何改变,仍旧纤瘦婀娜,只是那清冷的气质中增添了一些妩媚,但整个人更美了。而九殿下凤云峥,一袭银色锦袍,金丝滚边,袖口盘着银蟒,尊贵优雅,站在连似月的身旁,风华无边。众人围着两个孩子看,凤云峥朝连似月点了点头,前去和其他皇子以及王公大臣打招呼。“契丹耶律公主到。”这时候,殿外一个声音响起。只见,耶律颜走了进来,身旁有个嬷嬷陪同着,连似月的目光淡淡地掠过嬷嬷的身上。主仆二人一同走到了连似月的身旁,拂礼,道,“恒亲王妃,这是我对小郡王和小郡主的一点心意,还请笑纳。”耶律颜的脸色有点苍白,偶尔还咳嗽两声。连似月关切地问道,“公主身子不好吗?”耶律颜露出一抹略显虚弱的笑意,道,“那日在长春宫,听皇后娘娘说了,京都有好些好吃的食物,便迫不及待去尝了,岂料没有节制,昨日起便身子不适。”“如此还难为公主特意跑一趟,实在是过意不去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