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12章 云峥对不起
    “四九,把折子呈给左公公。”凤诀喊了两声,四九才回过神来。“哦,是,是。”四九接过折子,又看了凤诀一眼,然后才犹豫着将折子递了过去。后门处。连令月手紧紧地握着玉佩,咬着下唇,她听到了凤诀和左公公的对话。原来,太后娘娘早就让他选妃了,而且,他也已经选好了,并且已经交给太后了。那刚才他……她的心,往底下沉了一沉,心里想道,他身为十一皇子,如日中天,但也要如履薄冰,自然不能任性妄为,他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吧。毕竟他们连家现在什么都不是,她还要寄居在姐姐的家中,凭什么可以和连诀在一起呢。所以,她不怪谁,是的,谁都不怪。打发走了左公公,凤诀起身,往后花园走去。四九跟在身后,一身不吭。到了后花园,凤诀道,“十一,你还在吧。”四九抬起头,四处一看,说道,“殿下,没看到小姐,看来是已经走了吧。”已经走了?凤诀眼底一阵怅然若失,道,“应该是急着回宁德山庄去了,她说自己也是向安国公主告了假才出来的。”“是。”四九道,他突然一眼看到了桌子上的玉佩,连忙上前拿了过来,说道,“殿下,您的玉佩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放在桌子上呢。”“给我戴好吧。”凤诀说道,却突然一愣,问道,“四九,刚才十一是不是去过前厅了?”四九手顿了一下,说道,“应该不会吧,奴才刚才没看见呢。”凤诀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思绪。“殿下。”正在这时候,董慎和夜风的师父叶鸿飞一块走了过来。凤诀转身。两人同时抬手,躬身,道,“殿下,我们二人研制了一个新药,请殿下试试看。”四九一听,高兴道,“新药?太好了,殿下,有新药了,没准用了这新药,眼睛就好了呢。”董慎和叶鸿飞互看了一样,道,“四九弟儿,因为殿下这种症状,以前从未见过,所以,我们二人也不敢说有完全的把握,只是希望殿下多试药,不要灰心。”“一个人的眼睛,哪有那么容易就复明呢?有的人瞎了一辈子,也未曾见过光明,我这世间尚且不长呢,四九是太为我着急了,你们二位无需有什么压力,慢慢来吧。”凤诀虽然看不见,当心思灵巧,岂会不知这两位的想法。“殿下,那咱们现在便开始试药吧。”董慎说道。“好。”凤诀回到了房中,坐在椅子上等待着。董慎和叶鸿飞两人开始将那研磨好的药粉加入温水搅拌着,涂在白色的纱布上,一股浓浓的药味漂浮在房中。凤诀静静地等待着,但是,当董慎准备将纱布缠绕在他眼睛上的时候,他突然猛地站起身来。董慎一愣,“殿下,您怎么了?”凤诀顿了顿,说道,“没事,大约是本王多心了。”董慎道,“那殿下我们现在开始吧,这个药须得每天敷一次,在所有药粉用完之前,殿下尽量不要出门,要避免眼睛风吹日晒。”“嗯。”凤诀点头,道。令月匆匆从明安王府离开了,上了马车,丫鬟问道,“小姐,现在回宁德山庄吗?”她失神了,根本没有听到丫鬟在问什么,脑海中全是刚刚凤诀将折子递给左公公的情形。是啊,她早就知道,以她现在是身份地位,怎么配得上他呢?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有些生气,刚才他和她说的话这样肯定,让她以为他们的未来只属于彼此,却没想到,原来他已经有了王妃的人选,那他把她至于何处?是打算让她做个妾吗?亦或是连妾都算不上,根本没有任何名分?那么,那样的亲吻,又算什么?对她来说,他今天的亲吻,不仅仅是男女之间动情的表示,还具有仪式的作用,是彼此定情,彼此承认对方的意思。难道,他不是这么看待的吗?想着,连令月心里头一阵狠狠发疼。但是,她很快就开始责怪自己:不,令月儿,你不能责怪连诀,他也有自己的难处,毕竟,他不再是连相府那个连诀了,他是皇子,更有可能是未来的储君。令月儿的世界只容得下连诀,但是连诀的世界要容下的不仅仅是令月儿,还有朝廷,江山社稷,以及更多的女人。或许,他也想过只容下她,但是,他做不到的,他不是九哥哥,我也不是姐姐,如果硬要他像九哥哥那样不是害了他吗?所以……令月轻轻地呼了口气,将难过的感觉用力地咽回肚子里,脸上浮现一抹艰难的笑意,说道,“估计薛驸马去宁德山庄了,香雪,我们先回恒亲王府看看吧,我想承君挽君了。”“是,小姐。”香雪吩咐马车夫,将车赶往恒亲王府的方向。到了恒亲王府门口时,她努力地将那不快的感觉藏了起来,脸上调整出一个最快乐活泼的笑容来,下了马上,像只偏偏蝴蝶一般,飞进了王府里面,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连似月听说妹妹回来了,刚想说出去迎接,便见那一抹翩然的身体撞进眼底,道,“姐姐,我回来了。”“令月儿,快过来我看看。”连似月自然而然地握住了她的手,上下打量着。“我挺好的,这次回来也是要办点小事情,和安国公主也告了假的。”令月怕姐姐担心,便马上做了解释。连似月的唇角却隐隐留出一抹玩味的笑意,道,“我的妹妹现在可变了,回来之后,第一个回来的地方已经不是姐姐身边了。”令月听了,微微一怔,脸红了,道,“姐姐,你都知道了。”“怎么样,见了凤诀,知道他眼睛的事情了,是不是特别难过。”连似月问道。令月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了,化作一抹悲伤,投入连似月的怀中,道,“是啊,看到他什么都看不见的样子,我好难过,真的真的好难过……”眼泪从她的眼底滑落,连似月却不知道,她难过的原因不仅仅是他眼睛的事。“别太担心,诀儿那么好,上天会馈赠他的,终究有一天,他会再看见光明。”连似月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嗯,他那么好,上天总不会对他太狠心,我也相信他会重新看见光明的。”令月伏在姐姐怀中,想着连诀,心头阵阵发痛。“对了,有件事,你应该还不知道,凤千越被皇上刺死,斩首示众了。”连似月说道。“什么……”连令月一怔,坐直了身体,眼底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四哥……凤千越他……已经死了?”“反正尸体是挂在城墙上示众了三天,后来,一条草席裹了,被侍卫拉走了,人头据说是被砍下来了,听说皇上非常愤怒,刚好一点的身体,又病倒了,已经几天没有起床过了……”连似月说道,眼底闪过一抹思绪。“想来,皇上也是非常憎恶他的,原本他小时候皇上就很不喜欢他,后来又做了那些坏事,还狠心灭了我们连家上百口人,如今他身首异处,也是咎由自取了!”令月说道。连似月点头,道,“不去说他了,你在公主那儿如何?”令月从姐姐怀中坐起来,道,“姐姐,我没有同你商量,擅自做了一件事。”“什么事……”连似月问道。“我……骗了驸马。”令月将如何刺激薛仁赋的事说了,说了心里头有些忐忑,道,“会不会被识破,反而帮了倒忙?”连似月却笑了,道,“你做得好,薛仁赋是个混的,那么多年身在福中不知福,也是时候做个了结了,不管结果如何,我相信让安国公主把心扉敞开,对她的病情是有利的。而薛仁赋,到底爱是不爱,也说个清楚,不必这样耗着公主了。”如果两人好了,那令月就是其中的大功臣,离她目标的实现也就不远了,没错,她最终的目的是希望安国公主能收令月为义女,她膝下没有子女,若能让令月做她的义女,谁又敢说些什么?令月听姐姐这么说,才松了口气,道,“这件事其实是我有点冲动之下作出的,因为看着公主这样,心中实在不忍。但愿驸马这次,能够看清自己的内心,和公主有个完满的结局。”“那你今日在家里住一晚,明日再回宁德山庄吧。”连似月说道。“好,我可想两个小家伙了,我现在就去看他们。”令月迫不及待地去看承君和挽君了。连似月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来,站起身,准备回后庭去,但是突然,她心口一阵发紧,脚步蓦地顿了顿,头有点发昏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这已经是最近第二次发生这样的状况了。她重新坐回椅子上,用手指按住了自己的脉,缓缓地闭上眼睛,细细地听着脉象。奇怪,脉象并无异常,怎么会突然不舒服呢。“王妃,您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青黛走了进来,见连似月在自己把脉,忙问道。连似月睁开眼睛,道,“没什么,我去歇一会。”“是,奴婢扶着您去。”连似月被扶着进了房间,躺在床上睡着了。凤云峥从朝堂上回来的时候,她还在睡觉,他轻轻走到床边,本想一看她的睡颜,却突然一愣:她眼角有一颗眼泪。月儿哭了?这是做了什么伤心的梦了?他坐床边,弯腰,用唇轻轻吻去她眼角的泪水,怜爱地握住了她的手。连似月转身,抱住了他的腰,将头埋进他的怀中。“怎么了,月儿,发生什么事了?”凤云峥问道,心中不禁担忧。“云峥,对不起,我对你不够好,对你来说,我真是个坏女人。”连似月在他怀中呢喃着道。凤云峥心头一颤,低头,“月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