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02章 不能杀他
    荣元殿。周成帝看着跪在地上的人,他脸上全毁了,狼狈不堪,嘴里便发出一声冷笑,“贱人生的就是贱人生的,小时候活的像只老鼠,现在更像一只老鼠!”“我不是贱人生的!”凤千越猛地抬起头来,那粗粝不平的脸上露出不甘的表情,“我不是贱人生的,为什么,你一直说我的贱人生的?我那么努力地活着,父皇,你从来都看不到吗?”周成帝微微冷哼,道,“你是努力活着,还是无所不用其极地争权多事,假装自己无欲无求,实则一直在窥视着朕!”“……”凤千越唇角颤抖着,“若父皇偏心……”“住嘴!”周成帝勃然大怒,道,“朕有那么多皇子,觉得朕偏心的不止你一个,但是只有你残暴到了这种地步,连家上上下下百口人命,惨死才你手中啊!朕说过,见到你马上就要处死你,来人,来人,把凤千越拖下去,就地处死!”“凤尧!你不能杀他,他是我们两个的儿子!”正在这个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冲了进来,张开双手护在凤千越的面前,一双悲愤的眼睛看着周成帝。他们的孩子?凤千越一愣,猛地吃惊地看着她,心头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不敢置信地受到,“你,你说什么?”她说知道他的亲娘是谁,她说他的亲娘和她是好姐妹,她说了很多关于她亲娘的事,如何从中原到契丹,如何阴错阳差进入契丹皇宫,这一辈子如何沉沉浮浮。她还告诉他,他绝不是贱人生的,他的娘亲高贵端庄,比大周后宫那些女人都要好,他的娘亲是遭人陷害,他才被宫女养着的。但是,她从来没有说过,她就是他的亲娘。她回过头来,握住凤千越的手,一脸慈爱,柔声道,“孩子,别害怕,这次有娘亲在,谁也不能欺负你了。”“可是……”凤千越还是没有从惊骇中回过神来。契丹的皇太后是他的娘亲,难怪,她曾经说过,要让他来继承契丹的大统,原本她觉得她只是说来好玩的,甚至为了将他留在身边替她报仇而故意说的,没想到,她说出的这些随意的话都是认真的。“孩子,不要怀疑,我任宜太后就是你的亲娘,你是我的孩子,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任宜太后一双炽热的眼睛看着仍旧一脸震惊的凤千越。凤千越看着任宜太后,又看向那边的周成帝,从他们的反应中,他已经渐渐相信了这个事实——他是周成帝和任宜太后的儿子。这突发的状况让众人顿时愣住了,周成帝自己也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惊愕,问道,“你是……”他眼底有深深的疑虑,当很快就愤怒起来,“一个嬷嬷,竟胆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人,将她……”“别急着杀我!”只见,嬷嬷从袖口里拿出帕子,将脸上抹干净了,慢慢露出一张孤傲的脸来,再脱下外面的灰黑布衫,露出一身紫色的衣裳。她凄然地望着周成帝,虽然不是什么妙龄女子,当仍旧美丽,高贵,浑身散发着清冷,高高在上的气质。周成帝浑身一震,后退了一步,眼底流露出惊愕的表情,“是你?子英?”“原来,你也还记得我,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我了,我还以为你的眼底永远只有姐姐子宁一个人。”任宜太后脸上露出一抹清冷的表情来,眼底流露出浓重的悲伤。连似月和凤云峥对视了一眼,任宜太后原来就是当年那名武将的另外一个女儿。“你怎么会来?”过了好一会,周成帝才回过神来。“你曾经答应过我姐姐,会善待我的儿子,不会亏待他,但是,你食言了,你欺骗了姐姐,也欺骗了我,你不但没有善待他,你还折磨他,你不告诉他他的出身,也不告诉别人他的出身,你眼睁睁看着他被人说是贱人生的。你把他贬到荒凉之地,让他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让他流落到契丹,你还要对他赶尽杀绝!凤尧,你对得起姐姐吗?你不怕姐姐在天之灵不得安息吗?”任宜太后一步一步逼近周成帝。她所记得的他,是那个在蕲州威风八面,气势凌然的男子,一袭锦袍裹身,风度翩翩的男子,让她一见钟情,为之沉沦,只可惜,他爱上的人不是她,而是姐姐子宁,她一翻真心,付诸东流。“闭嘴!”周成帝厉声喝道,“不许你提子宁的名字,你不配,是你害死了她!”“不,害死她的人不是我,是你,因为你摇摆不定,因为你三心二意,因为你心里并没有一心一意地爱她,你为了自己的地位,眼睁睁地牺牲了她!你把这些所有的错都归结在我的身上,怪到我儿子身上!他以前没有人撑腰,全靠自己一个人苦苦撑着,如今不一样了,我要为他讨回公道!”任宜太后一步一步走到周成帝的面前,并无退缩的样子。周成帝一脸惊骇,久久没没能回过神来。他眼眼看着众位妃子和儿女媳妇都在,沉声道,“你们都下去吧。”“是。”众人明白,这是皇帝的隐私,但是对方是契丹太后,这令人感到惊讶。待众人都退了下去,殿内便只剩任宜太后和凤千越了,凤千越双膝弯曲,跪在地上,问道,“父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良久,周成帝说道,“早就知道契丹掌权的任宜太后是个中原女子,没有想到竟然是你。”“我也没有想到,当年我被迫离开蕲州后,会流落到契丹幽州,再阴错阳差的入了宫,原本以为那也不过是偶然经过而已,却没想到一入宫门深似海,好像有一双手无形之中推着我往前走。在后宫里,我费尽心机,得到了先帝的青睐,将那些妄图得到先帝宠爱的女人全都一个一个的斗_倒了!我经历了两次宫变,手刃了无数人的性命,有女人有男人,有孩子也有老人,我父亲武将出身,我和姐姐从小被当做男子最终成了契丹人人敬畏的任宜太后,然后,所有的人都慢慢淡忘了我原来的名字——子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