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58章 生死大事
    暗中彻查明安王府……如果当真暗中彻查,那诀儿的未来……不言而喻。周成帝眉心紧锁着,思索的目光慢慢变得晦暗,这对他来说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一旦下了决定,则意味着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他已经这把年纪了,第一次选储君已经出现了问题,如果第二次再出现问题,恐怕后果不堪设想。从他见到凤诀的第一眼,就看出他是个透彻明白的好孩子,心怀善意,重情重义,他虽然不如老九运筹帷幄,也不如老八计谋深算,但是他心底的善念却是其余人都没有的。这样的人,才能当上一个为老百姓着想的好皇帝、所以,在上次重病之际,他就已经与几个心腹大臣立下了诏书,封十一殿下凤诀为储君,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错。但是考虑到凤诀在朝廷势力单薄,他甚至暗中为这个未来的储君培植势力,铲除异己,以让他日后顺利即位。到了后期,病已经好了,还是没有重返朝堂,因为他知道兄弟间的相残,才是凤诀最大的敌人,如果其他任何皇子有异心,他会毫不犹豫地铲除,以保证将来朝廷的安稳。但是现在……却突然出现了七颗天龙被推到,他脚底又刚刚好有七颗痣的事情来。凤诀难道也和他的亲哥哥凤明一样,已经有了异心吗?“皇上,天龙反噬,必有祸事,皇上为了朝廷,为了您自己,一定要狠下心来啊。下官知道自己这么硕罪该万死,冒犯了十一殿下,但是下官为了朝廷,为了皇上安慰,冒死也要恳请皇上做这定夺。”周礼官冒险劝谏。“况且,微臣还听说,姜统领代表皇上暂时顶替十一殿下在军中的位置时,出现了下面的士兵要毒害姜统领的事,虽后来不了了之,但是也不能说就真的与十一殿下无关呐,下官总觉得,此事还有蹊跷。”“你下去吧,朕会好好安排一下,此事不得张扬。”半晌,周成帝说道。七颗天龙头落地,着实令人不安。“是,皇上。”周礼官转身走了出去,暗暗地吁了口气。裕亲王府。凤烨闭着眼睛坐在床边,光着上半身,露出强健的体魄,他的手臂今天被海东青啄了,手臂上有一块巴掌大的皮肉被利爪撕了去,流了满身的血,锦袍看着令人感到触目惊心。但是他脸上面无表情,仿佛被撕去的这一块不是他自己的皮似的。太医站在身旁为他检视伤口,凤羽和印淮两人则在一旁看着,凤羽咬着手指,皱着眉头,说道,“这个时候不用逞强啊,你要是觉得疼,就喊几声,我们不会笑你的。”凤羽便是如此,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将气氛化解成轻松的。“殿下,您忍一下。”太医说道,将一个瓶子中的药粉倒在了那块没有皮的肉上面。“嘶。”他终于倒抽了一口冷气,紧咬起牙关,浑身颤抖了一下,汗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凤羽别过脸去,嘴里念叨着,“看着都疼。”撒完药粉,太医才用白色的纱布包好了,然后再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后,才离开,吩咐丫鬟熬药去了。印淮走了过去,替凤烨将干净的锦袍换上了,他脸上恢复了原本的冷峻和淡然。“海东青现身,七颗天龙的头全都掉了,火星四溅,今天这情形,我的腿都吓得软了,真是可怕啊,老八。”回想今天在宝塔祭祀的情形,凤羽的背上冒出了一丝冷汗。“如果不可怕,怎能让父皇心中有所触动。”相比起凤羽的胆颤心惊,凤烨道波澜不惊。“依你看来,周礼官有没有办法说动父皇往凤诀脚底心的七颗痣上想。”凤羽问道。凤烨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臂,那皮肉撕裂的地方仍旧是钻心地疼,不过,这点疼算不上什么。“……”凤烨走到书案前,拿起一支毛笔,沾了墨汁,放到白纸上,只听到啪嗒一声轻轻响,那白纸上出现了一滴黑色,“这就是父皇此刻的心境,无论如何,再小的一个疙瘩,都会弄脏这张白纸,再说了,前面还有伙夫刺杀姜克己的事情发生过。”凤羽倒抽了一口冷气,说道,“这么说来,凤诀此举必败?”*明安王府。凤诀端坐在椅子上,凤云峥和连似月两人坐在他的对面,三个人长久没有说话。“海东青,天龙,火焰……这些绝对不是巧合。”连似月已经听凤云峥说了今天的事。“恐怕诀儿脚底七颗痣的事会被在父皇面前渲染一番,让父皇对凤诀心里生出忌惮来。”凤云峥说道。“四九,你派人去将昨日漠北公主去过的地方全部细细地检查一遍。”凤诀说道。凤云峥和连似月对视了一眼,“匈奴人来过了?”“那两兄妹来探望我,送来的礼物很合我意,合意的像是专门为我挑选了很久似的,按理说,他们原本并不知道有我这么一个十一殿下,更不可能知道我的喜好,我想,应当是有人在背后授意。”凤诀说道。连似月点了点头,“诀儿,你的心思越来越细腻了。”“姐姐,我早就明白,若不如此,非但保护不了身边人,就连自己的小命恐怕也不保的。”凤诀道。“我与葳朗接触较多,他倒是没太多想法,甚至有些愚钝,有问题的,应该是他的妹妹葳蕤。”凤云峥说道。连似月轻咳了一声,说道,“人家也是为了美色,在绞尽脑汁吧。”“咳咳……”凤云峥一听,连连咳嗽了两声说道,“月儿,我心里只有你,眼底也只看得到你,这什么葳蕤的,我可从来没有放在眼里过啊。”人家九殿下连忙表忠心,就怕佳人误会。“哎。”连似月佯装叹了口气,说道,“谁让我选了这么个风华绝代,绝世无双的男人呢,只怕这辈子的莺莺燕燕,桃桃李李的是断不了了。”“月儿。”凤云峥起身,走到连似月的身边,握住她的手,说道,“别人不知道我,你还不知道么,我……”“咳……”凤诀轻咳了一声,说道,“九哥,今儿讨论的是我的生死大事,可否改处秀恩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