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255章 不是好主子
    印淮站在黑暗中,双目看着凤烨,眼底流露出一抹心疼,殿下为这皇位筹谋多年,原以为势在必得,却没曾想,到如今,失去了很多,母妃,外祖,还有未曾出世的孩子,一个一个离去,若放弃,实属不易。他心头动容,双膝跪地,道,“殿下,卑职愿生死相随,不离不弃!”凤烨看向跪在身侧的暗卫,道,“若本王需要自己的属下做好随时赴死的准备,那本王真算不得一个好主子,一个好的主子,必会让属下看到希望。印淮,本王让你感到不安了。”“殿下……”印淮眼底发热,却不知说什么好。“你追随本王多年,以前从未这样,看来……你对本王也不是很有信心了,是吗?”凤烨问道。“卑职该死,卑职……”印淮抬起头来,道,“卑职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殿下走到卑职面前那一刻的情景,若不是殿下,卑职的人生便如烂泥,因为有了殿下,卑职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一个人,第一次感觉到被当做人来对待,所以,卑职无论如何,都会追随您的。”凤烨道,“你起来吧。”他目光看向这萧瑟冷宫,脑海中闪过一幕幕过去的景象。刚才文嬷嬷派来的人说,她一进寿宁殿,皇祖母就命人将宫殿大门关上了,而皇后在荣元殿陪伴父皇,凤云峥则出宫了,也就是说,她现在需一个人面对皇祖母的刁难。他袖中拳头慢慢握紧,手指用力地戳入掌心,脸上的表情却更加的冷淡。*明安王府。凤云峥将一坛酒放下,对凤诀道,“我担心你在府中觉得无聊,便拿来了一坛好酒与你对饮。”最近,明安王对外称身体感染风寒,稍有不适,谢绝会客,在府中休息。董慎则在加紧研制眼睛复明的药,只是此事艰难,非一朝一夕能成,凤诀坐在椅子上,一袭淡蓝色锦袍裹身,头上的白玉冠散发着莹莹光泽,映衬着这张眉目如画的脸更显俊美,尊贵。只是那双漂亮的眼睛,没有焦点,不知看向何处,让凤云峥心头有些沉重的是,他眼睛的颜色比先前更浅了一些,,这么下去的话,别人很快就会发现他的眼睛有问题。若此事传出,当对凤诀大大地不利。凤诀看不到,自然无法感受到凤云峥脸上的表情,他脸上露出笑意,道,“远远地便闻到了一股酒香,还以为四九知道我馋了拿了酒来,没想到是九王兄。”“那便喝上两杯吧,哈哈。”凤云峥爽朗大笑,将心中的不安隐去。“好,弟弟奉陪。”凤诀起身,伸出手摸索着往前,凤云峥原想伸手搀扶,但最终还是匆匆收了回来,静静地在桌子前坐好。凤云峥在他对面坐下,四九领着丫鬟送来了一些下酒菜。“好酒!”凤诀端起酒杯饮了一口,赞叹道。“近日,宁德山庄那边传来了消息,令月儿也写了信派人送过来,她与皇姑姑相处融洽,皇姑姑很喜欢她,她字里行间倒是透出一种快乐。”凤云峥喝着酒便提起了连令月。凤诀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手指不由地收紧,握着酒杯。“连家如今已经倒了,虽有恒亲王府给她撑腰,但始终是姐姐姐夫的家,外人看来总有名不正言不顺之意,你姐姐的意思的,皇姑膝下无儿无女,倘若她能收令月为义女,那到时候你与她的婚事,便无人会反对了,皇祖母和父皇也不会说不的。”凤云峥说道。“只可惜……”凤诀脸上一抹失意,道,“我这双目失明之人,离不开三丈远,下半生都需要人照顾,别说给她一生一世的承诺,便是照顾她的能力也没有的。”“十一皇弟……”凤云峥放下酒杯,握住凤诀的手,道,“不要灰心,要相信董慎,而且令月的来信中言辞间也透露出对你的关切,只是姑娘家家,不好意思说的太明白了。”“原想着,她陪皇姑姑去了宁德山庄,我也可以借着探望皇姑姑的机会去看她,可如今,我倒害怕她见到我什么都看不见的样子,她会很难过,而她若难过,我心里更加不好受的。”凤诀想到令月看到他双目失明时的样子,便于心不忍了。*寿宁殿内。文嬷嬷将滚烫的热茶往连似月手上一放,顿时一股热烫的感觉袭来。但是,连似月却双手端起这茶,眼底一冷,毫不犹豫地姜茶往文嬷嬷的脸上泼了过去,顿时,文嬷嬷嘴里发出一阵惨叫声,整个人倒在地上,捂着脸打滚,“太后,太后救救奴婢,救救奴婢,奴婢的脸……”只见,这文嬷嬷的脸被开水烫的通红,有几处还冒出了水泡,眼睛都睁不开了。旁边几个奴才没想到恒亲王妃竟然会这么做,顿时吓得后退两步,谁也不敢靠前了。只有文嬷嬷疼地在地上打滚,宁雪则早已经吓得瘫在地上,动都不敢动了,怯怯地看了连似月一眼,心想道:王妃到底想干什么?当初她在长春宫曾交代过要她静静地等着,她不敢违逆,可等了两天却等来了八殿下!宁雪伸手,摸了摸发间的头饰……现在到底该怎么办才好?“疼死奴才了,疼死奴才了,太后娘娘,你要为奴才做主啊!”文嬷嬷趴跪在地上,手紧紧捂着脸,大声地哭叫着。“你!”太后猛地站了起来,“放肆!你竟敢当着哀家的面泼哀家的奴才,你太不把哀家放在眼里了!”她万万没想到,这连似月的胆子竟然这么大,当面地忤逆她,这更加让她下定了要狠狠惩戒她一番的决心。“小路子,小海子,将这忤逆犯上的连似月给哀家按在地上,重则五十大板!”五十大板?这足以要去一个人半条命!太后这责罚很重了。“太后娘娘!”连似月上前一步,道,“似月不知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接受如此重罚,单凭这奴才的几句话?无凭无据地,传出去,无人能信服啊!”“哼。”太后冷哼一声,威严地道,“你用开水泼了哀家的心腹奴才,哀家岂能容你放肆!来人!杖责五十!”“是,太后!”两名太监上前,拉扯着连似月往寝殿外走去。*御花园这边。青黛和泰嬷嬷准备带着乳娘一起回长春宫去,这时候,那宫女香芹走了过来,将一包药粉给了泰嬷嬷,道,“这是王妃让我送过来的,说刚才不小心将小郡王和小郡主要吃的药粉拿走了。”泰嬷嬷看了眼这药包,这不是小郡王和小郡主的呀。“好的,谢谢您了。”而青黛则赶快拿过了药粉,说道。“药已经送到,那我就先走了。”香芹拂了拂身,道。待香芹一走,青黛立即压低声音,道,“乳娘,你们抱着小郡王和小郡主回去,嬷嬷你速去荣元殿,想办法见到皇后娘娘,我去找找冷眉!让她去找九殿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