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496章 公子请原谅
    “哦,是吗?那你说说,你屋子里那两块金子是谁给你的?”连似月话锋一转,突然间说道。金子?阿婆一愣,王妃怎么会知道金子的事,她没有露过财,一回去就藏到床底下了啊。看到她的表情,连似月已经明白了七八分。“说吧,那人是谁,为何要给你金子?”冷眉问道。“这,这金子不是别人给的,是,是我洗衣服客官打赏的?”阿婆说道。“谁人这样大方,竟打赏了这么多钱,本王妃倒想与他交个朋友。”连似月淡淡说道,眼底却闪过一抹冷意,让阿婆如坐针毡。“是,是……”“冷眉……”连似月端起面前的茶来,缓缓地喝了一口。“是,王妃。”冷眉会意,走到阿婆的身后,手捏住她的后颈,领她动弹不得,再一个用力,只听到“咔嚓”一声响。“啊!”阿婆嘴里发出一阵惨叫声,但是被冷眉又一把捏住了喉管,让那可怕的叫声咽回了肚子里。“不好好交代,我让你有命拿金子没命花。”冷眉手下再缓缓用力,阿婆嘴巴大张,脸色渐渐苍白,眼珠子瞪的老大。“唔,唔……”她费力地点头,嘴里发出艰难的声音来。连似月点了点头。冷眉松手,一推,阿婆倒在了地上,双手抱紧脖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嘴唇变得发紫。“我说,我说……金子是,是医馆的吴大夫给的。”“吴大夫?”冷眉眼底一凝,看向连似月,“王妃,又是这个吴大夫,上次的药也是他动的手脚。”“吴大夫让你杀我?”连似月问道。阿婆猛地摇头,说道,“我,我可不敢做杀人的事,吴大夫,吴大夫只让我把药水放到王妃的衣服上,说,说只要王妃一旦穿上衣裳,就给我剩下的金子。”阿婆一边喘着气,一边交代道。衣裳果然有问题。连似月让冷眉将衣裳拿了过来,刚要伸手过,又缩手回来,道,“去取一盆水来。“是,王妃。”不一会,冷眉将水取了过来。连似月用夹子将贴身的衣服夹起来,放进了水中,静静等待着。阿婆跪在地上,又疼又怕,浑身大汗淋漓。过了一会,连似月又将衣服从水盆里拿了出来,丢在一旁。“捉一只活物过来。”连似月吩咐道。“是。”冷眉走了出去,一会之后,拎进来一只鸡,说道,“这是厨房准备要杀的,我向掌柜的买下来。”“喂水。”连似月吩咐道。“是。”冷眉摁住了鸡脖子,将水喂了进去,才一会,这鸡便脖子一歪,便死在了冷眉的手中。阿婆看了,顿时吓得瘫倒在地上,“这,这么毒?”“王妃,可以抓吴庸了!”冷眉眼底闪过一抹杀气,这个庸医,两次害王妃,她绝不会放过他。“抓,但是不要打草惊蛇,尤其不要让怀邪公子知道,所以,这衣服我还要穿上。”连似月说道,“阿婆,你是想死还是想拿着金子过下半辈子?”“你谋害当今恒亲王妃,死一百次也不够!”冷眉厉声道,语气森冷。“我,我都听王妃的,不敢造次。”阿婆吓得浑身瑟瑟发抖,说道。“甚好。”连似月再端起水杯来,缓缓喝下了一口清茶。*怀邪公子府上。凤千越坐在书房里,面前铺着一张白色的纸,他脸上含着淡淡的笑意,拿起笔来,沾上墨水,开始作画。一会之后,那画像上已经出现了一个淡淡的形,看着,便是连似月的影子。他决定画一幅连似月的丹青,送给她。他要将所有的情感都倾注在这些笔墨之中。如今,他已经换了一个人,又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公子。”这时候,吴庸出现在了书房门口,躬身,唤道,他的手有些微颤抖。凤千越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一整天不见人影,曜曈说你看药材去了,我看你回来什么都系都没带,你去哪里了?”吴庸低下头,说道,“公子,我在蕲州城内四处走了走。”他一眼瞥到凤千越正在作画,便问道,“公子这画的是恒亲王妃?”“是,看来神形兼备,否则你也不会一眼看出,毕竟还没画完。“凤千越显得有几分忘形。看着公子开心,吴庸更加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公子画的甚好。”吴庸说道。凤千越听到他这声音,手中的笔顿了一下,说道,“我知你很有意见,不想我与她走的太近,希望我离开这里。但是我最近却突然发现,忘掉过去的自己,重新活着,以崭新的面目去认识一个旧相识,竟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这奇妙让我这潭如死水的生活又有了期待。过去,我喜欢黑暗,希望黑夜越漫长越好,这样我可以掩藏很多心事,不怕被人知道,在黑暗中我才活的自在。但是现在,我却开始期待白天的到来,希望黑暗快点过去,因为白天会让我的心感到悸动,让我觉得自己真的在活着了。这样的妙处,过去很久都不曾体会过,现在,我很开心。我知你忠心耿耿,但你该做的事已经做了,其他的,不用再替我操心了。“这是凤千越第一次和吴庸这样说话,说话的时候,甚至有些眉飞色舞的感觉。“是,公子,吴庸知道了,以后再也不会说让公子不高兴的话了。”吴庸低着头,说道。他转身走出了书房,回头,便见四殿下继续低头作画,让认真的神情,然人误以为他是个深情的人。吴庸叹了口气,这世间的一切,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的话,变成什么样子也不是你的啊。他到了医馆,给病人看病也没有心思,一直在等待着阿婆那边的信息。给恒亲王妃的药有剧毒,穿上衣裳两个时辰之内会中毒身亡,而给阿婆水里放的是慢性的毒药,两天之内才会死。到时候,等官府调查王妃死因时,阿婆也差不多了,就没有人知道和他有关系了。公子,请原谅,我欺骗了你。
为您推荐