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23章 蛇舞
    而葳朗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了连令月的身上,眼底不禁流露出欣赏和喜爱,他觉得令月特别生动,长相精致,那眉眼间的灵气藏都藏不住,让人不敢亵渎。“那是哪位公主?”葳朗放下酒杯,问一旁的人。“那不是公主,是连家的小姐,恒亲王妃的亲妹妹。”旁人说道。“连家的小姐?”葳朗再向连令月看了过去,她不知道和一旁的人说了什么,笑靥如花,他看着,目光沉醉。“哥哥,你是不是看上恒亲王妃的妹妹了?”葳蕤察觉到哥哥的眼神和表情有些异样,观察一番发现,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连令月。葳朗脸泛红,道,“别瞎说。”葳蕤一笑,“哥哥,你在漠北的时候每日勤于带兵习武,从不曾对哪个女子有过兴趣,漠北那么多女人想成为你的女人,你都不放在心上,但是今天,自宴席开始,你看着这连家小姐的眼睛就发着光,你能骗过别人,还能骗过妹妹不成?你就是喜欢这个姑娘,对吧。”葳朗没有再否认,并且称赞道,“她像天上的星星,皎洁明亮,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哥哥喜欢上一个人不容易,既然喜欢,那就想办法得到她吧,你本来就是来求亲的,向大周皇帝和太后说一声便是。”葳蕤说道,心中突然有了个想法。“但是,就怕她不愿意,况且,她也不是大周的公主。”葳朗有些遗憾地说道。“哥哥不试试怎么知道她愿不愿意呢?哥哥这么多年,没有过一个女人,这世间像哥哥这般的好男人可绝不仅有,至于不是公主的身份,就看哥哥是不是真的想要得到她了。”葳蕤微微笑着,道。葳朗再看向连令月,心头竟砰砰跳起来。而葳蕤已经在脑海中盘算着如何帮哥哥娶到自己喜欢的女子了。这时候,宴席正式开始了,大殿内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葳朗带着小妹葳蕤起身,手中端着酒,一次走到各个皇子的面前敬酒。到了凤云峥面前的时候,葳蕤抢过哥哥葳朗的话头,说道,“九殿下,这几日你负责款待我们,你辛苦了,我用我们漠北的礼仪敬你一杯,再为你舞上一曲,以示感谢。”匈奴公主要为九殿下舞蹈一曲?顿时,殿内人的目光都朝这边看了过来,有的人眼中则露出一副有好戏看了的神情,并看向连似月。当发现,连似月并无任何不悦的表情,反倒一副跃跃欲试准备欣赏的样子。凤羽眼睛眨了眨,想起今天自己被迫教这个假热爱中原文化的公主诗词,顿时起了抱负之心,抢在凤云峥开口之前,说道,“好啊好啊,从未见过漠北的女子舞蹈,倒是想见识一下。”“那就开始吧。”凤云峥淡淡地点了点头,说道。“小妹。”葳朗有些担心葳蕤太过高调会惹事。“哥哥,放心,就是跳个舞而已。”葳蕤不以为意地说道。她走到场中央,乐声响起,她一袭红衣,用力地往上空一跃,半空中顿时出现一道红色的靓影。随着乐声越来越激昂,她的舞蹈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殿内众人也因为她的动作也心潮澎湃,她脸上闪烁着一抹坚毅,目光紧紧地看着凤云峥,这目光中传达出浓浓的爱意。令月察觉到了这点,不禁皱了皱眉,不悦地道,“跳舞就跳舞,那双眼睛是什么意思?”她看了看连似月,姐姐分明也是察觉了这漠北公主的意图的,但仍旧淡定地欣赏着她的舞姿,还点了点头,道,“这种舞蹈动作潇洒肆意,倒也破有看头。”“呵。”连令月轻声道,“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所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九哥哥便是那沛公。”连似月笑道,“喜欢你九哥哥的男人,从来就没有缺少过,若是算一算,这整个大殿恐怕都装不下了,所以,多这一个漠北公主,也算不得什么。”“姐姐,你的心真宽。”令月感慨道。“不是姐姐的心宽,是姐姐相信他啊。”连似月端起面前的玉杯,轻饮了一口,说道。突然,那葳蕤连续数个旋转,一直转到侍女呼兰的面前,伸手,呼兰会意,将随身携带的布袋子往她的面前一扔。便见一条绳子似的东西从袋子里飞来出来,葳蕤一个踢腿,将这绳子往上一踢,众人随之抬头往上一看:“啊!蛇,这是蛇啊!”顿时殿内的众人惊呼,不少女子吓得连连后退了两步,吓到倒抽了一口冷气。却看着葳蕤一手抓住了这一条活生生的蛇,褐色,滑溜溜的,偶尔张嘴还吐出红色的蛇芯。她以蛇为武器,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与蛇融为一体,跳一曲人蛇舞。“天啊,这,这不是假的蛇吧,她竟然一点都不怕……”殿内的女子们早已经吓得僵在了椅子上,男子们也露出惊讶的目光。突然,葳蕤一个转身,目光对准了连似月,那蛇头也随之对准了连似月,吐出蛇芯来。葳蕤轻轻一笑,突然,将手中的蛇往连似月的身上甩了过去.“啊!”众人顿时吓得一阵惊呼,凤云峥眼底一凝,猛地站了起来。但是,连似月面对着突然飞来的蛇却没有像葳蕤想象中的那样惊慌失措,姿态全无,反而,她眼神淡定,看着这飞过来的蛇。“啪”的一声,那蛇掉在了她面前的桌子上。“姐姐!”令月见状立刻挡在了连似月的面前,一双眼睛瞪着葳蕤,心头扑通扑通地跳着。那蛇盘在两姐妹的面前,顿时周围的人吓的大惊失色。凤云峥快步走了过来,眼底一抹一沉,脸色不善。而连似月却已经伸手,将令月移开,沉毅的目光看了眼面前蠕动的的蛇,突然拿了面前的筷子来。葳蕤一愣,她这是什么意思?只见,连似月竟用筷子夹住了这舌头,抬眸看着这漠北的公主,说道,“这条蛇身形消受,看来不太适应中原,是不是有点水土不服呢,公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